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9章 吃泥的白牛

第9章 吃泥的白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小男孩说七八个妇人都拉不动那头白牛,王老头不禁扭转脑袋对陈进才说:“看来不止是人英雄,牛也强悍啊!走,我们去看看!”

        马三爷也想去看一下七八个人都拉不动的牛长啥样,谁知道一走出门就被吓了一跳。

        他所在的空间只有七八间紧挨在一起的大屋,现在已经分开了这些屋子的功能,有放粮食的,有放柴火的,有住人的,哪怕是屋与屋中间的通道,都在两头堆放了干草,中间用来放置牛羊。

        可吓他一跳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这他所在地方的七八间大屋都让一堵高墙给围在中间了。

        没错,就是高墙,看上去跟城墙差不多。

        不不不,不是差不多,就是城墙,要知道一般小县城的城墙也就两丈来高,这个已经比一般县城的城墙要高了。

        只是不知道厚实不厚实,马三爷走近那圈城墙才发现,这居然还是一堵掺着沙土草叶中间还是木头柱子的冰墙,冰墙啊!谁想出来的法子?

        冰的厚实那是不用人说的,更别说眼前的这堵冰墙有着上半丈宽,哪怕是冲车来了也撞不开它啊!更别说手里只有腰刀铁矛和弓箭的沙盗。

        现在马三爷终于相信王家村可以挺过眼前这关了,起码不用像自己想的那样,王家二十余口人不顾一切地向大宋冲去,哪怕是知道能成功跑回大宋的机率很渺茫,但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的强,可现实比自己想的要强多了。【愛↑去△小↓說△網w    qu  】

        看着妇人孩子们搬进大屋里的粮食,马三爷估算了下,就算是吃上半年,凭王家这剩下的二十余口人都吃不完这些粮食。

        把冰城外的房屋被拆,那些木料被扛进来放在一起,有妇人在木料堆上铺干草,然后拿着水桶往上泼水,一阵寒风吹过,那湿透的干草转眼就结成了冰盖,严实地把木料给覆盖到了下面。

        马三爷张口结舌地跟上了王老头和那个叫陈进才的少年郎,边走边问道:“敢问小郎君,那冰城之策,都是你想出来的?”

        其实他已经信了是眼前这个少年的计策了,毕竟王老头是什么人他也不是不知道,十年前只不过是清贵一书生县令,除了吟诗写词外啥事也不懂,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让自己的事给连累得丢官去职徒千里边州了。

        不过相信归相信,还是习惯性地来确认一下。

        陈进才笑了笑,虽然现在面相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不过那秀气的外表已经能看出成年以后的俊朗,而且那身板看上去还颇为健壮,看上去比一般人十六七一样。

        也幸好这样,要不然他现在穿的羽绒服和鞋子肯定不止这么松。

        “其实这并不是我想出来的,只是三国时期故事而已,小子不过是拾人牙慧,拿来一用罢了!”陈进才谦虚道。

        “哈哈哈!好小子,懂得谦虚,很好!我喜欢!”马三爷大巴掌“啪”地一下拍在少年的肩膀,却感觉拍到石头生铁上一般,手掌振得生疼。

        原来是陈进才一迈步间就闪过了他沉重的大巴掌,那马三爷那习惯性地恶作剧的重重一拍,直接拍在陈进才背在身后的大剑上。

        王崎老头看到马三爷吃鳖,露出了王家被屠村后的第一缕笑意。

        “小郎君说是三国曹操故事,据说是其师长在其小时候所讲之故事,只是如此故事老汉居然闻所未闻,不过就算真是曹操故事,那现在也是小郎君拿出来帮王家渡过难关,若无小郎君,又有谁知晓此事,所以小郎君不用过谦,他马三要对你拜服,你且受着就是!”

        王崎老头没有说出陈进才所说的另一个世界的曹操,或者他没听懂,又或者他听懂了以为是少年郎的师长糊弄之语,又或者王老头认为这些都是真的,真的有另一个世界,而陈进才的师长真的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事,可是他却不愿意告知马三,至于什么原因,谁知道呢?

        白牛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间牛棚,它现在正拖着牛车跑到牛棚的墙角边上舔着墙上糊着的长着白毛的红泥,舔得还挺起劲,边上七八个妇人加上几个孩子在一起用力拉,它都还要犟着脑袋去舔那红泥上的白毛。

        王老头看着那高大的白牛身上还骑着一个小女孩,几根绳子有的绑在牛角上,有的居然绑到了牛耳朵上(此举危险,切勿模仿),可都这么拉了,这牛都没被拉动,这让王老头冷汗都下来了。

        要是这样的牛被眼前的女人孩子骚扰得烦了,是否会发狂,万一这白牛受惊发狂,眼前的这十几个妇孺怕是能活下来的没几个,做为在大西北活了十几年的人,被牛顶死的牧民也不是没有见过。

        现在王家就剩下这么点骨血了,可经不起折腾了啊!王老头着急地上去把妇孺们赶开。

        白牛看到陈进才来了,这才没有犟着,低着脑袋蹭进他怀里,还一边摆着自己脑袋上的绳子,硕大的牛脸上居然能看得出这是一种委屈的表情。

        陈进才赶紧把白牛脑袋上的绳子全部解开,给它揉已经勒出红印的牛耳朵,给挠了挠下巴,然后就给了牛屁股轻轻一巴掌,想把它赶进冰堡去。

        谁知道白牛居然还不想走,还想走回那红泥墙那边。

        陈进才走过去,他想看看让白牛恋恋不舍的东西是啥。

        结果他走近一看,全身一机灵打了个寒颤,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这个咋没想到呢!我个笨蛋!”

        然后马上跳起来火急火燎地冲王崎老头大叫道:“快!去叫人不要拆坏这些长有白毛的墙壁,快点!这可是我们反守为攻的关键!”

        王崎老头刚想问他为什么,却不料他已经像风一样冲到自己的牛车处拿起一个毛刷,从边上捡到一块板子,小心地把墙上的长长的白毛扫到那块小板子里,白毛很多,所以一下子陈进才已经弄到了很大一团的白毛。

        看了下手里哪怕是揉捏在一团了还有拳头大的白毛变成的白球,陈进才欢喜大笑:“想不到牛栏的一面墙就有了这么多,老人家,村里还有多少这样的牛栏,还有,请老人家帮忙安排下一些孩子帮忙把这些牛栏墙壁上的白毛给扫下来交给我。”

        王崎老头一听,二话没说就把那些妇人孩子叫了过来,让她们按陈进才所说的去做,很直接,很干脆,更没有问为什么。

        倒是马三爷这个胖老头,十分好奇眼前这个少年手里的白毛捏成的团团是做什么用的:“这是何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