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武道会 血战3(十六)
    ps:求推荐,求收藏!感谢‘不朽智慧’‘仙道2锅’的打赏!再跟大伙说一下,以后周一周六日三天三更,其他时间正常两更,这样我可以有些存稿,感谢各位理解了!

    却说上一场比试,凤凰涅槃惊鬼神,二十载蛰伏一朝啼。

    风采一下子就成了不知道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尤其是能近距离感受那式招意的观众更是无不感慨,此世上还有如此奇女子。

    观看了比试的几个丹劲宗师更加是心有戚戚,都觉得自己难以抵抗的住那升华性命的一招,不过他们也知晓那一招风采一时半会是发不出来了,不过他们也知道按照比试选择对决的潜规则这次胜利之后上半场风采也不会在遇到丹劲宗师了。

    而除了不知为何直接未来弃权不知去向的华国大内第一高手武运隆外,正好还有五位丹劲高手,看来最后的三个名额将要在这六人中决出了。

    而观众也渐渐看出了端倪,其他选手几乎都弃权,而有参赛权的只剩下了几位,分别是:唐门陈艾阳,岳家散手岳鹏,太极沟陈太一,孔雀王拳吴孔玄,绝代芳华风采,泰国领队老人枯禅功库塔.希达多。

    所有人的眼光注目在这六人身上,风采刚刚比赛一场,上半场还未结束几乎不会轮到她,那么下一场对决就在剩下的五人中产生,那谁会是一场对决二人呢?

    大屏幕开始了闪烁,不知道是不是众人心理作用,还是电脑也在纠结着对局,这一次的闪烁所有人都感觉无比的漫长,但是再漫长的过程都会结束,屏幕显示了两个人名停在了那里。

    唐门,陈艾阳对上太极沟,陈太一。

    名字一出来众人的目光随即转移到两人身上,陈艾阳看见自己的名字和对手的名字眼神一闪,落落大方的起身迈步擂台,一身白色功夫装配着清竣的面容,如果不是在武道会场只叫人称赞,真一个浊世佳公子。

    陈太一看见了对手的名字,眼睛也是一阵闪烁,哈哈一笑,与他身边的岳鹏等人一个拱手就向着擂台下去,他身形不高,微微有些佝偻,面上总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走路时候如果你能注意看,他的脚步总是不断的变换的,显然是身法已经融入到了生活的每时每刻,堪称无二。

    两人眨眼间就已经站定了擂台两边,让人感觉这二人似乎是名字刚出现就已经到了擂台一样。

    这二人都姓陈,又一身所学都源自太极,当然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陈家太极拳世界闻名,尤其是杨露禅之后更是威名鼎盛,后来陈家太极沟为了谋求发展开始分脉迁移,尤其是混乱的那几十年更是分了许多支脉出去。

    一个南洋的陈家,一个澳大利亚的太极沟陈家,同属这样的背景。

    不过太极沟那边是很多人一起迁徙保留了很多武术传统,而南洋这边到了新加坡的陈家虽然也有武术传承,却渐渐成了一个财阀世家,武艺渐渐流失了许多,再说都是太极之后,也因此在世间行走起了不少摩擦。

    所以陈太一一直都不是很看得起同属陈氏的陈艾阳这一脉,只是一个唐门势大,一个是陈艾阳确实是天资纵横,小小年纪就入了丹劲,同等境界他也无法出言挤兑,毕竟能成就丹劲的都是活着的传说,哪个不是自有章法的。

    他因此也只能对着陈艾阳不停冷笑,来表达对这一脉陈氏的不喜。

    陈艾阳对待这陈太一这种表现,面上神情也并无恼怒毕竟这一些事情年代并不算近与他本我多少瓜葛,而现在站在对面的就是他的对手,对手对他不喜又有何妨,如果影响了他的心境对于陈艾阳有益无害,陈艾阳自然也不会傻的去阻止。

    不过陈太一毕竟是大宗师敏锐的感觉到了自身的不妥,很快就摆脱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晋入了对战之前古井不波的境界。

    就在两人都运转全身气血静待比试开始的时候,‘叮’的一声准确传来,刹那间两人都动弹了起来。

    陈太一一旦开始比试人整个就直立了起来,这时候人们才发现他双腿极长,动弹之时全身上撑,仿佛要把天撑住,却又给人一种闪烁不定的感觉,沉稳和轻灵完美的融合在他的身上,让人感到怪异又深深的忌惮。

    陈艾阳向着陈太一袭去,直接就是一手,太极锤刚猛无匹,风声传出就好似真正的一柄千斤重锤正以高速向着陈太一袭去。

    陈太一冲势不变,脚步一拐,就改了身形侧身就让过了这一锤,随即一个‘撇身锤’就迎还了回去。

    陈艾阳停步半撤,等到手锤要到身前之时,双手开合,闭上门,推出去,刚柔并济,正是正宗的‘如封似闭’。

    不过陈太一也是熟悉太极拳势之人,一件变化就已经心中明了陈艾阳的出招,随即手上又变,手捏空锤直击‘如封似闭’最薄弱的中心点,正是太极拳打法中的‘冲天锤’。

    太极拳练法是最柔的要把劲力练到身体每一寸地方,但是打法确实最为刚猛不过,劲力勃发每次都是全身劲力,巨大猛烈到不可思议,所以四两拨千斤是要你有了千斤之力之后才能使用的,不然哪怕你能拨动千斤,人也累瘫了。

    这一下猛烈的爆发出来锤击那叫一个强劲,整个擂台仿佛被他这‘冲天锤’一下发力震的抖了三抖,可见是何等的大力。

    陈艾阳见得这样猛烈一击,双手再变,只见他双手横拦,肘折叠,如一个‘井’字,正是一个太极长捶地‘井拦式’,四四方方,配着陈艾阳的恬淡神色雍容自然,却有一种井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一下正好迎到了陈太一的‘冲天锤’,只见这一手夹着刚猛的气劲强大的力道直击陈艾阳的面门,陈艾阳脚步一撤,井拦的手势向下一沉,就将这一锤圈在井字中,然后瞬间腰膀发力,手臂猛烈的一旋转,好似绞肉机剧烈的旋转,竟然是要将陈太一这一臂生生绞断。

    一沉一绞,正是太极长捶‘井栏式’独特地发劲。

    陈太一见得他这一下眼神凝重,一提气劲手臂猛的变成了一条青黑铁棍一般,带着微不可察的震动,脚步滑动直接就将手臂拔了出去,身体一点,陈太一又好像是蜻蜓点水,左右摇闪,他的身体左点右点,整个人就真的变成了一只鬼魅。

    显然这一下就逼出了陈太一闻名于世的‘鬼影子’身法,不过陈艾阳的‘井拦式’也并非徒劳无功,起码陈太一被破碎了衣袖的手臂上,几缕白色的痕迹说明了陈太一还是吃了小亏的。

    展开‘鬼影子’身法的陈太一,身形并非大开大合,而是好像影子一般缠绕对方,夹杂以软绵毒辣的攻击,使对方无法发力。

    脚步发力还有点像墨懿模仿‘火中种金莲’的身法,脚下结印发力,全靠脚趾的点抠变换,所以身形变换特别小巧,改换身形位置也特别灵活。

    陈艾阳见得陈太一身法展开也不变招,依旧一式‘井拦式’展开,或憋或档不慌不忙,不急不躁,与陈太一交手几十个回合,一点没有不耐烦,也不急着进攻,似乎要仗着年轻活生生的耗死陈太一。

    陈太一出手几十下明白了这个后生,太极方圆之道已经入了化境,不差杨露禅分毫,如果再如此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随即连退三五步,全身蓄势,必然就要是雷霆决胜一击。

    陈艾阳看着陈太一有这样果断的决定也不奇怪,只是安静的看着陈太一,双手似方实则内劲圆润,却是太极最高的方圆之道,方正如人,圆滑如天,不变应万变。

    陈太一全身气血翻涌,本来约莫六十有多的外貌突然变成了四十续人的样子,身体更加高大了,只见他一声猛喝,身法一改轻盈灵动,一步一踏,脚下擂台都撑不住他的发力,碎石四溅,对着陈艾阳冲击过去。

    借着冲势一连五下重手,五连太极锤笼罩着陈艾阳全身上下,天上左右包揽四方,力道沉重内含劲力,正是太极方圆之道的另一种应用。

    陈艾阳见着这几锤发劲接招,手臂撑圆,脚下撑圆。腰拧成圆,背膀鼓圆。头颈如鹅弯曲成圆,步法回旋成圆,全身上下无一不圆,无一不弹。

    甚至,在陈艾阳地一次次呼吸,他身体之中的气息呼出来,也是一圈圈均匀的白圈子,好像是烟圈,溜圆溜圆。

    呼吸的气都是烟圈一样圆的。

    这三秒钟的五下重锤没有取得陈太一预想中的成效,旧力已去,新力未生,陈艾阳双目精芒一冒,双手守势一变。

    双手成鞭,一连十三响只甩陈太一头脸,正是太极‘十三鞭’,攻势一出连绵不绝,阵阵声响犹如雷鸣,一下一下击打在陈太一防守的双臂上,终于陈太一气血一散,终于被打出空隙。

    陈艾阳随之变鞭为锤,而且那股似圆非圆,似方非方的手捶,沉重,迅猛,似乎棱角尖锐,却又似乎弹力雄浑,集中了尖锐,圆棉两种极端的劲力变化,转换,让人无法的琢磨。

    看起来的是方的,但摸起来却是圆的。神秘虚实,人无法猜透。这才是太极的真正的含义。

    这一下正是陈艾阳此生目前最得意的一手,太极拳‘五星锤’。

    就在陈艾阳五星捶打出的一刻,太极拳陈家沟的大宗师陈太一心中陡然的升腾一种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练了一辈子的太极拳,但在面对陈艾阳的‘五星锤’这一刻,却感觉到了自己不懂方圆。

    砰!

    一声巨响,陈太一横飞了出去,无力再战,陈艾阳最后一下还是留了手不然这一下就不是倒飞出去,而是直接击穿了陈太一的胸膛了。

    陈太一躺在擂台上,口中逆血留出:“好,好,老夫练了一辈子的太极拳,现在终于看到了太极拳的至镜,咳咳..”说完又吐出了一口逆血,慢慢的爬了起来。

    “这一战我输了,但是天下十强必然能有我陈氏太极一席之地!我给你个外号你可敢受着?”陈太一,直愣愣的看着陈艾阳,这个年轻人,依旧风度翩翩,白衣无尘。

    “好。”陈艾阳吐出一字,并不因为赢了陈太一而有半分的波动或是不敬眼前的老人。

    “以后你就是我陈氏太极一脉之圣,太极圣手,陈!艾!阳!”

    陈艾阳闻言转身踏下擂台,只留了一个:“嗯!”字,久久回荡在擂台和直播之中,配合着金色的阳光,白衣胜雪,真是如一代圣者临世。

    如诗如画,绝尘似仙。后世,有缘人将这幅画的意境画了出来,成为一时之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