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3章 被开膛剖肚的少女

第3章 被开膛剖肚的少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翁小心翼翼地问,眼中的希翼之色代表了他此刻的心情。【愛↑去△小↓說△網w    qu  】

        陈进才轻轻把自己手里的大剑放在地上,虽然他现在变成了一个看上去灵秀俊逸的十四岁少年郎,但他的实际年龄都已经三四十了,再加上现代社会那染缸一样的世界给予他的阅历,老翁问的这句话的本意他还是能猜出来一点的。

        看着外屋那些正一边哭一边把那些尸首碎块拼在一起用麻布包裹的妇人,还有屋里跟在老翁身边的这十来个孩子,在老翁眼中的希翼目光之下,陈进才摇了摇头。

        “小子是孤身一人,并无帮手,老丈还是早作打算吧!”

        老翁眼里迅速死灰一片,本来立得直挺的腰一下撑不住身体,直接就倒到了地上,吓得他身后的那些孩子哭喊着去扶他,可这些只有几岁的孩子们又怎么可能扶得起一个瘫倒的大人。

        陈进才叹了口气,不习惯地撩了下因为穿越而变得长到腰际并且已经披散到眼前的头发,上前两步伸手把老翁像扶小孩子一样扶了起来,放到一旁的木榻上。

        老翁愣了下,看看眼前扶着自己这个少年的手,再看看那被少年平放在地上的大剑,还有那刚刚收拾到一边的案几碎片,本来如死灰一般的眼神竟然慢慢亮起来了。

        老翁猛地站起,“叭”地一下跪倒在陈进才面前:“求恩公再施援手,搭救下王家村这剩余骨血,老汉愿做牛做马……”

        “老人家,别这样,快快起来!”陈进才哪敢让一个看上去都快七十的老人跪自己,赶紧上去把他扶起。

        老翁还想往下跪,可是他用尽全力了都还跪不下去,眼前的少年托着他就像托个孩子。

        陈进才扶起老人,说道:“老人家,我也只是一个少年,庇护不了你们,如果你们怕那些逃走的匪徒回来报复,不如去寻求官府庇护。”

        “官府,这里哪来的官府啊!此地虽是大宋地界,可必十年了,就从来没有过官府,只要官府来人,西夏人却总会出兵攻打,几十年了啊!”

        “刚刚退去的那些人,只是大漠沙盗的取水队,现下里虽然退去了,可等他们回到沙盗首领那里,带来的会是群的沙盗,到时候,我等老弱,只有一死啊!”

        老翁这一番话说得涕泪直流:“老汉并不怕死,也并非让恩公在些帮我等在此一起送命,而是想让恩公在走的时候能带上我王家村这十来个孩子,他们都没有十岁,至于沙盗们的杀心,就让我们这些老朽与妇人,用命来消吧!”

        “还望恩公再次施以援手,老汉来生必到恩公手下做牛做马,以报大恩!”

        居然没有官府,大宋、西夏?

        难道自己穿越到了的是北宋?要知道,大宋与西夏接壤的时候只能是北宋,到了南宋时候,与西夏接壤的只能是金国。【愛↑去△小↓說△網w    qu  】

        陈进才把老翁扶到榻上,问出他到此地,甚至是这几天在雾里穿行时一直想问的话:“老人家,小子跟在家师身边修行十余年,对世间种种全不知晓,不知此地是哪里,现在皇帝是哪位?世间还有无小子亲人完全不知,便是我带上您这十几个子弟,也不知道能带到何处去,且小子还是一个少年,你又如何能相信小子能带您的这十几个子弟逃出生天?”

        老翁愣了,一直想着让老王家的血脉能存活下去,再加上刚刚少年的表现根本就自然而然地忽略了他是一个少年的事实,可哪怕是这少年表现得很强大,也是个少年啊!

        这时,外屋突然传来一声妇人惊呼。

        听到外面妇人惊呼,老翁“腾”地站起来,伸手拿过猎叉就往外冲,在他之前,反应比他还快是居然是那位叫陈进才的少年,他已经一把抓住那奇重无比的大剑冲了出去。

        这不能怪陈进才不紧张,要知道这村子人的仇人可是沙盗,沙盗们要是来报复,肯定不会因为自己不是这个村的而放过他一马,更别说他刚刚还射伤了十几个要屠村的沙盗。

        其实,现在他后悔了,刚刚射向那些沙盗的箭不应该是射手腕的,还是从现代文明社会来的,不习惯杀人,虽然说当时杀了那些人也不能保证沙盗们不来报复,可现在没杀掉那些沙盗取水队的后果就是,也许现在,也许今晚就会有大队沙盗前来报复。

        其实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按说他要现在就跑了,估摸也没人说他啥,毕竟他可是曾经救了这个村子不少人的,哪怕后来这些人又被前来报复的沙盗杀了,那也跟他没有关系的。

        可这样的事儿他做不出来,在现代的时候他就是个好人,不是好人也不会在山区铸剑期间看到山区人有病难治后自己买药给山区人民治病,搞到后来他从一个什么也不会的人自学得跟一个院校里毕业的高材生的水平还高些,当然,最主要是说经验。

        所以总的来说,陈进才是个好人,没碰上好说,可让他碰上了,他的性格,是要管一管的。

        这也是他听到了惊呼后第一个冲出去的原因。

        虚惊一场,不是沙盗来了,陈进才和王老翁冲到外屋看到的是几个妇人含泪地围在一个少女周围。

        “怎么回事?什么事大惊小怪的?”王老翁沉声问道,本来没给老王家后辈找到后路的心情很不好,听到惊呼声还以为是沙盗来了,正想着拼个一死算了,哪知道冲出来后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那几个妇人含泪看过来,其中一个哽咽说道:“七叔公,三丫头没死……”

        三丫头,就是陈进才来到这里第一眼看到的那个被老妇人护在身后的少女,事发之时她们离村中大屋比较远,跟得慢了些,结果被沙盗给追上。

        那老妇人被砍死后,少女扑到她身上时沙盗也给了少女一刀,这一刀,当场就给少女开了膛,沙盗对自己的刀法一向自信,很少有补第二刀的。

        没想到这少女居然还没死。

        其实这一刀并没有劈到少女的脏器,只是把胸膛和肚子开了一个大口子,都看到里面的肠子了。

        少女早就晕了过去,可能是失血过多,本来妇人们以为她死了,把她抬回来后想给她用麻布包了好埋,谁知道竟把她给痛醒了。

        老翁过去看了一眼便痛苦地摇头,活不下去了,没听说过有谁被剖开了肚子还能活的,看着少女痛苦的小脸,老翁艰难地说道:“三丫头,放心,很快就不痛了,让七叔公送你一送。”

        说完拿过一条绳子打了个活结,套在少女的脖子上,就要给少女一个痛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