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武道会 凰鸣(十)
    ps:求推荐,求收藏!感谢‘仙道2锅’‘不朽智慧’‘助天杀人’的打赏,也更加感谢不知名的各位书友的推荐票,在下十分感谢!

    一场风波过后,很快下午的武道比试就要开始了,不管休息的是否好,受伤的人是否已经伤愈不影响比试了,时间都不以他们的意志逆转,残酷的比武即将打响。

    此时出去休息的观众也陆续回到看台,经过了中场的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观众又开始充满了蓬勃的热情,不少人不时与身边的人交流上午比赛的情况,说着自己观点,不时因自己的看法争的面红耳赤也再所不惜。

    更多人则是静静的等待,为下午的比赛摇旗呐喊积蓄能量。

    随着参赛者的逐渐进入,擂台边的高楼上墨懿三人也献身上首,只是不管在场的导演如何使用最新的摄像机也拍不清楚他们三人的相貌,其实这是见神之上道路走的越发深远以后,寻常的设备会受到他们三人散发的能量辐射的干扰,所以留不住清晰的图像。

    且不说这边转播台摄影导演抓耳挠腮的苦恼,再说高楼下一层又多出现了十张椅子,其中之一唯一有人坐上去的就是王超,这也说明了此时王超已经可以淡看武道会这几天的比试了,也表示了己身世界十强,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

    武术家这一类人往往重名而轻利,望着高楼上的王超还有身旁的九个座椅,所有觉得自己有能力夺取十强之位的强者眼中都露出了浓浓的焰火,不少人心生感应互望一眼,眼中溢出的意思只有一个,只有我才配得上那个位置。

    随后各自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团队所在地坐下,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积蓄气势的积蓄气势,只等屏幕上显出自己的名字然后一鸣惊人。

    看得各个团体都已经归位坐定,墨懿摆手一挥,下半场的武道会正式开始了。

    大屏幕开始滚动,所有人看着那滚动着的一闪即逝的对局表,期待着下一场的比试。

    很快对局表停了下来显出了两个名字,也不知是众人的眼光过于火热,还是万众一心的愿力极为强大,电脑也不敢出一个随便的对局,这下半场开局的一局比赛确实看点不少。

    洪门,秋蝉vs岳家散手,岳兰亭。

    众人也没想到下半场第一场比试,居然和上午第一场比试一样也是两个年轻女子的较量,而且其中之一就是上半场那场的同一人。

    秋蝉看见了自己的名字,没什么话语直接站立起来,卷起了自己的断刀就施施然往擂台行进过去,所有人目光看着这个如大家闺秀的女子的时候,只感觉她更加内敛了外表再也看不出一丝锋芒,而一旦目光有所窥探却又能感觉到一股凌冽的刀锋锐气反袭而来,直斩心神。

    岳兰亭自然就是被岳鹏称为小兰亭的人,面上清秀二八少女之姿,穿着一声贴身的功夫服,仿若一个青春的运动少女一般,只是举止行为自然带着一股沉稳的气息,岳鹏也难得的称赞这位小兰亭为岳家散手百年不出的人才。

    这位岳兰亭见得出现自己的名字先是一愣,随即展颜一笑仿佛是孩子得到了自己的玩具一般天真无邪。

    蹦跳间就上了擂台,但是有眼力的几位大师却眼神一紧,看似天真浪漫的身法,蹦跳之间暗含着八卦太极的游身步伐,不短的距离几个蹦跳就走完,这又是一个难得的化劲高手。

    秋蝉抱着断刀眼神看着身前天真烂漫的岳兰亭,虽然没有说话气势已经强压了上去,一鼓锋锐的刀气无坚不摧般死死锁定了岳兰亭的身影,只见岳兰亭不时的跳跃渐渐的却发现自己的身法也无法摆脱那锋锐刀意的锁定,随即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安静下来的岳兰亭不在是孩子般的气质,反而一种沉稳如大山的气势慢慢散逸而出。

    “秋蝉姐,前面一场刚刚断了刀,此时抱着断刀必然是不舍良多,我怕比兵器把这把断刀又损伤了不好,不如我们试试拳脚吧。”岳兰亭微微一折鬓角展颜说道。

    虽然明着好似不想占秋蝉的便宜,其实在言语打击秋蝉的信心,尤其一个刀客佩刀新断,还被人拿来挤兑,无论是想到刀断而心灰意冷,还是因此热血上头对岳兰亭开始比试都是好事。

    “可以。”秋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断刀,淡然的回答道。

    随即大屏幕显示了比试开始倒计时,对决方式:徒手。

    十.九.八.七….倒计时很快就将结束秋蝉并没有放下断刀的打算,下方的工作人员示意是否打断比试,岳兰亭拒绝了他的请求,要知道她们这种人骄傲的天鹅,说是徒手绝对不会用兵器的。

    随后就在倒计时归零的一瞬间,‘叮’声响起。

    秋蝉一闪间将断刀一袖子卷向天上,人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只见她人和刀意,身合刀形,一冲而起,远远望去犹如一道利刃破开空气。

    隐隐间可以听到破开空气的呼啸之声,手成刀身,感应强烈的武者都感到擂台赛上一席波光淋漓的刀光向着岳兰亭席卷而去,其中刀光映衬着江山如画秀丽不减,却又带着山河破碎的惨烈霸道,一时间夺人心魄。

    岳兰亭见得如此锋锐广博的刀意袭来一点也不敢大意,学自武术世家圈子外号‘鬼影子’的丹劲宗师得意身法展开,呼的一声就消失不见,真真如白日鬼影,藏匿行踪。

    随即身形再现已经是在秋蝉的身后,一式拳出,霸道绝伦,隐隐有着‘大鹏展翅’的起手,又混合了八卦掌和太极锤的韵味,几种拳境拳力包含其中互相推进,一击之下胜过任何单独一式。

    秋蝉身不转,眼不看,敏锐的刀意感觉到来袭的这一击,手回身便斩向来袭的这一拳,却发现这一拳一触即溃,虚不着力,随之灵觉感应,胯下又来袭一脚。

    正是鬼影子身法,劲力变化,一拳击出却身形变换人已经在其他处。

    秋蝉看岳兰亭的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此人身法极高,却未成想到变换如此之极致,但是秋蝉经过上午一场以后精神意志又有突破,不顾五感知觉,全力以灵觉刀意感应,一只手刀守的可以说是水泼不进,饶是岳兰亭一连攻击了一二十手也无功而返。

    岳兰亭心中渐渐明了,如果再这样攻击下去,体力流失失败的人一定是她,于是她出手了,最强一击定胜负。

    随即步伐一变,不再轻灵,变得沉稳有力,秋蝉刀意明显感觉到了岳兰亭的变化,随之双目闪光,最后一招!

    只见岳兰亭摆开架势,身体摆出了一个乌龟的架势,却在其上伸出了手肘,似蛇非蛇,正是她最后一击,随即龟形身躯猛烈爆发劲力,筋骨其张,化劲功力完全融入手肘之上,有如龟蛇齐动,真武咆哮一击之下势要破山断流。

    这一下的力量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都凝聚了刚才一连串攻势带来的些些先手,是岳兰亭此时最强的一击。

    而秋蝉此时眼见这一招不闪不避,身体绷直,微微前倾,手上手刀紧握,整个人所有精气神仿佛再也看不见了,只有手上这一柄手刀,一股翻江倒海破碎虚空的刀意瞬间传出,让灵觉强盛者目瞪口呆,随即迎着岳兰亭这一肘对劈过去。

    岳兰亭只感觉相对而来的这一刀,江山如画肆意,旧日破碎悲凉,风华正茂此时,唯我独尊的未来,一刀之下仿佛经历三生三世,正是秋蝉再做突破的一式‘江山如画.一世称尊’。

    随着对撞,岳兰亭的手肘仿佛被刀锋切割,现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而随着这霸道一肘而来的,脚下自然而然的暗脚直击秋蝉,希望能挽回败局。

    可惜划过手肘的手刀锋芒不减,正好又砍刀了来袭这一脚上,随即岳兰亭感到巨力之下小腿断裂,败局已定。

    不过秋蝉并没有趁机击杀岳兰亭,反而是站定而立,长袖翻舞将几步外插立在擂台的断刀卷了回来,看着岳兰亭。

    “为什么不杀我?”岳兰亭问道。

    “难得有几个对手,可惜了。”秋蝉吐字如金道。

    “好好,这一场我输了。”岳兰亭起身,向擂台下走去,眼神却愈加明亮。

    “我们会再交手的。”岳兰亭说着这话,并没有因一次失败而颓唐。

    “下一次就是真刀了。”秋蝉淡淡的应和道。

    就这样一场天之娇女的大战又落下了帷幕,秋蝉终于取得一胜展现了她洪门凰女的惊艳实力,越挫越强,刀亦是越磨越利。

    不等众人讨论刚才那场两女子展示出来的强大实力,大屏幕又开始了滚动,不久就出现了两个名字正是:

    华国,严元仪vs日出国,叶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