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卖女求荣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陈家大宅主楼的最顶层,有间一年都不会被开启几次的房间,面积很大足有两百多平,这间屋子是陈三金当年建楼时找了一家给唐山某银行设计保险库的公司做的,整个房间的构造完全照搬了银行的金库,安保措施十分严密。

    陈三金和王林珠两人站在厚达近二十公分的防弹门外输入密码然后指纹识别才打开房门,屋内二百多平的房间确实就是个名副其实的金库,甚至其价值可能比银行的金库还要重,因为这个房间里堆放了陈家近几十年来搜罗的所有贵重物品,多数都是以古董和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为主,还有的就是陈家的黄金储备。

    陈三金在屋子里慢慢的闲逛着,随手拿起一件元青花瓷的杯子看了两眼后似乎不太满意又给放了回去,然后走到另外一件青铜古鼎旁驻足了片刻,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

    王林珠在他身旁轻声说道:“那件元青花是你五年前在佳士得硬拍来的,当时和人较上了劲,花了正好九位数的价钱才拍到手,而那个古鼎是你从一伙盗墓贼手中强买来的,花了多少钱不说还跟人结了不小的仇,并且这东西只能私藏不能买卖”

    “那伙盗墓贼已经都被沉到海里喂鱼了,至于结仇的那个中间人,你认为他敢声张?他可是亲眼看见那伙盗墓的人是怎么被喂鱼的”

    王林珠说道:“我的意思是提醒你,这两件东西在咱家里的价值算是最重的,如果这两样你还觉得拿不出手,我不知道你打算选什么来给那个人做报酬了”

    “媳妇,你这话算是说到我心里去了”陈三金看着自家几十年的藏品,相当头疼的说道:“给钱有点拿不出手,太几吧俗气,送东西吧倒不是我心疼但对先生来说他肯定瞧不到眼里去,又不能啥都不给,他们这行也有规矩,出手布局必须得有回报,你说我脑袋是不是得嗡嗡直响?”

    王林珠乐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拉着陈三金走到屋子最里侧的一排架子上,从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里拿出一件东西递给他说道:“这件东西也是那伙盗墓贼一并卖给你的,当时你还曾经找人鉴定过,但几个古董界的行家却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应该是某个道派的器物,至于来历和出处甚至价值都不清楚,你当时还气个半死想要甩手给扔了,我还劝过你说既然是从古墓里出的陪葬品,那肯定也是稀缺之物,留着以后说不上碰到有见识的人就能知晓它的价值呢”

    王林珠递给陈三金的是一块玉佩,玉佩内镶嵌着两条阴阳鱼,乍一看这玉佩没什么起眼的做工也不见得有多高,最多只能说是摸起来手感比较圆润罢了,但仔细端详玉佩片刻,就会发现,里面的两条阴阳鱼似乎活物一般,居然在玉佩里缓缓的游动着。

    陈三金接过玉佩皱眉说道:“既然不知道价值,送出去是不是有点太冒失了?”

    “你是关心则乱,这阴阳鱼玉佩既然是道家之物那送给那位先生也算恰当,不过我觉得玉佩只是其一罢了”

    陈三金问道:“嗯?”

    “你觉得,把你姑娘送出去咋样”

    “啊?哎我去,你卖女求荣?”陈三金开始有点懵逼,但片刻后顿时脑袋就回过味来了:“媳妇,要说你不是贤内助那纯粹是扯犊子,难怪我没有心思在外面彩旗飘飘呢,你这老娘们就算人老珠黄了,但就你这心眼也绝对能把我给收拾的服帖的,你这想法相当牛比了”

    ······清晨,向缺起床收拾了一番拎着泛黄的帆布包走出房间,何尽忠正站在门外等候,见他出来就告诉向缺老板正在下面等着他。

    陈家大宅里,停着两辆黑色轿车,陈三金和王林珠还有陈夏站在车旁等候着,至于陈冬则是蹲在车旁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直拿眼睛斜了向缺。

    “先生要回东北,我让机场那边准备好了,这就送你过去如何”陈三金笑道:“您最好别拒绝,在唐山我总得把事做全了,把您给接了过来也得把您给送出去吧”

    向缺还没等张嘴呢,王林珠手里端着一个檀木盒子递到他面前说道:“这是三金准备的一件礼物,我们知道先生这类人的规矩”

    盒子拿在手里轻若无物,稍一晃动里面就传出了轻微的动静,打开盒子后一块阴阳鱼的玉佩让向缺眼神眯了起来,他在手里端详片刻后,冲着陈三金说道:“你确定要把这东西送给我?”

    陈三金和王林珠对视一眼,两人猴精似的顿时有点悟了,这东西居然送准了,向缺绝对知道这块玉佩的底细,至少也知道其价值。

    “本来想送钱的,但估计先生不会接,这块玉佩当时有人告诉我是道家之物我觉得送先生正合适”

    “是挺合适,但我拿着有点多余没啥大用”向缺拿起玉佩忽然伸到陈冬的面前说道:“来,小子把你脖子上那破链子摘了,把这挂上去”

    “啊?”陈冬蒙圈了,眼睛再瞎的人也能看到那项链上镶着的钻石都特么晃眼睛,谁特么的能说破啊。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你那条腿可以省了,不用折了,前提是把它挂脖子上”向缺塞到他手里后,转头对陈三金说道:“想要给我报酬也行,就给钱吧最实惠”

    这下轮到陈三金彻底蒙圈了,向缺又接着说道:“给我的钱我就不过手了,你替我捐出去,找个山区越穷越好,给我盖个学校,能整的多结实就多结实”

    “你这是要普度众生啊?”陈夏问道。

    向缺仰天长叹,差点眼泪婆娑了:“谁特么的会闲钱烫手?真有啊,我就是,钱是好东西可我真拿不了”

    风水师布局,阴阳先生做法事,卜卦的收卦钱,事后必须得有回报,哪怕就是收个钢镚也算,这是千古不变的规矩,这就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但在向缺这就比较矛盾了,钱他必须要收但却不能留在手里。

    古井观一脉,深窥天道太多,五弊三缺要比其他风水阴阳师更重几分,注定老来不能善终,唯一解决之道除了增加自身道基外,就是多结善果钱不留身,无论收到多少好处都得尽快散出去,衣食住行方面则是不能太过高调,这就是古井观破败至今都没被修缮过的原因。

    “我忍不住要发个言行不?”陈冬踩灭烟头,拎着那块玉佩说道:“我没少见过装比的,但能把比装的都羽化成仙了哥们你绝对算头一份,大哥你能不能不吹了,我给你磕一个行不?”

    “你带不带,不带腿就给你嘎嘣干折了”陈三金说道。

    “带,带,真看你是我爹了”陈冬免了一场劫难,麻溜的把那条链子给摘了下来。

    那块玉佩外人并不能识得其潜在价值,但向缺却一眼看出来了,王林珠和陈三金只当这玉佩出处不明价值不清,但殊不知他们家那个藏宝库里,论价值这块玉佩绝对首屈一指。

    这块阴阳鱼玉佩做工粗糙,但手感圆润,那是因为被人常年把玩的原因,而且绝对是被一个道家高手随身把玩多年并且被祭练过的,世人不知其妙用,但向缺看出来这玉佩其实是一件法器,千金都难求的法器。

    僧道两门都出法器,得道高僧和道家高手常年随身携带和祭练过的器物都有灵性,内里蕴含了极多的妙用,比如这块玉佩被陈冬带在身上,就可以消灾免祸,邪物难侵,所以向缺才让他带在身上就免了被折断一条腿了,那场灾可以被玉佩化解掉。

    再比如两月前,陈冬或者陈夏要是带着这玉佩,也不至于躺在床上醒不过来了。

    跟陈三金把事交代完,向缺说道:“东北我先不回去了,在唐山还有点事处理干净后我再回去,至于送不送的那更不用了,我晕机,一座飞机就拉稀”

    陈冬愣呵的问道:“晕机不得吐么,你咋还拉呢?大哥你是不是整反了?我听着有点反胃”

    “真不长心”陈三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转而对向缺说道:“先生要在唐山办点事?什么事我就不问了,这样吧,您第一次来唐山总归不太熟悉,我给你派辆车再找个人陪着你,就当是向导了”

    没等向缺开口拒绝,陈三金一把拉过陈夏说道:“我女儿这两天就陪着先生好了,帮您打打下手”

    看e正;{版章!z节h上●s

    “呃!”向缺没反应过来,这向导的级别挺高啊,陈家大小姐当陪伴?

    陈冬转着小眼睛在王林珠和陈三金身上直转悠,这货平时办事说话不走脑袋不走心,但碰到点歪门邪道的一准反应老快了。

    向缺没明白咋回事,陈夏可能也不太清楚,但陈冬瞬间明悟了,哎呀我去,这事挺有意思啊,老陈精的跟孙悟空似的现在居然要干赔本的事,还是陪了自己女儿,这尼玛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老陈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说道:“先生是贵客,这两天在唐山你好好陪陪,懂么?”

    陈三金说完根本不给他们回绝的机会,拉着王林珠转身就走,剩下三人呆愣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