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8章 王家的朋友

第8章 王家的朋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起来好笑,那惊叫的妇人刚叫了声就不叫了,因为马车里的那人虽然身穿华贵皮裘,但却被绳子紧紧捆着,扔在车上,连嘴都让一块破布给堵住,只能看着那妇人直眨眼。

        寓言故事里有东郭先生,也有救蛇的农夫,但显然在这片险恶的大漠边上,就不可能出现一个好客到无知的人,特别还是一个妇人,而且还是一个刚刚失去了好多亲人的妇人。

        战乱中的女人会更谨慎警惕,甚至可以说是胆小,胆大对有些人来说是可以增加活下来的机会,可胆小活下来的机会更大。

        胆小的人通常一遇到风吹草动就会远遁千里,就如现在的那位妇人,她虽然还没有远遁,但那微微下蹲的动作是任何动物想要落跑的先兆。

        陈进才与王崎老头很快奔出,瞬息便冲至那妇人身边。

        王崎老头微喘着气,把猎叉拄在地上看了车里一眼就说道:“把车赶回去,把人放了给他碗吃的。”

        陈进才看了眼车里的那个人,啧啧!捆得真结实,被捆了扔车上那么久没被冻死,除了他身上那件皮裘之外,估计那绑得如此实在也是个原因。

        王老头看上去对这个人很熟悉,但又不是很亲热,看他没有马上给那人松绑,就知道他对此人有点不冷不热的,却又让人马上给此人马上备吃的。【愛↑去△小↓說△網w    qu  】

        人胖起来,通常能让人感觉到富态,能让人感觉此人胖得猥琐的,也有,可既让人时而感觉他胖得富态,却时而让人感觉到他胖得猥琐,可能这方圆千里,怕只有眼前这人了。

        而现在这个富态而又猥琐的胖子正大口地喝着妇人给他送上来的羊汤,一边大声咒骂,一时咒骂沙盗,一边咒骂王家村,其实骂的最多的就是王崎老头。

        看着那个死胖子,陈进才把脸转向王老头方向,笑道:“看来你的这个朋友对你很是不满啊!”

        王老头一脸便秘样:“马三,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王家对你的救命之恩的吗?”

        马三,就是那个胖子,而且还是一个老胖子,看上去快五十的人,两大碗的羊肉进肚才满意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叹:“果然只有肚子饱了才是最幸福的,王老头,别跟我扯什么救命之恩,要没我,别说现在,十多年前就没有了你王家了吧!”

        王崎老头无奈地向陈进才说道:“此人确是对我王家有大恩,不过,王家能有今天,被远窜千里边州,马三也有三分责任,可若无马三,我王家刚到此地,无水又无粮,是马三,千里迢迢运粮运水来救,便是族叔点出一眼井水后,亦是他带着商队来到此地让人用粮换水,如此十年,已成惯例,所以王家能存活至今,马三功不可没。”

        说到这里,陈进才也懂了,这两家有着恩恩怨怨,不过这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跟自己有关系的就是,他知道这个叫马三的胖子是个能信得过的人。

        胖子马三用自己那昂贵的皮袍袖子的一抹嘴说道:“王老头,废话不多说了,马三我遭了难,看来你们王家村也差不多,收拾东西跑吧!别管什么皇命了,哪怕以后不在大宋混日子了也要先把命给留住再说啊!”

        王崎老头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你能保证有哪匹马能背着你跑得过沙盗?”

        这句话把胖子给噎了一下,确实,以他的体型,只能是用马车拉,可是又有哪辆马车能跑得过骑兵,别说马车,就算他是个正常体型的人,给他一匹马,他也跑不过沙盗啊!

        正常人有哪个能跑得过基本上都是在马背上生活的沙盗,王家村的妇孺们甚至还比一般的人还差一些,所以说想着跑就别想了。

        马三一想到这里也颓然一叹,沉默下来。

        王崎老头看他的那个颓然模样,轻哼一声道:“摆着那死人脸给谁看,我们已经有了从沙盗找到活命机会的法子了,只要呆在此地便会安全无忧,倒是你,怎么会被沙盗给绑了扔到车上的?这两年也不见人影,来了两年的新妇人都不认识你,你得庆幸当时去的是一个胆小的,要是别的妇人,杀起一个绑着的人来也就是一刀的事!”

        马三跳了起来,怒道:“说起这个我就有火,想不到马三爷纵横了这边州一半辈子,到头来居然让人给卖了,整个商队就活下我一人,若不是老夫以家业诱之,说愿献全部家业以求活命,怕是早死于这一小股沙盗手中了。”

        说到这里马三突然惊道:“对了,灭我商队那伙人虽然只有十余人,但他们只是沙里飞的取水队,我被他们扔到车上,他们说话也不避我,所以我知道沙里飞就在这附近,你们刚刚让他们这么离开,怕是不到天黑,他们就会冲杀过来,王老头你如此笃定,究竟是有何良策,若是思虑不周,那你王家就完了!”

        王崎老头伸手往旁边的陈进才处作势一引,说道:“若说计策,还是让刚刚救了我王家的恩人,陈进才小郎君说罢,此计还是小郎君想到的。”

        马三这才注意起刚刚一直跟王崎老头一起坐在屋里的少年郎,此时听说王老头引以自保的计策居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说出来的,本来看到王老头说有保命良策后淡定下来的心思也瞬间冰凉。

        “王老头,你说的保命良策是他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子说的?会不会儿戏点了?要知道这可关系到你王家剩下十余二十口人的性命,那可都是你王家的希望,可别全折在这了!”

        马三虽然在车里没看见外面的情况,不过听都能听得出来,王家人死剩下的人不多了,看到王老头居然把自家所有人的性命押到一个少年郎的计策上,他就觉得王老头老糊涂了。

        王老头拿眼睛斜了一下马三,哼声说道:“马三,怎么说话?小郎君刚刚在十多恶贼手中救下王家剩余这二十余口人,王家所有人都是小郎君救下的,不说现在小郎君的计策万无一失,就是有所疏忽,那也不过是把老王家这点骨血还给老天爷罢了。”

        “他?”马三爷斯马达了,一个少年在十几个强人手里救下了王家村里幸存的人,怎么听都觉得不可思议。正要问清楚这个少年是怎么救下众人的时候,门外冲进来一个小男孩。

        “阿公,进才哥哥……进才哥哥,你的白牛不愿意进来,我们拉都拉不动。”

        小男孩是小九的弟弟,陈进才刚刚认识的一个小家伙,也是王崎老头的孙子。

        王老头眉头一皱:“我们大人正在谈事,你们牵不动可以去找别的大人。”

        小男孩抽了抽鼻子说道:“我们就是牵不动了后去找了几个婶婶帮着牵,可是不管我们去了多少人都没能把白牛给拉动,它只是一个劲地舔着墙角的白毛毛在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