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井观传奇 > 第四十二章你咋还没腥风血雨呢

第四十二章你咋还没腥风血雨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自己家里,让老妈整了几个菜又从小店里搬了两箱啤酒回来,两个十来年没见的兄弟真的就开始踩箱喝酒了。

        向缺跟杜金拾对吹了一瓶酒后,打了个酒嗝问道:“混的不错啊车都开上了,眼镜带的还挺销魂呢,咋的?真混上向家屯扛把子了呗?”

        “别几吧埋汰人了,向家屯就是个小水泡子,我在这当扛把子裤裆都得饿瘪了,这地方能铲起来了么?”杜金拾用夹着烟的手指着东面说道:“没看见我那车牌子啊,咱混省城呢”

        向缺看了眼杜金拾,皱着眉头问道:“你这几年都干啥呢?别告诉我你真去混社会了”

        杜金拾的长相还算可以,比普通人稍微那么一表人才了点,个子不小一米八开外,身材挺匀称的,就是肚子有点起来了,还有就是额头有一道从右眼划过的刀疤,尽管现在已经结疤了但也能看的出来当初砍的挺深,要不是运气好点右眼珠子铁定瞎了。

        杜金拾乐了,说道:“哥说话是不靠谱的人么?我当年说要当东北第一个陈浩南,那划出的道来必须得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啊,咱这不正是在奋斗的道路上昂头挺胸的前进呢么”

        “前进就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啥也不顾的使劲往前冲呗”向缺居然也从杜金拾身钱的烟盒里抽出根烟来叼在了嘴上。

        他见到自己儿时唯一的一个朋友后,这心情就有点小沉重,向缺从不主动给人看相,就算有人花钱请他卜一卦他可能只会给对方翻个白眼,但杜金拾就算不跟他吭声,他也得给对方算计算计。

        杜金拾的面相大体上算不错不是短命相,但官禄宫纹理错乱眼角瞳孔浮着血丝,这说明过段时间他要有牢狱之灾,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肯定要遭点罪,最关键的是他的印堂处散发着一股凶戾之气,这明显是手里有过人命的征兆。

        杜金拾跟他干了口酒后,又叼起了一根烟,向缺说道:“你小烟抽的挺勤啊,一天得几包啊,也不怕抽死你”

        “一天谁知道得几包啊,我一天反正得两打火机才够用”杜金拾又吹起了牛比,然后把瓶子里的酒一仰而尽,说道:“你说我不混社会干啥去?农村孩子要啥都没有,爹妈都是种地的一年挣的钱也就勉强够吃饭的,我外面停着的那台霸道他俩一辈子都挣不来,我第一次把这车开回来的时候我爹都懵了,那一夜,都快入秋了他愣是在车里睡的,说自己一辈子都没坐过小轿车,现在儿子有车了,得好好享受一下······缺啊,你说有意思没有?”

        “农村家孩子就非得混社会?你学点手艺或者干点啥小买卖不也挺好么”

        “哈哈,你是不在山上呆傻了,还不也挺好?好个屁啊”杜金拾扒拉了下向缺的脑袋说道:“开始吧我也这么想的,十六七岁那时候我寻思念个技校以后出来找个工作就安稳过日子呗,没想到那破学校三年全下来要五万块钱,我就呵呵了,这钱我爹妈攒十年都攒不出来我咋念?”

        向缺默然了,这货说的挺悲惨但绝对是大多数农村家庭的现实写照,五万块钱全靠种地来攒,那真得好几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杜金拾又接着说道:“你还得接着往后唠,二十多岁得结婚吧?咱远的不说,就说村里东边小时候一脸鼻涕泡那个王老丫头,她去年结的婚,婆家除了买东西的不算,还额外给了八万八的彩礼钱,据她爸说那小子家因为结这一回婚直接穷的都尿血了,操特么的这是人过的日子么?那小老娘们七八岁时长的这叫一个埋汰,她天天穿着开裆裤我都不愿意低头瞅她,你说就这样的姑娘结婚还得十来万这不扯淡呢么,所以啊,我学上不了就去沈阳打工了寻思快点挣钱啊”

        正版t首p发k

        向缺愕然问道:“这就开始了你腥风血雨的闯荡社会之路了呗?”

        “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我还是个懵懂少年对生活可有憧憬了,在一个酒吧里当服务生一月挣两千多,那也不少了呗?”杜金拾吐出一口烟,相当深沉的说道:“奈何这社会太残酷不让老实巴交的人生活啊,有次我把一杯酒洒在个客人身上,对方顿时就急眼了,咔咔给我两嘴巴不说,还一酒瓶子敲我脑袋上了,我当时就憋了股气咽不下去,从厨房切水果那拿了把刀回来后就给他捅大腿上了,这几刀下去我气顿时就顺了,跟你老实说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还热血沸腾呢,觉得浩南哥附身给予了我一身的劲,那时候谁要是敢拦着我,我手里的水果刀都能给他舞出花来”

        “然后你的江湖路就走起了呗?”

        杜金拾又摇头说道:“没有,那几刀下去我也没跑,关键是不知道往哪跑,而那个客人可能是怕了,事后也没找我,我又继续在酒吧干活呢”

        这下轮到向缺要急眼了:“拾哥,你快跟我说你啥时候开始腥风血雨的啊?”

        “那是我进城后的第一个冬天”杜金拾眯眯着眼说道:“那天酒吧有个包房去了伙客人,正好是我负责的包房,经理告诉我好好伺候着,对方要啥都给啥得当成大爷来伺候,必须拿出无限的热情来迎接他们,他们进去之后一直没啥事,后来要结束的时候从走廊里过来两人,带着帽子拎着包,这打扮挺奇怪的当时我就留意了下,因为我就没见过谁去酒吧是背书包去的,没想到这两人居然直接奔着那个包房去了,然后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杜金拾指着额头上的刀疤说道:“这就是那天晚上留下的,眼珠子差点给干废了,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我那腥风血雨的江湖路才走起来”

        杜金拾的脑袋很灵光,人也聪明,他抓住了也不知道是该让自己后悔,还是一直向往的一个机会,因为他看见那两人进去后没多久,自己居然也鬼使神差的跟了进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