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井观传奇 > 第四十八章一地鸡毛

第四十八章一地鸡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乱坟岗多出现在战乱时代或者大饥荒那些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十一年战乱期间死人无数,死的都是无家可归的,冻死饿死,死于疾病,战场的,那人死的成千上万了。

        这么多死人都无人去管,但又不能暴尸荒野,所以基本上就把那些死人都归拢在一块然后找个地方给埋了,甚至连坟头都有可能没有,一个坑里说不定埋少人呢,几十个都没准。

        大饥荒那三年,人也死了不少,那时候家家都很穷,活人连饭都吃不饱,死人也就买不起棺材板,所以那时候死的人就拿草席或者干脆啥都没有直接就给埋了,这样的最多就是有个坟头而已。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有个词叫尸变,指的是两种情况下产生的。

        一是多发生在古时特别是清朝时下葬的尸体,常人所见到的僵尸多数都是那时候产生的,因为在那时风水阴阳师颇多,术法颇多,人死后处理方式有很多种,可以让尸体不腐,没腐烂的尸体就会吸收阴气,所以古时出现僵尸的几率就非常多。

        还有一种就是发生在乱坟岗里,当时死的人很多,也有可能没死彻底还剩一口气的,但已经没有治愈希望的就全都混在一起给埋了。

        而埋的时候没死彻底的人剩口气憋着再死就会有几率出现尸变,加上旁边死尸众多也会吸收阴气和尸气,这么一来尸变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向缺估计,这几户人家的下面以前是乱坟岗,下面埋的尸体有的出现了尸变,在地下埋了多年后最近拆迁时给挖了出来,然后出来的时候用尸气侵蚀了那几个不愿意搬走的钉子户,这才导致他们神智全尸只知道咬人,而没有任何行为能力。

        老实讲,这事有点棘手,比对付厉鬼什么的难多了,况且对付产生了尸变的僵尸并不是古井观的看家本领,在这方面向缺基本可以说是没啥经验。

        没经验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他不能看着我们浩南哥被难在这件事上,所以必须抓紧时间给处理了。

        虽说对付尸变的僵尸经验不多,但向缺也知道啥手段管用,白天的时候他就让杜金拾带着他买了一堆的东西,糯米,黑驴蹄子还有七枚枣核和一块八卦镜。

        看着车后一堆的东西,杜金拾直接突突了:“缺啊,你跟浩南哥讲,你买这些东西就是没事闲着玩的,不是要真用吧?”

        “我咋那么有闲心呢,买这东西玩”向缺笑道:“听这意思你还有点明白啊,知道我买的东西是干啥用的啊?”

        “网络小说里有都是讲这个的,对付僵尸黑驴蹄子,糯米和枣核最管用了,再说了我没看过多少书,电影也看过不少啊,小时候在村里林正英正是最火的时候,他的电影我都看过,你说你买的这些东西我一看能不知道干啥的么”

        “知道就好,晚上你跟我一起去,给我打个下手”

        杜金拾着急了,问道:“大哥,你真确定那几个钉子户那有僵尸啥的啊?这他么的太玄乎了,这朗朗乾坤的新社会,怎么可能会有那东西呢,你这么讲是会被批斗的”

        “我是干啥的你不知道啊,我说的话能没准么”

        “你又不是龙虎山,茅山的道士,你装什么高深莫测啊,大哥你快点告诉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向缺一本正经的说道:“不管你去不去,晚上我肯定是要去的······你不说你义薄云天么,你要好意思,就在家给我眯着,浩南哥”

        “我就无语了,真是遇人不淑啊,我咋摊上你这么个货了呢”杜金拾仰天长叹:“我可是将军的料,不是马前卒啊”

        ······晚上九点多,丰田霸道停在了这片棚户区街外的路上,向缺带着胆战心惊的杜金拾下了车后绕过废墟进入了那几家拆迁户的后面。

        夜晚来到此处他顿时就发觉这地方阴气森森的较之白天要明显能感觉出一丝不同来。

        甚至没看到那些住户,他都觉察到有尸气弥漫在了这一带。

        “哪户人家人最少,你给我查出来没有?”

        “西面第二户,就一对老两口,儿女都在外地,两人七老八十了岁数也不小”杜金拾哦了一声说道:“你是想挑软柿子捏呗?”

        “走,就去他们家”向缺领着杜金拾来到西边第二户人家,这户人家仍然紧闭门窗,没有一丝的光亮,房子里就跟没人似的。

        向缺让杜金拾在房后的窗户上撬开了一道缝隙,然后打开窗户翻身就跳了进去:“你在外面守着吧,不用跟进来了”

        杜金拾看着身后漆黑一片的废墟,腿肚子都打转了,他也翻进了屋子,觉得自己还是跟着向缺身后比较安全。

        …

        进了屋子后那尸气更重了,闻着让人作呕,杜金拾干呕着差点把晚上吃的饭都给吐出来。

        这栋房子并不大,只有三间屋子,两人进来的地方是厨房,再往里走则是两间卧室。

        这时卧室里传出了‘嘎嘣嘎嘣’的动静,期间还伴随着阵阵的吸允声。

        杜金拾迷茫的问道:“这个点吃的是晚饭还是夜宵啊?”

        “嘘,你给我轻点”向缺拉着他轻轻的推开了前面的一道门,从门缝里两人看见卧室的地上蹲着两个黑影背对着他们,屋子很黑,只有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勉强能看见屋内的情景,那两道蹲在地上的黑影似乎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正在往嘴里塞,闻起来有着淡淡的血腥味。

        杜金拾咕嘟的咽了下唾沫,拽了下向缺的袖子指了指地面。

        地上,散落着一堆杂色的鸡毛,那些鸡毛血淋淋的上面还带着肉,好像鸡没死的时候硬从身上拔下来的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了后面有人来,蹲在地上的两个人同时回过了头。

        深凹进去的眼眶里,眼珠子上的血丝仍旧很浓,两个老人嘴上沾着一大片的血迹,一人手里抓着一只被啃得面目全非的鸡。

        其中一只鸡的脖子已经断了,鸡血滴答滴答的正从脖子上低下来,那老头边看着他们边把断了脖子的鸡凑到嘴边,旁若无人的开始吸着鸡脖子上的血。

        那个老太太则是扯着一只鸡大腿往嘴里送,然后嘎嘣嘎嘣的咀嚼着,她吃的很慢很费力,甚至能看见她吃的时候嘴边不断掉落的鸡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