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井观传奇 > 第四十章离家(稍后还有一更)

第四十章离家(稍后还有一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这以后向家恢复了平静,在老道,和尚离开的头几天,向老实夫妇还有点担心自家再出什么乱子,等过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一切恢复如常了,他们才算是彻底放心。

        为此,向老实还特意跑到城里买了两条大黑狗栓在院子内压阵,而自从狗买回来后就基本没怎么叫过,向家二小姐也没再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向家的人至此不在担心老三儿身上的事再次上演。

        隔年,老道还有和尚如期而至,在向缺的右脚心刻画第二幅十殿阎罗图,第三年也是如此,然后一直持续到第五年,向缺已经能够从满炕打滚转移到在院子里满地打滚的时候,这一次老道刻完十殿阎罗图后就没有离开,而是在向家短住了一个月。

        老道掏出一本残破的羊皮纸制成的书卷,上面一共只有十页,每一页上都画着一幅图,前五幅图正好和向缺身上纹刺的五幅十殿阎罗图一模一样。

        在向家住的这一个月里,老道除了吃睡以外就手把手的教向缺按照羊皮纸上的图谱打坐。【愛↑去△小↓說△網w    qu  】

        “兔崽子,天大的好处送到你面前你都不珍惜,你说你是不是傻?”老道拽过在院子里跟黑狗摔跤的向缺,然后按在自己身前说道:“悬空寺里的那些秃驴把这几张破纸当成宝似的放在藏经阁里供着,信誓旦旦的还说这乃是镇寺之宝,是曾经被地藏王菩萨亲手拓印出来的法相,我呸他们一脸,当我不知道这是当年明净大师从那烂陀寺求回来的十殿阎罗镇狱经么,你乖乖的把这些打坐的图像给我练好,在配上你身上的那十幅图,以后你行走江湖将如虎添翼,神挡杀神,佛挡······算了,总之这几幅图你给我牢牢的记在脑子里就是了”

        向缺跟鸭子听雷似的极其懵懂的抬着小脸望着老道,说道:“老杂毛你放开我,不然我让二黑掏你”

        “哎呀我去,你才屁大点就敢有欺师灭祖的心思?”老道抻着脖子吼了一声,然后觉得自己犯不上跟一小孩在这扯皮,就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甩手扔了出去,符纸被扔到半空中后突然就着成了一团火。

        “杂毛,你跟村子里过年来耍猴那帮人是啥关系?”

        “那是耍猴,老子这是道法”

        =s看正版g章…6节上^4

        “原来那帮耍猴耍把戏的也会道法啊”

        “我再说一遍,这是道法,那是耍把戏的,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啊?”

        “这是道法,道法懂么?”

        “不懂,这不是跟耍猴的差不多么,人家更厉害一张嘴就能吐出火来”

        “好吧,你赢了”老道彻底没脾气了,笑眯眯的说道:“我跟你换个思路唠唠,你想不想学把戏?”

        “想”

        “那妥了,来,来,来,按照这十幅图上面的图案,你给我照着练,练完了你就能学会那些把戏了”

        “杂毛,你跟我扯犊子呢?”向缺一撇嘴,擦这大鼻涕十分不爽的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二黑,给我掏了他”

        “汪汪汪······汪汪汪”

        五年之后,向缺满十岁的那天向家一家人齐聚,本来挺高兴个事但全家没一个笑脸,除了没心没肺的向家老三儿在那满嘴流油的吃着蛋糕,他父母,两个姐姐和爷爷奶奶一脸的愁云惨淡。

        “老道说,十年后小三儿生日的那天就要把这孩子带上山了”向老实看着埋头吃个不停的向缺说道:“这一走就是十几年,而且回来后也就是在家看两眼然后还得离家,今算是这孩子在家吃的最后一顿饭了”

        向缺他妈呆愣愣的坐在那抹着眼泪,向缺爷爷抽着旱烟袋一声不吭,他两个姐姐到是有点明白事了,知道弟弟马上就要离家好久不会回来,都耷拉着小脑袋哄着弟弟吃饭。

        向老实唉声叹气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么,就当是他给人做上门女婿了,以后一年能回来看几眼也行,至少人不是还在么?行了吃饭吧,别苦着脸了”

        向缺一抹嘴巴子,说道:“爸爸,以前来咱们家的那个老杂毛老说要带我走,他要带我去哪啊?”

        “他要带你去学本事”

        “我不是学过了么?为啥还要带我走啊”向缺这十年被老道硬逼着把十殿阎罗镇狱经上的十幅图给全都练了一遍。

        “你学的还只是皮毛,没个十年八年的你能学出个屁啊”老道推门而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起碗筷就开吃:“赶紧吃饭,吃完就走,还一堆事等着我呢”

        向缺翻着白眼说道:“杂毛,二黑是不是没给你掏服气了?你总来我家白吃白喝的不说,还要把我给带走,你咋这么赛脸呢”

        老道没搭理他,转而对向缺父母说道:“他留在家里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害了他,他离那些老坟越近那里面的东西就越躁动,我又不能常年呆在向家屯,所以得带他上山才行等他学完道法下山,他的后半辈子你们就不用担心,他自有解决的方法”

        “您说这个我知道,可让孩子一下离我们这么长时间,谁不惦记啊”向老实皱眉说道:“要不您留个电话,想他的时候我们就跟他通个话,看不见人听听声也行”

        老道摇头说道:“他在山上这十几年,得彻底跟家里断了才行,除了人不能见以外,其他的联系一样也不行”

        向缺父母更愁了,他们还以为至少一年能跟他通个信呢,得,老道一句话把他们所有的念想都给断了,孩子在外面是死是活不说,过的好不好也不知道啊。

        老道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向缺的面相不是短命之相,一辈子波折是有一点,也没办法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但总归最后能善始善终的走完一辈子,你们操心是正常的,但关心则乱这个道理我希望你们也能明白,这十几年一晃而过,很快就会过去的”

        当天吃完饭后,老道就带着向缺离开了向家屯,远赴千里之外的终南山古井观,一走十二年向缺未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