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五章无后之面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对于国人来讲,出了正月才算是出了这个年,正月之内人心浮动依旧沉浸在年味里,正月之后就该策马扬鞭的忙活起来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杜金拾结婚后的第三天就跟冷若清出外度蜜月去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婚礼极其完美的落幕后,杜金拾在冷家的地位就像是坐上了窜天猴开始直线上升,对于这个姑爷,就像冷饶感慨的那样,真得被供起来了。

    年后平静安稳的度过了几天,向缺身边的人开始各自离去,陈夏进入工作状态四处忙碌,王玄真则是和杨菲儿返回了岭南,王朝天在离去之时曾经跟王忠国商讨,今年王家的大印就要交付到王玄真手里了。

    向缺这个时候一时间就有点形影孤单了,他打算过几天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往南京的路,再有些日子就是曹清道满月了,孩子满月和满周岁对其家人来讲都是挺重视的日子,唐新和发出了请帖要摆满月酒了。

    同时向缺也清楚,这个满月酒对于唐家也许并不一定会平静,孔府的人一定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刚呱呱坠地的娃呢。

    再还没有离开成都之前,林江又找到了向缺并且把他给约了出来,这个时候林江找他肯定不只是单单的喝酒叙旧了,肯定是对方有事相求了。

    向缺被林江那辆宾利给接到了成都郊区,车子一直开到周遭无人之处,只有田地和山林,宾利又开了一段时间之后进入了一条只能容一辆车子通过的小路上,在往前开路两旁都是栅栏,一道铁门拦在了路中间,宾利通过铁门长驱直入。

    进来之后向缺发现被栏杆围起来的这处地方面积似乎不小,一眼望不到头,中间地带是个足球场大小的人工湖四周都是修建平整的草地,在人工湖的那一面是几栋精致的建筑。

    宾利刚停下,从远处的草地上就驰骋过来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林江扬着马鞭穿着一身黑色的骑手服动作也挺标准的。

    来到向缺身前,林江拉了下缰绳把马停稳然后跳了下来:“向先生,会骑马么,要不来两圈?”

    骑马向缺倒是没骑过,但古井村里那头毛驴他却骑过几次,于是就点头说道:“好,骑一会”

    林江的手下牵了一匹白色的马过来把缰绳交给向缺,他抓着缰绳打量着白马点头说道:“这马不错,应该价格不菲吧?”

    林江笑了:“你还真是多才多艺,连马也会相?”

    |-更{p新“最us快●=上

    向缺晃了晃脑袋,相马他肯定不会,但明显这匹马是很有灵性的,远比一般拉车的马要多了一些灵气,都说人是万物之灵所以一般的生物也都会有灵性,灵气越是充足就代表生物的品相就越好。

    林江指着白马说道:“前年我特意让人从英国弄过来的种马,到手价三百多万,一年光是伺候它又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东西比人还能糟蹋钱,也就真只是还不错而已,距离港岛马会里那些顶级的赛马还得差了一个层次呢”

    “有钱人的生活,已经不仅仅是小资了,开始奔着返璞归真使劲了”向缺踩着马镫子翻身上马,轻轻的晃了下马鞍一拉缰绳,白马摇了下脑袋后向前走了两步。

    林江随后跃上到马背上轻轻一磕马镫跟向缺并排走在了一起:“有钱人活的也累啊,烦心事多,没钱的人活着至少就轻松一点,至少不用操心那么多事了”

    向缺转头笑道:“你去找个穷人问问,拿你的身家跟他们对着换,你问一百个穷人那得一百个都愿意”

    林江笑道:“我说话真不矫情,那你去问问一百个有钱人,他们也肯定会个个都喊累啊”

    “再我看来,还是太矫情了”向缺一抖缰绳,然后喊了声驾,白马后蹄子一用力然后就蹿了出去。

    人骑马和开车都是一个感觉,骑在马上和坐在车里的时候都想着把速度给提上来,向缺第一次骑马但身手本来就不错,骑了一会之后基本就已经适应了,然后开始逐渐加速起来,林江跟在他后面策马扬鞭。

    两人绕着人工湖跑了能有两圈后,才放慢速度,向缺挥汗如雨的说道:“骑这东西也挺嗨皮啊”

    “可惜你在成都是来了就走,不然我这马场你倒是可以随便过来,这里比较安静也不对外营业,就是用来招待朋友和客人用的”林江下了马把缰绳交给了手下,然后伸手示意道:“走吧,咱俩去坐一会,吃点东西”

    两人坐着电动车来到对面的建筑里,林江吩咐人上菜,简单的吃了一点之后又泡了壶茶,到了这个时候林江肯定就快要进入正题了。

    一杯茶喝完,两人各自点了一根烟抽上。

    “向先生,这次找你来,是有点事相求啊”林江掐了烟头,侧着身子望着向缺说道:“其实早就想找你来的,但之前有两次给你打电话都没通然后就耽搁了下来,这一回我正要再找你的时候,没想到你已经到了成都,算是让我有点高兴坏了”

    “一般的事,你可能也不会找我,找我肯定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求就不用说了,我能办的也不会推辞的”向缺说道。

    “哎,老弟真是敞亮”林江寻思了下,然后说道:“我今年四十六岁,一直未婚,当初我接手袍哥大佬这个位置的时候,我们袍哥中有个算卦的老先生曾经跟我说,我这辈子面相首先就是子嗣夭折的面相,然后手上沾血太多,犯杀孽,恐怕这辈子都不能有后”

    向缺嗯了一声,林江的面他早就看过了,这人确实是一生无后的面。

    俗话说人中深又长,儿女站满堂,人中一条线,儿女难见面,而林江的人中则是平塌,并且鼻子为孤峰独耸,这是无后的之面,而且他就算生了孩子,恐怕也得被他给克死。

    袍哥的这位大佬可能风光一辈子,但到最后却是无人送终了,人前再是牛逼但老了老了却是孤苦伶仃的,难怪他会觉得自己这辈子会很累呢。

    稍后还有一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