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阴阳两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道和师叔先是愕然,然后惊诧,最后看着那一抹淡白色的透明火焰对视一眼后,抱剑男子皱眉说道:“他太鲁莽了,这个地方并不是他现在所能过去的”

    老道则是摇头说道:“也不见得,碰上了谁能定论是好是坏?福祸相依罢了”

    抱剑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他体内的那个东西去那里并不合适,危机重重”

    “但是你别忘了,他的身上还有十殿阎罗图”老道说完然后也是苦笑着说道:“这个小王八蛋,真是让人操心啊”

    抱剑男子起身,看着老道说道:“你来,还是我来?”

    老道哼了一声,扭头说道:“你都站起来了,还问我?你太护犊子了,应该给他点磨难才是”

    抱剑男子淡淡的说道:“磨难,也得是能保住性命的前提下才能磨的,他要是一去回不来还磨个屁?”

    抱剑男子说完,带着那把上了锈的铁剑脚不沾地的就飘到了道观庭院内,在庭院当中的那颗老槐树下,他忽然凭空挥起半截铁剑,老槐树枝叶一阵抖动,随即树前的半空中就出现了一道漆黑的缝隙,一股透着阴寒的气息瞬间涌了出来,而抱剑男子带着那把铁剑迈步而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此时,三清大殿内那盏代表着他的命魂灯则先是忽然熄灭然后又突兀的重新燃烧起来,火苗也由青色变成了和向缺那盏一样的淡白色透明火焰。

    老道懒洋洋的说道:“你去了那,比我面子大”

    ······

    向缺和曹清道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两人的周边。

    在他们的四周是一片海,海很静,波澜不惊,没有一丝波浪荡起,水面死沉沉的仿佛海内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

    两人就悬空在身后的漩涡处,被拖着没有掉进海里,这海一望无际,看不到头也看不到边,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死气,天空也是灰沉沉的,云压的很低,好像海天相接一样。

    “哥,这场景看着好像有点眼熟,我觉得好像在哪听过一样呢?”曹清道懵逼了,他们两个被地下车库里那道旋转的漩涡突兀的吸进来之后,就到了这里。

    “你这么快就把你们茅山的秘典给忘了?”向缺也是极其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不觉得这里就是你刚刚提到的那个苦海么?草,我也蒙了,咋跑这来了呢?”

    两人所在之处,乃是阴间苦海上方,他们有点麻爪了,往旁边看全都是一望无际的苦海,两人被一股阴气给托着飘在上面,脚不沾地哪也动不了。

    曹清道从身上掏出个打火机,随手就扔到了海里,打火机掉进海里后一点浪花都没溅起来,直接就沉底没影了。

    两人一阵突突,这他么的要是人掉下去了,连个泡都冒不出来啊?

    这就是浪里小白龙来了也没辙啊!

    过了半个多小时,曹清道无奈的说道:“唯一能让人安心的是,我们好像掉不下去”

    “嗯,关键是我们会饿死的”

    “早知道我多带几块骨头好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两人彻底赖了,整片天地间就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似的,孤零零的什么都没有,在这期间他们试图尝试着重新返回漩涡内想要被吸回去返回到地下车库,但他们两个这回又被排斥了,压根就进入不了漩涡内部。

    “我好像有幻觉了,是饿蒙圈了么?”几个小时之后,曹清道眨着迷茫的小眼睛望着远处的海面说道:“你瞅那是不是有条船,好像飘过来了”

    向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张望片刻后突然站起来朝着远处大声呼喊,曹清道说了声草后,摇着双手嗓子都要喊哑了。

    那是一艘漆黑无桅的小船,三四米长一米宽,船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随着无波的海水流飘了过来。

    `正h$版yi首;发

    “上去么?”曹清道茫然的问道:“我觉得还是脚能沾到点啥比较靠谱,在这海上飘着太揪心了”

    向缺和曹清道跳到船上,小船等这两人落上之后居然又无风自动开始飘了出去,两人舒舒服服的躺在船上眯着眼,站了几个小时腿都累的合不拢了。

    也不知道飘了多久,两人忽然从船上猛的坐了起来,在前方不远处似乎看到了一条线,好像是地平线。

    船终于靠岸了,脚踏在土地上总比飘在海上让人安心,虽然陆地上仍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地上只有枯枝和沙石,还有的就是弥漫在周围的阴寒之气。

    “回去回不去的,咱先不想了,我就犯愁要是被饿死咋整?”曹清道唧唧歪歪的说道:“这个死法我比较难以接受,会被茅山祖师一道天雷劈死的”

    向缺咦了一声,说道:“你没感觉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咱俩好像也没感觉到饿么?”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至少也是到中午了,但两人除了两腿发酸外并没有什么不适,要不是弥漫在天地间的阴寒之气,就跟在荒漠上的感觉也差不多。

    两人走走停停,朝着一个方向苦逼的迈着两条发酸的腿,这里好像没有黑夜白昼之分,因为他们走了自己都不知道多久的路后,天上依旧昏沉沉的没有一点的变化。

    时间不知到了何时,向缺忽然又感觉到沉寂了许久的十殿阎罗图又有了反应,阵阵佛音从他的体内渗出。

    曹清道茫然的转着脑袋,四处张望道:“什么动静?你听到没有”

    当然听见了,就是从我身体力发出来的,我能不知道么?

    向缺这时候也不在隐瞒了,摊开双手,宋帝王余,五官王吕显露出来,一抹佛光闪现在他两手之中。

    曹清道被吓了一大跳:“你不是道士么?怎么会纹刺佛门的十殿阎罗?大哥,你是哪边的卧底么?”

    在风水阴阳界,佛门和道门到并不是敌对关系,可两者是不同的信仰,无论是佛门弟子还是道门弟子可以交好,但没见过谁既学道又修佛的,这到不是犯冲,而是理念的问题。

    “这有点小复杂,三两句话跟你也说不清楚,你就别管了”向缺感受着体内的躁动,那忽然透体而出的佛音似乎是在朝着一个方向响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