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等我拯救世界后再来睡了你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等我拯救世界后再来睡了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桶汽油全都倒进井里后,顿时火光冲天的烧了起来。【愛↑去△小↓說△網w  qu 】

    火势凶猛,两人全都后退了几米远,在火光的映衬下隐约间见到一股浓浓的黑烟掺杂在了里面,并且伴随着刺鼻的焦糊味还有着阵阵丝丝拉拉的噼啪声,就跟炒豆子似的。

    “就是这个味啊”杜金拾张着大嘴吃惊道:“年前我去给家里老人奔丧,送葬到火葬场,等火炼的时候那里全是这股味,跟现在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这井里当年被塞了多少尸体进去,估计绝大部分都腐烂的只剩骨头了,就剩下那一个憋了口尸气的尸变了,幸好咱们发现的快,不然再过几年尸变的家伙要是还没被清理掉,那这一片的人就该倒霉了”

    “哥啊,赶紧走吧,闻这股味我他么两天不用吃饭了,这几天折腾的,以后把鸡也得给戒了”杜金拾愤愤的说完,就要拽着他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别······别,站那别动”向缺顿时蒙了,在火光的映衬下他忽然发现杜金拾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穿着破烂的衣服,衣不蔽体,一头过肩的长发乱蓬蓬的批在肩头,双手的十个指甲泛着阴森森的绿光垂在两侧,嘴上还露出了两颗獠牙。

    最重要是,离的这么近向缺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那道黑影身上的人气,反而散发着浓浓的尸气。

    尸气直冲云天,和空中的月光相交融着。

    尸变之后的僵尸都喜阴,他们惧怕阳光和一切强光,但惟独却喜欢月亮散发出的光芒,并且年月已久的僵尸还能吸收日月精华淬炼己身增加道行。

    “操,糟了,没烧对地方”向缺蒙了,一桶汽油倒进井里全废了,尸变的家伙压根就没在井里面。

    }~永s久免_费y(看小说,t

    杜金拾咽了口唾沫,向缺这幅德性把他给吓麻爪了,虽然不知道咋回事,但他明显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凉气冒了出来。

    “缺,黑灯瞎火的你可不能给我整鬼故事啊”杜金拾说话的强调都赖了。

    ······

    距离铁西相隔不远的一栋高层住宅楼里,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正端着杯红酒,把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女子给顶在了阳台上。【愛↑去△小↓說△網w  qu 】

    端酒的青年把杯子递到女子的嘴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让咱们借着月光共饮这杯酒,然后一起踏上云端感受下人性中最癫狂的快乐”

    “咯咯,咯咯”女子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相当妩媚的笑道:“你就直接说想睡我就是了,还谈什么人性啊”

    “第一次见面,本来就不太熟悉,为了弥补下道德上的缺陷,就得把人性给扯出来,不然睡的不踏实”

    女子搂着他的脖子吐气如兰的说道:“刚才在酒吧里把我带回来的时候你咋没想想道不道德呢?一夜情还让你给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你还谈什么道德啊······来,抱我去床上”

    青年弯腰把女子横抱在怀里刚要转身往卧室走,就看见阳台外月光下,一束浓烈的黑气竟然缓缓升起,迎着月光上升到了半空中。

    “我草,好浓的尸气,这他么是哪个千年老妖出师了啊?”青年的手忽然松开了,他怀里的女子‘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青年随手从墙壁上摘下个旅行包就背在肩膀上夺门而出。

    “王八蛋,你摔死老娘了,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替天行道了,等我除魔卫道拯救世界之后再回来睡你,你赶紧把自己洗干净的等我回来”青年叹了口气,说道:“拯救世界和花前月下谈人性,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趿拉,趿拉”杜金拾后面传来一阵磨鞋底的动静,这货顿时一股冷汗冒了出来,瞬间就把后背给湿透了。

    “趴下”向缺嚎了一嗓子,右手就伸进了包内连看都来不及看抓起一把符纸就甩了过去。

    杜金拾身子猛的向前一扑,趴在地上后,向缺扔出的符纸就从他身体上空朝那道黑影甩去,这些符纸杂乱无章啥都有,定身符,护身符,天雷符有好几张,他这个时候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甩出去砸中哪张算哪张。

    几张符纸砸到僵尸的身上后,那尸变的家伙竟然一缓立着不动了,趴在地上的杜金拾连滚带爬的就跑到了一边去。

    向缺双手结印,右手食指与中指伸直,无名指和尾指弯曲至掌心,道家剑诀掐成后在他身前突兀的冒出一截剑尖,然后直冲僵尸刺去。

    “噗”剑气击中僵尸发出一声闷响,“蹬,蹬,瞪”的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向缺掏出黑驴蹄子连忙跟了上来,对着僵尸的嘴就塞了进去。

    “吼!”僵尸发出一声痛吼仰面跌倒,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抽搐着,向缺没等他起来,反应极快的再次结印,这回剑气则是奔着对方的面门而去。

    “噗嗤”无形的剑气直中僵尸面门,脑壳上明显一凹出现了个圆形的空口,但却没有任何血迹流出来只有一个洞口。

    向缺心里一突,糟了,这玩意命门没在脑袋上。

    被连续重击之后,僵尸似乎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仍旧躺在地上身体抽搐着,黑驴蹄子还插在他的嘴里正滋滋的冒着黑气。

    这一连串的出手后向缺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连续两次不间断的掐印让他体内的气息有点紊乱,他需要平复一下。

    “死了?”趴在地上躲在不远处的杜金拾钻了出来。

    “回去,他应该没这么容易挂了”向缺感觉不咋好,虽然僵尸已经躺在地上看似要挂了,但他可不认为尸气这么重的家伙会撑不了几下就死了,而且他发觉天上的月光洒在僵尸身上的时候仿佛是被吸收了进去。

    “吼······吼······”果然,躺在地上的僵尸突然怒吼一声,嘴里的黑驴子被喷了出来后,居然直挺挺的就立了起来,然后张开双臂直奔着向缺的脖子上掐了过来。

    “哎呀,跟他么电视里演的一样,一点都不差”杜金拾惊诧的叫道。

    向缺慌忙后退,“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后,脚下竟忽然绊在一块石头上“噗通”一声朝后面载了过去。

    跌在地上的向缺没等反应过来呢,僵尸已经扑上来了,十指泛着森森绿光就朝着他脖子上掐来,他连忙伸出双腿架在了僵尸的身上,硬顶着不让对方靠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