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井观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一章阴婚过户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接亲的队伍折返,刚出小区上路,马路两旁已经等了十几辆黑色的轿车,车头上扎着白花,迎亲的队伍一上路车就动了,沿途碰见路口就拦上。

    迎亲的队伍抬着棺材和花轿行走缓慢,为了不至于队伍被冲散,这些车负责把过往的车辆给拦下来。

    “duang”锣声每隔一段时间就敲一次,媒婆尖着嗓子喊话,这叫惊魂锣防止路上夜间有乱窜的孤魂野鬼闯进来,惊了棺材里的尸体和新娘子,而一路上这个冥婚的接亲队伍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但却被林江的手下全给拦住了。

    晚上十点,双流的大街上,一片诡异而又阴森。

    半个多小时后队伍接近了林江给他侄子准备的新房,挺偏的一处地方,四周没有人家非常荒凉。

    “duang······”锣声一连响了三下,媒婆喊道:“到新房了,新娘子下花轿了”

    媒婆从棺材上拿起牌位拎着公鸡走到花轿旁边,跟走出的张凤珠一起进了新房,那口黑色的棺材也被抬了进来放进了屋子正当中。

    新房,是四处全封闭的屋子,周围全都被用黑布给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一点月光都没有洒进来,只有四个角落点着红通通的蜡烛带来一丝微弱的光亮,屋内正堂方向先挂着一副巨大的照片,林江的侄子林子荣和张凤珠的合影。

    照片上,林子荣的脸色非常惨白没有一丁点的血色闭着眼睛紧闭着嘴巴,双手下垂,他旁边的张凤珠则是脸色红润抿着嘴角,神情稍显紧张,垂下的双手紧握着拳头。

    照片下方左边是一张椅子坐着林江,右面两把椅子上坐着张凤珠的父母,除此以外就是媒婆和向缺还有几个抬棺的壮汉站在一旁了。

    这个时候向缺的角色就该出现了,他相当于司仪的地位统管全场婚礼,也相当于一个阴阳先生,免得在结阴婚的时候出现邪事。

    “起棺”向缺背着手,冲抬棺的几个大汉说道。

    媒婆楞了下,诧异的问道:“这位先生,起棺之前我们得封堵一下孤魂野鬼吧,这里本就偏僻靠近山林,难免有游荡在外的阴魂过来打扰,咱们还是以防万一吧?”

    晚上结冥婚最容易招烂事,甚至还会出现抢婚的情况,有在外的孤魂野鬼察觉此处有冥婚在举行就有可能冲撞过来,甚至强行把新郎给挤出去自己替代上来,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通常情况下阴阳先生在冥婚的仪式正式举行之前,都会操办法事把其他的孤魂野鬼拦在外面。

    向缺摆了摆手,抽出长剑走到门口然后一剑插在地正中间的位置,说道:“有我在,没有哪个阴魂会不开眼的闯过来”

    “嘎吱”棺材被起开,里面冒出一股尸气,顿时就让屋子里的温度直线下降,冷的人直打哆嗦。

    “鸡递给我”向缺伸手从媒婆手里接过公鸡,伸出一根手指划在了鸡脖子上,鸡血喷洒出来后尽数落在了棺材里,向缺甩手把公鸡扔下地上扑楞了两下后就咽气了。

    但此时那口沉重的棺材却似好像让人出现了幻觉一样,晃了两下,里面传出悉悉索索的动静。

    “唰”包括林江在内,屋里的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向缺从桌子上拿起三炷香凑在蜡烛上点燃后高举头顶:“茫茫酆都鬼门开,天地自然,秽炁分散,一缕阴魂还归来······拜四方鬼神,拜阎王土地······”

    看正¤f版1c章q&节/上3|q

    向缺放下三柱长香供在桌子上,拿起上面的招魂铃晃了晃,只见棺材里动静更大了,他拉着长音说道:“起尸了,生人勿近”

    “唰”棺材里,林子荣的尸体忽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由于棺材里一直都放着冰块镇着,起尸的时候林子荣的脸上还挂着白霜五官甚至还结起了雾气。

    “咕嘟”林江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一阵头皮发麻。

    向缺走到棺材前,在林子荣的身前不断的摇着招魂铃,引着他的尸体慢慢的从棺材里起立,然后“唰”的一下从里面蹦了出来,三两下的就蹦在了张凤珠的身旁。

    似乎是感觉自己旁边站了个人,张凤珠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一步,向缺轻声说道:“别怕,我在你后面站着呢,跟他站在一起,很快的一会就完事了”

    张凤珠稍微犹豫了下然后又往那边移了两步,这对新人正中处坐在前面的林江还有张凤珠的父母,接下来就是拜双方高堂的时候了。

    “拜天地了······”向缺晃着招魂铃,林子荣僵硬的两腿突然一弯身子跪在地上,张凤珠随后也跪了下去,两人拜了下天地。

    “二拜高堂·······”向缺拉着长音再次喊道。

    一具尸体和一个活人朝着坐在对面的父母跪拜,这一幕顿时让前面的三个人后脊梁骨都冒起了凉气,就算林江胆子再大这个时候都有点哆嗦了。

    向缺拿出一张符纸,从桌上拿起一只毛笔在上面写完之后放在一碗酒的白碗里,符纸落入碗中顿时燃了起来,瞬间就烧成了一簇纸灰,向缺把碗中的酒分成两份,一碗洒在了林子荣的身上一碗递给了张凤珠说道:“喝了下去,你就算成婚了”

    这碗酒里的那张符纸是过户贴,在阳间相当于结婚证,两人同时接了之后这场婚就算彻底定了。

    张凤珠接过酒碗,手有些颤抖,端在嘴前犹豫了起来,林江略微皱了下眉头手指抓着凳沿有心想要开口,向缺在旁边淡淡的插了一句:“她要不是心甘情愿的喝下这碗酒你们谁说话都是造孽”

    林江点了点头,松开手,到底没有出声,张凤珠父母抿着嘴神情紧张,这个时候他们也是矛盾的。

    “咕嘟”张凤珠在稍微犹豫了下后,到底还是端起酒碗凑在嘴边仰头喝了下去。

    林江彻底的松了口气,张凤珠父母则是哀怨的低下了脑袋,一碗酒喝完屋内顿时尸气大减隐约有阵阴风飘了进来,在林子荣的身上浮现了一道淡淡的影子。

    向缺瞄了一眼,说道:“回棺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