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6章 一夜成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哪个缺德的居然在屋门前泼水……”

    陈进才手里的大剑甩出去了好远,他以一用动物抢一种排泄物的姿势摔倒在屋门前,造成这一重大交通事故的居然是一滩硬起来的水。

    好吧!是冰,在屋门前冻成一片的冰,是某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往屋门前泼的一盆水。

    不过,在陈进才骂了两句后,这才想起,这不是刚刚自己倒掉的洗手水吗?

    居然这么快就结成冰了?这不太科学啊!

    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捡起自己的轩辕大剑,用大剑轻轻敲了下地面的冰,并不是很厚,一厘米多。

    但想到自己刚把水倒出来没多久。

    也就是刚洗完手喝个羊肉汤的时间,十分钟不到就结冰了,而且居然还结了一厘米厚,简直不可思议……的冷。

    陈进才把羽绒服的拉链给拉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保暖内衣,一阵风吹过,果然打了个冷颤,看来真的很冷。

    赶紧把拉链拉上,搓了搓手,心里有点兴奋起来,这特么刚刚为啥没想到呢?

    转身,刚想进屋找王老头,却看到一个九岁的小姑娘抱着件皮衣往自己这走,边走边说道:“小哥哥!爷爷说你衣服太少了,怕你冷,让小九把爹爹的袍子给你送来,这衣服可暖和。”

    说着小姑娘低下头小声地郁郁道:“可是爹爹都不在了,再也没有人保护小九了……”

    说着眼泪叭嗒叭嗒地掉到她怀里抱着的皮衣上。

    柔柔弱弱的小萝莉最惹人疼了,特别是像陈进才这种有了三四十的心理年龄的大叔灵魂的人,最容易中招了。

    眼前的陈进才就是,他揉揉小萝莉的小脑袋,说道:“没事,你爹爹不在了,哥哥保护你,等坏人来的时候看哥哥怎么把他们打跑,好不好?”

    嗯嗯!小萝莉拼命点着小脑袋,小手胡乱地擦着眼泪,然后把手里的皮袍递了过来:“那哥哥把皮袍子穿上吧!好暖和好的!”

    陈进才笑着扯了扯身上的羽绒服说:“哥哥有衣服了,这件衣服对你那么重要,是你爹爹的遗物,不应该随便拿出来送人。”

    “可是衣服就是拿来穿的,穿上就不冷了!”小萝莉弱弱地说道。

    萌得陈进才的心都要化了,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转身往屋里走,他要找王崎老头确认一些东西。

    比如,是否真的在这几百里内只有这么一个水源之地,如果真是,那他的想法就有了一点点操作的可能性。

    再一个,村里是否有足够现在幸存下来的人吃很长时间的粮食,如果有,那自己的想法就有了八成的实现的可能。【愛↑去△小↓說△網w  qu 】

    陈进才要给王家村穿上衣服,不,不是衣服,而是一件厚实得过份的铠甲。

    屋里王崎老头已经决定了,反正自己的那些在此地出生的后辈们都没有上过大宋官府的薄册,所以便没有什么私逃罪地的说法。

    所以他打算,把村里剩下的粮食装起,能装多少是多少,让孩子们跟着那个陈姓少年走。

    走了还有一线生机,可要是不走,那就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陈进才刚走进屋门,王崎老头就一下撞了过来,咣地一下,陈进才倒还没什么,王老头自己就噔噔噔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陈进才赶紧上去把还在地上蒙圈的王老头给扶起来,说道:“老人家,您老没事吧?”

    王老头真撞着了,他真没想到眼前的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郎的小身板有这么硬,他一脑袋撞上去跟撞树上一般,都好一会过去了还晕乎乎的。

    不过还是勉强说了句没事。

    不过马上又想起来自己刚刚要出去做什么,那可是逃命的大事,急忙爬起来急急道:“快……快扶我出去找那些妇人,让她们把村里的粮食让都给装到你那牛车去,然后带上我们剩下的所有水,带着孩子们马上走!”

    陈进才郁闷道:“不是说了么,就算是我把他们带走了也未必能好好地活下来,毕竟就算是回大宋,也得经过一百多里的无人烟地界,而且,您以为我带着一群孩子能跑得过沙盗的马?”

    王老头眼泪哗地下来了:“那又如何,在此地等下去注定是死,跑出去了倒还有些许机会逃出生天,为何不去试试!”

    陈进才笑着安慰道:“老人家,别急,我已经找到了让王家村所有人在沙盗刀下活命的法子,但这个法子有两个先决条件,需要找您确实一下。”

    王老头愣了,不敢置信地拿已经瞪圆的眼珠子死死盯着陈进才,半晌才艰难地问道:“有法子?”

    陈进才认真地点头:“有法子。”

    “那你想确认甚?”王老头一听有法子了,心里欢喜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要是别人说这话他还不信,但陈进才说,他信。

    陈进才理了理思路后说道:“小子想确认的事儿有两个,第一,原来村里的这眼水井是方圆多少里内唯一的水源?”

    王崎老头想都不用想地说道:“往东二百里大宋关城以内才有干净水源,往西便是需要走上快则七天,慢则十来天的小沙漠,所以要说此地井水若是无毒,便是这大宋到瀚海大漠的必经之地,也是我王家在此生存的根本,但是现在,全毁了……”

    “没事,水里那点硫磺不算事,等过两天过了沙盗之个坎,我再整个过滤系统,就可以把温泉水里的有毒物质给过滤掉,变成可以饮用的水了。”陈进才不以为意地摆手道。

    接着又问道:“那村里的粮食现在如果没有补充的话够幸存下来的人吃多久?”

    王老头刚刚听到陈进才说他可以把温泉水给过滤成能喝的泉水时心里一阵难过,心说:老天啊!要是你让这少年早出现一天,哪怕是半天,我王家也不可能出现如此大劫,可你为何要让这少年那么晚才出现呢?

    不过感叹归感叹,陈进才问的话他还是反应很快的:“此前老汉说过,王家村井水是从大宋过瀚海的必经之地,是以用井水换粮倒也换了不少粮,当时全村差不多上百口人吃上一个月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唉!这十余二十口人,还都是妇人与孩子,吃上半年还绰绰有余的。”

    “好!”陈进才高兴得一声大喝,接着说道:“那老人家快去把村子里所有能动的人都叫上,我给你们讲个故事,这是能救王家村,能救我们所有人的故事,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一夜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