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 > 章节目录 第045章 哭和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关于这所大学的故事足够写几本书。只说这家大学出了一百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就足够叫人亮瞎眼了。可怜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

    不过总有一天,中国拿诺贝尔奖将会跟拿奥运金牌一样轻松写意。

    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区很小,一点也不符合它世界名校的牌子。它旁边就是哈德逊河。莉娜福克斯在河边的景观路找了个河边公园的空地降落下去,然后两人就飞快的劫持了一辆车躲了进去。

    劫车的过程顺利无比,就连莉娜福克斯就觉着自己被周青峰带坏了,干这种坏事居然越来越顺手。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慢慢等待了,周青峰此刻距离哥伦比亚大学的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就算跑步过去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现在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只要再过最后的六个小时,等政府,军队,警察的人统统消失,就持枪闯进去。

    周青峰心中暗想:到时候管他托尼帕克如何运气爆棚,敢跟老子抢东西,就干脆一枪崩了他。正好宰了那个到处闯祸的幸运儿。

    车内安安静静,莉娜福克斯正打开餐盒,用刀叉小口小口的吃着午餐。她手边还有一瓶红酒和一个杯子,浅浅的斟上一杯,怎么看都像是在豪华餐厅里的吃相。

    这些食物还是周青峰从会所的厨房离开时,顺手牵羊带走了。他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食物将比武器弹药更加重要,必须时刻准备好。

    借着这个安静的时刻,莉娜福克斯一边吃午餐一边说道:“维克多,我真难以置信自己会和你交朋友。

    我以前认识的不是商界精英,就是政坛领袖,如果两天前有人告诉我,我将跟一个被警方通缉的凶犯产生信任感,我一定会觉着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可我现在不但和你坐在同一辆车里,还和你面对同样的困境,而这一切算是我自找的。”

    福克斯小姐的感慨很有几分迷茫和凄凉的感觉,可这没能让周青峰有任何触动,他在废土电影中,并没有看到过有莉娜福克斯这个人物。也许原本的福克斯小姐在两人最开始遇见的那个街道就被杀害了。

    而要知道再过几个小时财团的所有人员都将消失,这甚至包括财团中的边缘人物。哪怕莉娜福克斯已经不是福克斯财团的掌控者,但在周青峰想来,她应该也会消失的。

    看周青峰似乎对自己的话完全没反应,莉娜福克斯不禁皱眉问道:“喂!你很讨厌我吗?还是说你对我有某种偏见。”

    “没有,我只是不想说话。”周青峰正试图清理扎在他身上的玻璃碎片。他超强的愈合能力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如果让这些玻璃碎片嵌在他皮肤和肌肉里,将会是个不小的麻烦,“能帮我把碎片清理出来吗?”

    “你很勇敢。”莉娜福克斯看着周青峰血肉模糊的后背,不禁想起了被警察突袭的那一刻。如果不是这个大男孩关键时刻站出来保护她,她这会肯定已经被毁容了,“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莉娜福克斯从周青峰手里接过一柄军刀,将他后背的衣服割开,然后用手从伤口上将玻璃碎片拔出来。片刻之后,她便是满手血腥。

    “你不疼吗?”莉娜福克斯问道。

    “还好。”周青峰不会说自己其实痛的都想跳起来。可没办法啊,哭嚎乱跳只会更坏事。

    “你偷到那条机械狗之后打算怎么做?”莉娜福克斯问道。

    “等偷到了再说吧。”周青峰现在最想找几个同伴。但在末日的废土,可靠的同伴比金子还宝贵。

    “你想听听我的打算吗?”莉娜福克斯还是希望让周青峰跟她走。可周青峰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我不想听。”

    “你……!”漂亮的福克斯小姐皱起了眉头,气呼呼的撅起来嘴。可她最终还是服软的说道:“好吧,你赢了。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你走?

    我父亲去世了,我没能见他的最后一面。我的叔叔隐瞒了消息,伪造了遗嘱,还想要干掉我。他不但买通了我的保镖,招募一伙亡命徒,甚至还让堂堂纽约市的警察局长都站到他那一边。

    我现在失去了一切,金钱,地位,人脉,统统都消失了。我天生就有很重的危机感,也曾经幻想过现在这种悲惨的场面,还仔细研究过这种情形下我该怎么办?可当它真的发生时,我发现我所有的准备都太可笑了。

    我还以为能依靠律师,依靠朋友,依靠我的雇员来重新获得失去的一切。可他们在发现我不再是福克斯财团掌控者的那一刻,立刻就想着要离开我。

    我在怀疑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我对自己的判断不再坚持,我有种很无助的感觉,所以我想跟着你,我觉着你能保护我,你能让我安心。”

    莉娜福克斯一边给周青峰清理伤口,一边絮絮叨叨的讲述自己当前的心理感受。这时候的她有种孤苦伶仃,茫然无依的弱小感,周青峰回头看她,就发现这位天之骄女正在掉眼泪。

    “我现在是不是不够优雅?”莉娜福克斯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自嘲道:“我已经很久没哭过了,前一次哭还是我母亲去世。现在感觉哭过后心里好受了很多。你呢……,你什么时候哭过?”

    现在的莉娜福克斯才像个正常的二十多岁女孩子,周青峰轻叹一声说道:“我的遭遇不比你好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比你更糟。你至少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我却不明白。”

    也许是交谈能减轻心中的压力,周青峰让自己的臂环计算机接通网络,调出这两天关于自己的各种新闻报道,说道:“你看看吧!”

    周青峰是这两天全球热点新闻人物,他因为杀了一名抢劫的黑人,剥光了两名纽约巡警,一步一步在两天之内成为全美最出名的通缉犯。

    莉娜福克斯翻动一条一条的新闻,从最初的错愕到惊讶,费解万分到最后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媒体说你是全美最恐怖的罪犯,两天的时间你杀了十几个人,这其中还有好几名是纽约警察。

    天哪,我明明应该心怀恐惧的。可我还是觉着现在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杀了那么多人,我一点也不觉着这有什么过分的。我以后是不是也将天天过这样的生活?”

    福克斯小姐凄苦的笑声颇具感染力,周青峰听着听着自己的心弦也被带着不停震颤。想想自己未知的将来,想想即将到来的无尽黑暗,想想大地上泛起无边的血色,他苦涩的自嘲道:“我想杀戮将会是我以后唯一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