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武道会 终章序曲(十九)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武道会 终章序曲(十九)

    ps:求推荐,收藏!这是打赏加更,第二更!

    就这样一代金翅鹏王落幕,为这次最残酷的比赛日划上了一个句点。

    武道会第四日就这样,在上半场突兀又显得正常不过的突发事件中草草收场。

    世界十强终于全部决出分别是:王超,严元仪,巴立明,伊贺源,弗农,沃顿,摩根,风采,陈艾阳,吴孔玄。

    而突然多了半日不知该如何使用的观众,一时间怅然若失,毕竟经过了接近四日的激烈比赛和感官刺激,一下平静下来,少了热血沸腾的感觉,竟然一时间不太习惯。

    倒是参赛者和他们的团队都利用这空余出来的半日,不断吸收着这些天来看到的武者个人灵感,各种强绝的招式打发,为最后一日的比试添加资粮,或是为着最后一日的比武应对方式做着策划。

    这时候华国沿海城市一座海港内,一个男人看完了最后岳鹏和库塔的同归于尽的一击,心生叹息,旋即又坚定了信念,我要变的更强,强到无人能敌,这是我的追求,我的信念!

    随即拿着包走了出去,门外一人恭敬的等候着,见得男子出来开口道:“先生,可以走了么?路上时间会很长。”

    “嗯,走吧,我要第一时间到那里,就能展开进化的各种事宜瑞文思和那边说清楚了么?”男子一边说道一边从门内阴影走出,阳光撒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他的容貌,竟然是离去不知所往的大内第一高手武!运!隆!

    “当然,那边也很渴望有先生这种人才的到来,能对他们的研究有很大的助益呢!”带路的男子一边领路一边回答道。

    “我不管研究不研究的,我只要变得更强!”武运隆眼中火焰四射。

    “当然,您会变的很强的先生,超乎想象的强大。”领路男子微微一愣,随后奉承道。

    就这样一个男人为了力量踏上了未知的道路,就不知日后他可会后悔?或者没有力量才会让他更加后悔吧。

    “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呢!”墨懿站在酒店的窗台看着北凉城的车水马龙感叹道。

    “是啊。”一向平淡的弗农此时言语间也有些伤感。

    “哈,你终于有些情绪了。”墨懿意外的看着弗农。

    “我只是能够更平静的看待一切,并不是没有情绪了。”弗农难得的反驳了墨懿一句。

    “呵”墨懿一声意义不明的轻哼,转身说道:“下个世界可就没有这么舒适了,要你准备的东西你安排好了吗?”

    “一切准备妥当了先生,只要您去收取就好了。”弗农听到正事,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这就好,这就好,既然这样,那么再给这个世界多留些种子吧,真是想看看,日后再来这个世界究竟是能成为什么样子啊!”墨懿双眼出神的臆想着。

    “必然比现在有趣许多!”忽然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正是唐紫尘缓步走了过来。

    “对,必然比现在有趣许多,这样的风光才是我等求道人所爱的风景啊!哈哈哈。”墨懿一声长笑,响彻酒店,甚至不少路人也听到了声音,摸不着头脑的望向这边,却什么也看不见。

    华国参赛者的楼层内,一间明显特别奢华宽敞的房间被敲响了。

    “谁?”房内传来一道黄鹂般的女声,正是十强之一严家凰女严元仪。

    “我。”严元仪一听声音眼神一亮,几步间就到了房门前,整理了下呼吸打开了房门。

    “什么事情让,世界第一强者,来我这个女子蜗居啊?”严元仪一边开口,一边让开了门。

    墨懿微微一笑,对她躬了躬身,走了进去。

    墨懿入内却并未坐下,对严元仪笑着说道:“我来是要给你一些东西,日后你在传予他人。”

    严元仪闪亮着双眸:“哦什么东西?”

    墨懿微微张嘴,动用口舌窍穴之力,将声音束成一道波动直接传道严元仪耳中,房间内却五声响。

    如此半响,严元仪眼神越听越见明亮,终于墨懿闭口,严元仪眼含秋波道:“你将这些东西都说予我听了,难怪你这样强大,你早就已经突破见神了?”

    “不,这是我后来所创,紫尘是第一个尝试者,所以她现在领先你许多。”墨懿摇头道。

    严元仪听到唐紫尘的名字眼神微暗,又问道:“难怪上次伊贺源擂台赛那样表现,还差点发了疯。你为何要把这些教我?”

    “十强之中,除了三个丹劲之外,只有你还在见神之内,其他几人都已经走出了这一步,一个是让你能有所进益,另外一个也是需要广传道路,让这条路真正的衍生下去。”

    “日后如果风采等人进了见神你同样也可以传予他们,不过切记不入丹劲不能得知见神之上,免得他们好高骛远坏了进境。”墨懿告诫道。

    严元仪点点头道:“我知了”,见得墨懿就要离开,赶忙说道:“你这就走了么?”言语间哀怨气苦,不一而足,恼怒眼前男子不识女儿闺房心。

    墨懿停下脚步看着严元仪:“我知你思,但是与我目前而言,求道路上的风光远胜那些,我不会驻足一处,你有自己的牵绊与我终究是两路人。”

    说完转身便走,只留下严元仪眼中点点凌波欲下,但是严家凰女何等骄傲,如何会让自己的软弱显露出来,气血一运,水气就升腾不见,双眸里点点黯淡,但是随后又神色一震,脸上显出凰女高傲,既然求道路美,我也行之,倒要看看究竟是何等风光!

    墨懿出门之后,叹息了一声,其实他还有话没说出来,如果严元仪深入他所创的道路走下去,或许还有携手同行的一日,但是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说法苦耗青春,博一个不知的前路,实在是太残忍了。

    不过墨懿并没有料想到这却让严元仪不服输的走上了艰难的那条道路,后世又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最终如何这里不细表。

    墨懿道心微动,感到自己的思绪杂乱难平,手中一现照心铜镜就落在手上,只见他缓缓擦拭镜面,似乎这样也在擦去纷乱的心意。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这种拭镜静心的法门也是墨懿最近看道经有所悟才习得,正好有铜镜随身何不使用。

    擦拭片刻,思绪终平,严元仪此事已是过往因缘,有缘便有再见日,却已经不是挂碍在墨懿心上的因果了。

    墨懿转回自己所在房间,看着天色渐暗,高楼大厦开始闪烁霓虹的色彩,看着这个被自己亲手改变了许多的世界,墨懿不由痴了,明日的比试,让我献给这个世界最绚烂的乐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