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5章 村子被灭门的起因

第5章 村子被灭门的起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唉!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

        王老翁名崎,原是一县令,十几年前犯事,全族被徒边州千里,然后全族上下百余口,被徒至此边荒之地。

        这里本来是住不了人的,因为这里连水都没有,再往西就有一个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小的沙漠了,王崎当年得罪的人就是看到这里没水,这才把王家徒到这里。

        可天不绝人路,王崎族中有一个算命为生的族叔,会看天地山川水脉,在那位老族叔拿着罗盘奔走三天后,指着一个地方说那便是水眼。

        然后王家全族挖了三天,这才挖出一口井来。

        这井水不算大,够全族上下用度也有得多,但却不够种庄稼。

        那找水的族叔在找到水后不久便死去了,毕竟灯枯油尽了还如此奔波劳累,找到水后一口气松下来便彻底地倒下了。

        不过死前留下一句话,那眼井水水气之下藏着火气,目前这么大就已然是极限了,万万不可想着把井挖得再深,若是再挖,把底下的火气挖出来的话,全族都要遭殃的。

        此地种不了庄稼,王家人只好种树,打猎,放点牛羊,最重要的生活物资来源居然是用村里唯一也是这附近百里又或者是几百里唯一的一口井的水来换取来往商旅,牧人,强盗们手里的粮食。

        本来今天早上那些想把王家村给屠了的沙盗取水队来到这里也只是想来换水而已,如果是往日,这倒是很平常的事。

        可坏就坏在,前些日子村里人贪心,总想着把井挖深点,然后可以有水种点庄稼,毕竟整天把自己粮食的命脉寄托在别人手里也不太塌实。

        虽然有那位探出水来的老族叔说过,不能再往深里挖了,可是对于族中人来说,没有庄稼的日子就不叫日子,再加上老翁王崎可是个读圣贤书的,子曰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

        所以他就有点不相信族叔所说的,再加上十多年过去了,这一点事也没有,于是他也同意了族中深挖井的提议。

        这么一挖,出事了!

        在青壮们把井水全打出来后便进去把井给深挖了一丈许,惊喜地发现,再次挖到一个更大的泉眼。

        然而悲哀的是,这挖出来的泉眼居然是热的,比开水还烫,进去挖井的那几个青壮都被烫死了个精光。

        族中武力最强的青壮,也就是王崎老翁的儿子死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壮年汉子,就为了一口井,被烫死了!

        更悲哀的是,本来甘甜冰凉的井水在深挖后居然变得炙热、苦涩,而且还有毒,村里的牛羊就有喝了那些新挖的热井水后被毒死了。

        这么一来,可真是绝了王家所有人的路了,在这一片地方,没有水是绝对活不下去的,这几天他们还可以靠那些挖井前储藏起来的水来生活,可这储藏起来的水也顶不了几天了。

        而且王家是绝对不能离开这里的,离开了就是抗罪逃离,毕竟当初他们王家是徒千里边州才来的这里,说难听点他们就是贼囚。

        就在他们还在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困境时,另一个危机来了,那就是以前他们的老顾客,大漠里的一股沙盗的取水队来换水了。

        沙盗们带来了足够的粮食却没能换得到水,还被告知水不能喝了,有毒。

        对沙盗来说,没有足够的水对他们来说可是灭顶之灾,并且在附近没有半点水源的情况下听到了以前好好的水源居然变成有毒的了,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眼前的这些个猪羊们想造反了。

        没错!对沙盗来说,这分明是不想让自己这伙沙盗有足够的水,覆灭在缺水之下,便对井水进行投毒,其心可诛,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村子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于是沙盗们挥舞起了马刀,屠杀了失去了武力最强青壮的王家村。

        然后就是陈进才来之后的事儿了。

        听到这里,陈进才还不知道是什么事的话就不用说自己曾经是在现代生活过四十余年的老猫了。

        这分明就是挖井挖出个温泉嘛!至于井水里有毒,能没毒嘛!

        不说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矿物质,就是那巨量的硫磺,就能把什么人啊马啊的毒个四脚朝天。

        要知道那可是能把人烫死的温泉!

        说完了这些,王崎老头想再哀求陈进才把王家村剩下的孩子带走。

        陈进才突然问了王崎老头一句:“老人家,我想问一下,大宋的人,都有身份证明吗?”

        这话把王老头给问住了,大宋当然有身份证明,几个村有一个里长,里长与乡老管的就是户籍与民情,出门远行还要路引,没有路引,没有户籍证明,被抓到了不是被人砍了脑袋当成山贼领赏,就是被抓去入了兵籍去当一名贼配军,有要死的你先上,领功的上官来。

        说实话,对比起目前的情况,王老头倒是希望自己的这些子弟们能被边军抓去当贼配军。

        但这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他的这些子弟都是王氏族人来到这里落户后才出生的,最大的都没有十岁,还是一群孩子,一群孩子当然当不成贼配军,不过当当山贼的首级倒是可以了。

        所以,王崎老头知道,让眼前这个少年带着自己的子弟逃回大宋是不可能的了。

        不由得长叹一声,看来,或许今天晚上,或许明天,等沙盗大队来时,就是王家灭族之日了。

        王崎老头叹息,心里满是对列祖列宗的愧疚,子孙不肖啊!老王家,我们这一支,看来是要亡在我手里了。

        谁会想到,晋时最贵的王谢两家中王家的嫡系,今天居然要绝在这大漠的边缘,西北的黄沙之中了!

        陈进才看到了王老头的愁苦,他也没办法,他自己心里也苦,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原来世界虽然没几个亲人,但朋友倒是不少,现在这一切,都离自己那么遥远。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危机就是,自己来到的这个王家村,有一个灭门之祸,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也就是说,是个黑户。

        对于历史算是很了解的陈进才来说,在大宋来说,没有身份证明的,只能有两种,一种是随时可以杀掉的山民,一种是失去了身份的逃犯或者强盗。

        这两种都是要杀头的。

        而唯一不用自己身份的,也许就是这里,王家村,当然,王家村快不在了,不是说那个温泉水,其实过滤的温泉水还是可以饮用的。

        但最要命的是即将来到的沙盗大军,其实上面的没身份的理由很挫,真实的原因就是这个,陈进才不想看到王家村被沙盗灭掉。

        他是个好人!

        他踱步走出屋门,准备去看看自己牛车里的东西对此时此刻有什么帮助,却突然“叭”地一声摔倒在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