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井观传奇 > 第四十五章因出(解封加更章节)

第四十五章因出(解封加更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丰田霸道里,向缺实在没法忍受杜金拾那无时无刻不吹牛比的状态,索性干脆闭上眼睛睡觉,直到半个多小时后霸道进入皇姑屯东街别墅区一带,停在一栋三层别墅前他才被杜金拾给叫起来。

        进了别墅后,大厅里稀稀拉拉的坐着六七个人,看见两人进来就跟杜金拾打了声招呼,他指了指楼上问道:“明哥在上面呢?”

        “嗯呢,你上去吧等你呢”

        “好叻,走了,跟我上去带你见见东三省传说中能让我杜浩南心甘情愿低头的大哥,小明哥”

        “这货的牛比又有点刹不住车了,明哥肯定得脑袋疼,妥妥的”大厅里几个人看着上楼的杜金拾习惯性的夹紧了裤裆。

        上了三楼,走廊里站着两个人正闲聊,见杜金拾带着向缺上来后点头跟他打了个招呼,杜浩南拉着向缺跟两人说道:“我发小,从农村出来的没地方睡觉了,我带他溜达一圈,这不正好听见明哥的呼唤了么,我寻思让他见见世面就给领来了,瞻仰下社会另一面的风采”

        “别比比了,快进去吧明哥等你半天了”

        敲了两下门,杜金拾和向缺进了屋,里面坐着四个男人正围在茶桌上喝着茶,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见杜金拾和向缺进来后,淡淡的指着身边说道:“搬两把凳子坐过来”

        杜金拾搬着凳子坐下来后,十分麻溜的拿起桌上的茶壶洗茶,泡茶,那手法整的还挺地道,给桌子上几个人一人倒上了杯茶然后跟个小媳妇似的坐在那,四个人开始的时候也没搭理他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这一桌人向缺都不认识,但也没感觉有啥不自在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放了下去,这茶跟陈三金拿出的大红袍肯定是比不了,但勉强还能喝几口,只不过对于养叼了的向缺来讲,也就能润润嗓子。

        “小兄弟,这茶不行啊?”明哥看出向缺喝茶时有点皱眉,就笑着说道:“北方人里会喝茶的不多,就比如说我们吧,也就是凑个热闹附庸风雅,你真要是让我说这茶有多好,那我肯定讲不出来,但你要让我说不好,我他么的还觉得它挺贵”

        “这喝茶呢就是讲究个情调和意境,品味其中的精髓,来陶冶自己的情操”杜金拾在旁边十分矜持的说道:“明哥,谈钱就俗气了,这是高雅,不能涉及到铜臭”

        “草了,一听你说话我就感觉有牛在天上飞,你赶紧闭了,我跟你唠唠正事”明哥脑袋有点嗡嗡响,他抬手指着桌上另外三人说道:“你王哥他们平时没少打交道,赶紧以茶代酒敬人一杯,以后少不了还得给他们添麻烦呢”

        杜金拾相当礼貌的端起茶杯起身恭敬的给三人弯了个腰说道:“王哥,李哥,赵哥,小杜呢你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这么久走下来,你们是不是都品出小杜挺会来事的?”

        叫王哥鼻孔里嗯了一声,然后淡定的笑道:“小杜这孩子不错,明啊你得着重培养,很有发展,是一块料子,好好雕琢的话这沈阳城里的人必定会说你有识人之明啊”

        杜金拾又矜持的说道:“那得靠三位老哥哥捧着才行,不然我得一步一个跟头,磕的满脸都是大包”

        “你看看,这孩子小嘴忒甜了,这要是生在女人身上不得把人哄的骨头都酥了啊”三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子相当默契的暧昧一笑。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愛↑去△小↓說△網w    qu  】

        明哥摇头笑道:“得调教,得调教,玉不雕不成器么,老王啊这次的事你还得帮着小杜琢磨琢磨了”

        “嗯,有点难度,关键是你们前期没做好工作,但大体上来讲问题不大”王哥沉吟着,说道:“那几个钉子户死霸占着窝不动,光用怀柔的手段不行,你们得下点猛药,这年月普通老百姓都指着自家房子出钱呢,一听到拆迁两字眼睛都绿了,那不得胃口有多大就撑多大啊”

        t,a…s

        叫赵哥的接着说道:“别说是那帮小老百姓了,就是换我住那,没扣出够全家三代吃喝的钱来我都不动,所以啊他们胃口很大,明啊你光用钱喂肯定是喂不饱的,你喂多少他们就能吃多少,你得让他们觉得这胃不能再撑下去了,不然撑破了咋办,是不?”

        明哥淡淡的笑道:“和xie社会么,我们提倡以和为贵不能给政府添堵啊”

        “哈哈,你看还是明识大体,懂进退”王哥摸着下巴说道:“你放心,政府是看不见不和xie那一面的”

        明哥转头望着小杜说道:“听见了么?有赵哥他们在一旁给你压阵,接下来你就放手去做吧”

        杜金拾抬起茶杯一饮而尽,抹着嘴巴子说道:“妥妥的”

        向缺眯缝着眼睛看着桌上五个人,就在他们双方刚刚谈妥的一刹那,他发现杜金拾官禄宫上的阴暗气又变得浓烈了几分,而那个叫明哥的则是财帛宫泛出了灰黑色,这是明摆着要破财的征兆。

        向缺明白了,杜金拾这场牢狱之灾就是从今天晚上这场谈话中引起的。

        他最开始以为,杜金拾是干埋汰事的,专门替上面的大哥干黑活啥的,毕竟这货身上带着人命呢,但现在看来还真不是,这个明哥似乎对他不错。

        明哥‘奸门’无痣,并不是小人相,相反他的额头宽阔印堂明亮,这是心胸开拓有容人之量的面相,不会做出背地里捅刀子的破事,所以原因应该都是出在刚刚谈的那什么拆迁上。

        明哥忽然看着向缺笑道:“小兄弟,你老看着我干嘛?”

        “这小子经常跟我说,他认识了个能让他拜上将军的大哥,我就寻思谁眼光这么特立独行呢,就想瞻仰瞻仰”

        明哥乐了,说道:“你听他说话啊?那你得跑铁西那边听去”

        杜金拾相当羞涩的说道:“低调,低调”

        “哥,那我出去办事了?过两天你就听信呗”杜金拾拉着向缺起来,跟桌子上四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出去。

        坐到丰田霸道里,向缺回头望了眼楼上的方向,说道:“以后离那三个人远一点”

        “啊?为啥啊?”

        “他们没几天蹦跶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