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向缺旧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向缺把自己的包拽了过来,从里面抽出两张符纸然后包上,用红绳系好挂在了两个孩子的脖子上。

    大姐夫有点愣了,问道:“弟,那是啥玩意啊”

    “保平安的东西,我回来之前在终南山的一个道观里求的,人家都说很灵,特别是给孩子挂上能祛病躲灾,每年都有不少人抱着孩子去道观里求,还花了不少的香火钱呢”向缺拿的这两个符咒不是他先前用过的那些,而是在山上他亲自刻画然后调动天地气息凝练而成的平安符,虽然没有法器价值大,但常人却根本求不到这种符。

    如果有懂行的人看见这两张符,一张换一辆车都不成问题。

    这符挂在人身上,比开光的那些东西还管用,不但能祛病躲灾,连厉鬼都没法近身,并且还能抵挡三次血光之灾,属于级数相当高的平安符。

    向缺手里还有几件法器,他不是舍不得给这两孩子带,关键是法器太贵重,给这两个孩子挂了没人发现还行,但真有识货的人看见两个孩子身上带着法器,那肯定会想方设法弄到手,到时候说不上整出啥事来,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向缺给了他们两个符咒防止有人打歪主意。

    两个姐夫都看似不太信,但也不好拒绝,毕竟是向缺的一番心意,但向父向母和两个姐姐脸色却忽的一变,他们都知道向缺的话肯定不假,因为二十几年前发生在向缺身上的事,让他们对这类玩意不得不信。

    向缺的爷爷发话了:“带着吧,这辈子就别往下摘了”

    ······二十二年前,丑年,一月二十一日,癸时。

    阴年,阴月,阴时!

    向家屯东头老向家,屋子内传来一声声妇人的痛苦嘶吼,走在外面的村民都不禁为之侧目,有知道状况的不禁诧异的问道:“向老实媳妇要生了?不对啊,这才八个月,还早呢差一个来月了”

    “啥不对啊,难产,晚上那时候向老实他媳妇就开始叫唤了,一直叫到现在还没生出来呢,这罪遭的,老向他儿子够要他娘命的了”

    “你咋知道那是儿子,不是还没生出来呢么”

    “村里有接生婆看过了,说一准是儿子,向老实媳妇怀上后没几个月肚里的孩子就不老实,天天闹腾,都说小子皮啊,肯定是儿子没错的”

    “是儿子能咋的,早产一个多月这孩子生下来不得带点病啊,他也太着急了点”

    这时,向家院里突然跑出来一个男子火急火燎的奔着村外跑去,有人高声问道:“向老实你干啥去啊?”

    “我媳妇坚持不住了,我去镇里找个大夫过来,实在不行就剖腹吧,把孩子整出来再说,这么下去都得把人给折磨死”

    向缺是难产出生的,据说他出生时足足折腾他妈五个多小时,汗不知道流了多少,把床和褥子都给弄湿了,疼的是死去活来的,后来他爸跑到二十多里地外的镇子上请了个医生过来剖腹产才把他给生出来。

    不光他出来的时候闹腾,当天晚上向家屯里的牲口同样很闹腾。【愛↑去△小↓說△網w  qu 】

    村子里六七条狗叫个没完,一刻都不停,叫的人心都发慌,一直差不多叫到快天亮了才停,而且村里好几只公鸡都从鸡笼子里飞了出来,满村子乱跑,到最后据说还有两只没找回来不知道跑哪去了。

    向缺生下来就缺斤少两的,干巴巴的瘦,就剩皮包着骨头了,当时家里人都直犯愁觉得这孩子生下来也难养活,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安稳活下去的样。

    但养不活也得养,幸好他妈奶水还够用,喂他不成问题,一天三五遍的喂就是想让他快点胖起来。

    向缺是活下来了,但是他活下来后向家却不太平了。

    他出生后满月的那天向家本来是打算办酒席的,这是东北农村的习俗,孩子出生满月后要在家里请客办酒席,乡里乡亲的都要过来吃喜。

    但那天的喜没吃成,因为向老实早上的时候想要杀一头猪,可刚把猪从猪圈里拉出来正想宰的时候那头猪突然跟发狂了似的一下子就挣扎开了,正好顶在向老实身上把他给顶了个跟头。

    当时是冬天还没有开化,他这脚一滑,跟头摔的可巧了,人直挺挺的飞了起来然后正巧落在了院里的一个石墩子上,把腿给摔断了。

    向老实断了腿自然就没法办喜酒了,本来是喜事没想到却闹出这么个麻烦来。

    可这还没算完,向缺出生第二个月的时候,他大姐二姐出去玩,向家村后不远处有个池塘,当时寒冬腊月的池塘早就冻冰了,农村的孩子没啥玩的就喜欢在池塘上溜冰,可谁知道怎么回事,大姐二姐一个人拉着爬犁一个人坐在上面正溜的时候两人脚下面的一块冰突然就裂开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两个姑娘都掉进了冰窟窿里,扑腾着抓住旁边的冰块不让自己沉下去,然后喊着救命,幸好当时在一起玩的孩子非常多,见这姐俩出事后,就有小孩连忙往外跑去招呼大人,村里的人闻讯而来用绳子把两个小姑娘从冰窟窿里给拽了出来,好在池塘的谁不深也就一米左右,如果在深点她们两沉下去那就彻底没救了。

    这件事情过后的又一个月,那时候已经开春了,四月份的时候沈阳已经不那么冷了,向缺正好三个月,村里有户人家盖房子,他爷爷去给人帮工,老向头是瓦匠,就爬到房顶去给那户人家砌房顶。

    可没想到的是,老头刚爬上房顶不知道怎么脚下一软人就从房上掉了下来,摔断了三根肋骨。

    老爷子这一出事,村里的人都不咋淡定了,因为从向缺出生到现在,三个月来向家出了三回事。

    向老实被猪拱的摔折了一条腿,两个孩子滑冰掉进了冰窟窿里,老向头爬房子掉了下来,本来事都不大也没出人命,但关键的是这三回事出的有点邪性。

    因为当时杀猪的时候那头猪被五六个人按着,按理来讲猪咋的都挣脱不开,而挣开后谁都没撞偏偏就把向老实给拱了。

    那个池塘天天有孩子去玩,冰冻的也有半米多厚,这么多年了还没听说谁掉进去过呢,可寒冬腊月的冰就裂了这对东北人来说绝对是有点扯淡的,因为冰上跑车都是常有的事,没听说一个爬犁两个姑娘能给压塌了的。

    而向缺他爷爷那时年岁并不大,才五十来岁,手脚还没到不好使的时候呢,他这一年当瓦工得爬个十几二十栋房子,几十年都没出过事,却赶上了向家的第三次横灾。

    村里有风言,说早产的向缺折腾完他娘后,又折腾家里其他的人,命不好,祸害人,在这么下去早晚会让向家出乱子的。

    \f永‘久+l免@费3看$+小x说m

    村里有人建议向老实,赶紧找神婆或者大仙给向缺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说道,应该给他冲一冲。

    向老实怒了,一项本分的他顿时急眼了,谁敢跟他说他儿子命不好他就要跟谁干一仗。

    从那以后村里就没人敢在跟向老实提这事了,而向缺出生后的第四个,第五个月向家也太平了,没人在出过什么乱子,向家也以为之前那三次都是巧合呢,就都放心了,可谁想到三个月后,就是向缺出生恰好半年的那天,向家又有麻烦了。

    那是夏季天还没全黑的时候,向缺的父母去田地里干活,家里就剩下两个姐姐陪着向缺玩,当时三个小孩玩的都挺好,可是那天地里活多大人回来的晚,天都黑了也没到家,两个小姑娘早就饿了,向缺也哇哇直哭特别的闹。

    于是两个女孩就自己到厨房里想要找点吃的,把弟弟放在了院子里的一块草甸子上让他自己玩,两个孩子也没多想,毕竟向缺才六个月大只能爬来爬去的,连路都不会走在院子里也没啥事。

    没想到的是,他大姐二姐找到吃的后来到院子里却发现向缺没影了,顿时她俩全慌了,找遍整个院子和屋子都没找到,两个小孩哭着就朝自家田地里跑去,见到父母后告诉他们弟弟丢了。

    向缺父母有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年月东北还没有偷孩子的事发生,而向缺那么小连走都不会咋能丢呢?

    向缺他妈气的打大姐二姐一顿揍,他爸没工夫在这耽搁,赶紧回家房前屋后的找孩子,找了一圈后还没有人影,顿时整个向家都麻爪了。

    向家屯都沾亲带故的彼此之间都认识,向缺他爸于是发动全村的人去找,可翻遍了整个村子还是没有影。

    这回,所有人都蒙了,向家村虽然不大,但对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来说肯定是大的没边了,你说就这么会功夫他就是自己爬出来能爬到哪去?

    “是不是山上有黄皮子下来,把孩子给叼了?”有村民嘀咕道。

    向家村四处环山,山不高但都是老林子,大的动物虽然没有,但黄皮子,野袍子,山跳也不少,这两年还好点,前几天的时候倒是真有黄皮子偷偷下山到农户家里偷鸡,偷鸭什么的。

    这人的话把向缺他爸吓的一哆嗦,二话不说就求着乡亲们赶紧进山找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