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龙抬头 只手大龙屠 (九)
    ps:这一段高潮的最后了,希望大家看到欢喜,然后惯例求点推荐票和收藏拉!又是一天1w+更新大家给点力啊!晚上还有一更300收藏的加更!今天4更了!求给点推荐和收藏啊!!!

    极动之后是极静,众人看着墨懿睥睨天下的身影默然不语,就连还能一搏的三位丹劲宗师,也是小心翼翼的调息自己的内劲,防范墨懿突然的雷霆一击。

    武运隆站在一边眼中闪过不甘心,这样的四大高手的绝杀,范围覆盖前后左右,连天上都有几招笼罩其中,居然就这样被破了,还被他强行击飞一人生死不知,人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境界?

    何况听刘沐白昏迷前的意思,他还是丹劲?这怎有可能,武运隆刚想开口,突然就听到严元仪的声音。

    “你还是丹劲?怎么可能,丹劲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气血,你这样的力量,你这样的运劲?”严元仪这样的宗师心境都被打击的玉面浮现激动的嫣红。

    墨懿一撇眼,玩味的笑道:“为何不能是丹劲?”

    虽然面上笑意吟吟,但是眼中寒意已盛:“你以为我搞这个大会干什么?不就是想多一些强者经过血火磨砺之后,有所迸发能给我灵感,或者…”

    “给我压力!”墨懿眼睛一闭不再看众人:“可惜,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就一点,我快能感悟到,那一关的样子了。”

    说着语音渐大,逐渐震耳欲聋:“既然这样,留你们何用?”

    ‘留’字刚出口,墨懿人影就不见了,正是‘凤翼行’的绝顶身法,无声无息,除了地下隐现的焦黑痕迹简直不留痕迹,武运隆三人瞬间绷紧了神经,灵觉开到最大,感知任何一处来的打击。

    ‘你’才到众人耳朵里面,墨懿已经站在了严元仪面前,严元仪面色一变,正要运劲打将出去,忽然发现已经气血被锁住,才发现自己白皙的脖颈上面已经覆上了一只手,此时‘何用’二字才逐渐消散,墨懿锁住严元仪的脖颈,毫不在意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墨懿语气淡然,像是与好友对话。

    严元仪张嘴想说些什么,当年练武的画面,搏杀的记忆,与唐紫尘为敌,教育特种部队,一生的画面缓缓在脑海中回放。

    最终只留下了两行清泪叹息道:“可惜见不得丹劲之上,真正的无上了境界了。”

    墨懿一手轻轻将严元仪的泪水擦拭掉,低语道:“不哭不哭,好好去吧。”一手按上严元仪的眉间窍穴,只听‘啵’一声。

    严元仪的身体就软榻下去,一代凰女戛然而逝,可悲可叹!

    “你可知道严元仪是什么人?她父亲是真正阁老之一,你敢杀她,这世上哪还会有你容身之地?”武运隆眼角崩裂,看着严元仪死在他面前,整个人怒气勃然之盛,可干渤海之水。

    会议室的严老眼见,严元仪被抓就感觉不妙,眼见她倒下,心脏俱裂,一口气未喘过来,直接昏厥过去。

    墨懿仿若未闻,放下严元仪的身体,站起身来,:“来吧用出你们最强的招数,我给你们一个体面的败法!”

    武运隆借着这一股怒气勃发,凶猛吸气,气劲运到极致,整个人都胀大了好几分,更是不惜用出武式太极最后一手秘传就连丹劲高手用了都要修养三年才能缓过劲来的,真正生死之招要知道这一招以前他也只是揣摩从来没运用过,正是武式太极‘定江山’!

    要知道江山之重,无量量也,这一招可堪称为‘定江山’就可知,这一式如何重量,如何大力,江山之重刚柔并济,要是以为只是刚劲无敌就错了,此招一个定字,柔托江山重,也是难以捉摸抵抗。

    岳鹏也是不敢大意,枯禅之法所锁定的几个窍穴,气血,疯狂凝聚,这时候,岳鹏的眼皮都开始闪烁,正是大战之前又有突破,这是拳法练眼到了极致,眼皮上如黄玉一般才有的景象。

    一抬手一投足就有一种,摄人心神的魄力,微微躬身就有了,一种血雨腥风的气息,一下起手,正是大鹏王拳‘金鹏吞如来’,这一下的刚猛之力霎时间,全场都听到,这位大鹏身上霹雳啪啦的骨节爆响的声音。

    要知道这招‘金鹏吞如来’取自西游记金鹏吞十万天兵那段变化甚至更上一层楼,连如来也要吞食,最是霸气磅礴,劲力十足,也血腥十分,强大的劲力如果打到人,当时间人就爆碎开来然后被使用者的气劲一吸,就如同活生生吞吃了一般。

    墨懿眼见如此强绝的两招,甚至给他的压力胜过了刚才四位宗师联手,脸上浮现一丝血色,不由开口道:“好好,这才好!这才是我要的刺激,来吧你们有资格见识我的问道第一击!”

    话音刚落,只见会场中无风起浪,连不少细小的碎石都开始滚动,正是墨懿一口吸气提劲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一口气能如此之大可是比大象雄狮都强盛许多了。

    双手运劲并掌如斧,力灌双手,只见本来白玉般的双手,突然变得如青铜一般,显示出青黑之色,甚至闪烁出了金属感。

    迎着逼将过来的两大绝招劈了下去,一道痕迹闪过有若力之极致,亦若过水无痕,浩荡沛然之力连绵不绝,正是墨懿自创问道第一击。

    “开天!”

    岳鹏武运隆二人,只觉得他们与墨懿相交之处沛然大力传来连绵不绝,而且有一股,如人挡我就灭人,神佛挡我就灭神佛,天地挡我就开天辟地的浩然意境扑面而来,浩浩荡荡,哪怕强如二人的心智,招意,也不由的感觉己身渺小,在这股坚不可摧的求道之念下被冲刷的难以自持。

    三人相交刚之触及,众人只感觉周身一阵,四周突然一静,原来是冲击声波太大,已经让众人的听力受到损伤,只见墨懿出击开天连绵不断,不过五手,岳鹏与武运隆再也承受不住,倒飞出去倒地不起。

    “可惜了。”墨懿不无遗憾的摇着头叹息道,也不管现在众人能否听到:“如果,如果能再承受我五手,或许我真的能见到那一关啊!”

    墨懿负手而立,四位丹劲大师全部躺在地上或死或伤,不省人事。

    这时候广播中传来了弗农的声音:“那么这次的比赛结束了,大家请有次序的离开,抚恤金和奖金我们会按照伤情和排名打到各位之前填的表格的账号上面!“

    墨懿背对众人,见此情况心知不敌的化劲几位大师也没有什么想法了,都转身离开了会场,墨懿怅然若失的叹了一口气,最后说了一句:“都走吧!”

    众人如蒙大赦,看了如此似神似魔的一战众人早就想要离开了,在一个对自己生命完全掌控的人面前,没有谁能自如起来。

    墨懿转身走到严元仪的身体旁,轻轻将她抱起来,踱步走了出去。

    此时网上各国关注这场比试的人眼中惊惧也是不少,不少各国的学者军事人员,高层领导都在询问这样强的战斗力,如果针对他们有什么办法?

    而这个问题注定难以回答,虽然在正面集团军作战,如此的强者也许难以施为,可是如果是尖刀战,斩首战呢?这些在他们看来超越了人体极限的强者根本无法阻挡,尤其是最后那个出手的,简直可怖可怕,不少人估算了一下他的速度,居然接近音速了,这样的肉体一般的手枪打上去都不会破皮,简直是人形坦克。

    而在北凉会议室的严老刚苏醒了过来,大喊着冲进去,一定要抓到墨懿,还有把他女儿的身体带回来。

    这时候上首那位老人家看着严老如此激动,也只好低声询问情况。

    “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所有的人都撤走了,只剩参加比武会的武术家,而严大小姐的身体和墨懿几人都不见影踪。”那人正报告着,却看着老人家盯着自己身后,其他几人也如临大敌,不少警卫枪都拔出来了。

    老人家挥了挥手示意报告者离开,“没想到你找到这里来了。”

    “这里也不是很难找不是么?而且你的保安真的要换了,漏洞太多!”来者正是墨懿,语言轻佻的评价着一国的安保。

    “给你,好好照顾,三个月后我会叫醒她,别这么盯着我,要知道我可是给了你女儿一个天大的机缘,不是看她顺眼…”墨懿把严元仪教给一旁本来是照顾严老的医护人员,对着恶狠狠盯着自己这个‘杀女’仇人的严老说道。

    “什么元仪没事?”严老听得这话,一惊。

    “严格来说属于死翘翘了,死透了的那种!”墨懿随意的说着。

    严老目含凶光盯着墨懿,“当然我能救活,不过不着急,这是一个大机缘,生死之间过一趟,这可是我都没有过的体验,你女儿赚大了。”墨懿对着严老笑道。

    严老只是回个冷哼,这种时候也不能对墨懿怎样毕竟女儿的性命捏在人家手上。

    “小家伙过来,我们聊聊。”这时候坐在上首的老人家招了招手。

    墨懿移步走过了过去,看着这个实质上掌握一国的老人面有正气,不失刚毅果决,隐隐间又有些儒雅之风。

    “你这次闹的可是很大啊,全球皆知,我们这边可是很多年没出过这种风头了,你这个小家伙,野心很大啊!”老人家忽然开口道。

    “也没什么,只是绑架了一下各国卫星而已,直播还算精彩吧?”墨懿不在意般的询问着。

    “不错不错,我这种老头子看了都很有热血,想要去学一学武术了。”老人家含笑答道。

    “这样就行,我可是设计了很久对局呢。”墨懿得意洋洋道。

    “不过,你这一下可给我们出了不小难题啊,说不得以后社会上面各种武斗案件,会有一个暴涨啊。”老人家眯了眯眼精,闪过一道精芒直射墨懿。

    墨懿看似浑不在意,却心知这个不好答,回答不好就会被这位老人家拉去打白工了:“以政府的政策这都是细枝末节不是么。”墨懿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人民的力量强大了,政府力量才会强大嘛。”墨懿接着道。

    老人家眼中神采流转,这个小家伙倒是看的透彻:“小家伙啊,当年呢是有些人确实做的不对,把你逼出去…”老人家话语一转反而说了一段他不知道的事情。

    墨懿内心一惊,面上不动声色,终于套得老人家把关于他的一套资料给他看,越看眼神越亮,前因后果,各种可能性,终于连接到了一起,心中那抹瑕疵终于透彻,自此那一关再不是可望不可即,墨懿忍不住放声大笑,只笑的会议室内所有人面面相觑。

    墨懿不等那位老人家说话,只说到:“我欠您一个人情,日后我在一天,这边就有我的压阵。”说罢不待老人家答话起身,昂扬飘然出去。

    只留下渺渺然一句:“三月后我会去严家救人。”

    然后只听隐隐传来作歌曰:今日方知我是我,前缘了结大道生。

    只身横行三万里,翻掌只手大龙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