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彻底颠覆的人生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向缺用铜钱给女鬼占卜了一卦,卦面为阴,阴属水,这表明女鬼的尸骨应该是被藏在了有水的地方,罗盘指路指向东南,意思就是在酒店东南方有水的地方,来到这条内城河的边上罗盘的指针开始疯狂转动,向缺跟着指针的方位沿着河道一直走了近两公里左右,指针才定格不动。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条河的水流并不湍急,水也不深大概一米半左右,如果有尸骨在水下很容易打捞,也不会被水流冲走,这条河旁经常有人钓鱼如果你想捞东西的话,花点钱他们会很乐意下水的”陈夏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向缺的判断,现在只得结果了。

    向缺点了点头,陈冬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不远处几个钓鱼的人身边,甩出一叠钞票说道:“来,一个猛子扎下去给我捞点东西上来”

    钓鱼的直翻白眼,说道:“兄弟,这几吧天虽然没零下,但水里的温度可不低,你让我们一个猛子扎下去万一冻抽筋了回不来咋办?”

    “大哥你别跟我扯皮了,一米多深的河水还能把你冻抽吧了啊,你站直了不就能露头了么,这么唠吧,我现在急需几条浪里小白龙下河去给我整理下我的人生观,你们要是能给我捞到人生观,价钱随你们开,我必须敞亮”

    几个钓鱼的转头一商量琢磨了下后对陈冬说道:“一人五千,四个人两万”

    “妥妥的,赶紧变身小白龙吧”陈冬掏出烟来蹲在岸边,眼巴巴的看着四个人脱完衣服后钻到河里。

    “神棍你别转悠了,我眼珠子都看抽筋了”陈冬转头望着在河边走来走去的向缺说道:“你是不是心里没底啊,在那紧张的不知所措呢?跟你说,我看人很有一套的,一看就知道你的内心相当不平静了,因为你躁动不安的双脚已经出卖了你那即将被戳破的谎言”

    向缺乐道:“你看人挺准呗”

    “已成传说”陈冬撇嘴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就得意你这一本正经吹牛比的德性,老有样了”

    “哗啦啦······”下河的有人露头了,手里拎着一双破鞋说道:“是这玩意不?”

    陈冬一脑门子黑线,破口大骂道:“我草,你特么系不系虎?系不系虎?我特么花两万块钱让你给我下河捞鞋啊,是我贱还是你们太便宜了,大哥你给我长点心吧,好不好?我这小心肝在这扑腾个没完,就等你们给我捞人生观呢,你赶紧麻溜的给我找准方向在出来,不然继续在河里当王八吧”

    “哎呀我草特么的都,给我气的不行了,这几吧躁动的世界虎比这么多呢,就剩我陈大少爷独自在风中凌乱了”陈冬忍不住仰天长叹。

    陈少爷还在凌乱的时候,河里另外有两人又冒出来了,其中一人说道:“发现个蛇皮袋子,有点重,我们得找个绳子拽出来”

    向缺眯缝着眼说道:“就是它了,你们捞上来”

    “啥?”陈冬嗷的一下就蹦了起来,眼神迷茫的说道:“找到了?肿么这么玄乎呢?”

    河里的两个人爬上岸边,找来一条绳子后扔回河里,另外两人带着绳子又沉入河底,然后等再次浮上来后和岸边的两人一同拉动了绳子。

    一个破损的蛇皮袋子被拉上岸,陈夏和陈冬连忙凑过去眼神那是相当复杂了,向缺已经毫无疑问的肯定这袋子里装的就是一堆尸骨。

    “快点,打开看看”陈冬急忙说道。

    蛇皮袋子已经被水泡的不成样了,虽然没破但特不结实用力一拽就开了,里面露出一堆石块,而石块中间参杂着好几块森森白骨,有的上面还带着腐烂的不成样的肉,女鬼的尸体早被扔到河里之前就已经被肢解了十几块,尸骨的面容和身体特征肯定是看不清了,但只要不瞎都能看出那是人的。

    “呕······”陈夏转头就吐了。

    陈冬膛目结舌的说道:“原来真相真特么只有一个”

    四个下河的人早就吓蔫了,堆在地上说话都磕巴了:“这······这,特么是咋回事,碎尸案啊?这几吧两万块钱拿的真烫手,大哥,你咋不告诉我是捞这东西呢,真晦气”

    陈冬从兜里又掏出两叠钞票递过去说道:“安慰一下你们受伤的小心灵,赶紧给我平复了”

    6ir_首iw发v

    这回四个人没接钱,不是烫手,是麻烦,这都出人命案了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把钱拿着,然后你们报警就说钓鱼的时候,鱼钩钩住了袋子,拉上来一看里面是碎尸”向缺说道:“跟你们没关系,跟我们也没关系,你们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

    “那,那你们几个可不能走,得在这给我们证明一下”

    “放心,我们不走”

    十几分钟之后,两辆警车开了过来,下来几个警察看见岸边的袋子顿时就蒙了,这案子性质很恶劣,碎尸沉河,在唐山算是大案了。

    警察把几个人全都盘问了一遍,向缺让陈冬和陈夏别表明身份,就当是偶然发现的,跟着警察到了警局录完口供后天已经黑了。

    陈冬这时候说话那是老小心翼翼的了,看向缺的时候眼神都发飘:“神棍······不是,那个什么,缺哥,你跟我好好唠唠这事呗,我的人生观已经被你给彻底颠覆了,但你必须得让我颠覆的明白点行不?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陈夏比陈冬强多了,虽然还是难以接受,但之前心里已经有底了。

    “上车,回酒店”在车里,向缺淡淡的说道:“你们陈家和我渊源颇深,几十年前你们陈家的先人就已经和我祖师相识了,简单点来讲就是你们陈家的发迹和我们息息相关,我们为你们家布了个风水局,从而让陈家登上了枝头变凤凰,这次你们家里出了状况,陈三金请我出山到唐山来就是处理麻烦的”

    向缺没瞒着两人,一五一十的把事都给他们交代了一遍,彻底让陈夏和陈冬明白过来他们的人生观被颠覆的一点都不玄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