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0章 穿越者们的必备武器

第10章 穿越者们的必备武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史上有很多很多的穿越者,这些穿越者们一般分两种,一种是穿到了古代,一种呢是穿越到了未来。

        由于穿越到的世界或者年代的不同,所成就的也就不尽相同。

        不过相比起那些穿越到未来的苦逼们,那些穿越到古代的幸运者们(当然,偶尔一两个一穿过去就被弄死了的倒霉鬼不算)大多都过上了用多上千年的见识来碾压古人,后宫佳丽三千的幸福生活。

        当然,想要站得稳,并不是靠见识就能搞定的,哪怕你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在古代,再好的脑子也得对力量让道。

        好吧!不管是什么年代,再好的脑子都比不过绝对的力量,所以对于那些穿越过去变得孤家寡人的穿越者们来说,拥有绝对的力量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

        对于从后世穿越过去的幸运或者不幸的人们来说,火与火药的威力就像那铭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的烙印,让人不管是轮回几世,心里仍然有着对火与爆炸那种强大力量的恐惧和向往。

        比如现在的陈进才,作为一个动手能力很强的人,黑火药,哪怕是最强的黑火药对他来说不算个事,黑火药虽然对古代人来说可能只能用来做鞭炮,但甚至是二战时,大威力的黑龙药还能派得上用场。

        这种古代方士炼丹时得出来的副产品,经过一代代改良后,哪怕其中的材料还是硝石木炭与硫磺,但精准的经达无数次实验得出的配比使这种很方便就可以得到的可以开山裂石平城灭国的恐怖武器达到了它所能达到的极限,哪怕是到了现代,在某些国家的动荡地区,甚至还有大批黑火药做成的大威力土飞机的存在,甚至曾经老美的人都吃过这种亏。

        所以现在,陈进才正在挖井,不,应该说是挖进底的泥。

        那热到能烫死人的温泉硫含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这是陈进才用井底泥提炼出他所需要的硫磺之后下的结论。

        陈进才把自己关在屋里,他配火药的时候不想让人看到,王崎老头让人在全村所有能长出白毛的地方把所有的白毛刮下,现在正被他倒进一只锅内,提纯。

        这些白毛是硝,这种硝在农村很常见,通常是在厕所与牲畜栏的墙壁上,也就是常常被人或者牲畜的尿泡过的地方,才会长出这种东西来。

        这种白毛叫芒硝,虽然也能作为制造火药的原料了,但还是不够纯净,把它放到锅里煮开,再把除了锅底的杂质以外的硝倒出来,晒干后就成了纯净的硝。

        硫磺有了,硝也有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木炭了,其实都说木炭,有谁知道木炭与木炭是不一样的,水浇炭与捂窑炭不一样,松炭与樟炭不一样,柳炭却又比两者更好!

        把硫磺、硝、木炭都磨成粉,然后按最好的比例调和在一起,然后还用蛋清把火药弄成一个个的小颗粒,然后就是把这些东西装到一个个小罐里,压实,放上制好的导火索,再把收集来的所有拇指大、小孩拳头大的石块填进罐子里。

        在离王家村不到五十里的地方,一匹匹战马的马蹄铁轰轰地敲打着这已经被寒风给冻得斧子劈下去只能砸出一个白印的地面上,天已经黑了,但对于这些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的人们来说,这黑暗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不是他们不害怕黑夜,而是他们座下的马匹知道在这里该怎么走。

        他们就是沙盗,一马当先的是一个魁梧粗豪的汉子,就是这群沙盗的头目,马鞍边上挂着那巨大的狼牙棒曾经是西夏一个铁鹞子的兵器。

        不过从那一小队铁鹞子被自己用人堆死后,自己就在这一片大漠处无敌了,沙盗头子心想。

        他们是这一片土地上的王者,四百多,而不是王家村以为的二百多。

        四百多沙盗是这一片大漠无解的强大势力,只要不是来了大队的军兵,哪怕是西夏的军兵,只要人不多,他们就敢跟之死磕,如果军兵远远比沙盗们多,那这些沙盗就会逃进大漠,直到军兵消失又再出来。

        所以在这片大漠上,他们的意志要比西夏大辽大宋等国的皇帝的意志还要重要,但是,今天他们的权威居然被人挑衅了。

        当那十几个取水队的人跑回来后,沙盗头目暴跳如雷,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们了,哪怕是那种强大的商队,明明有着眼了几百的护卫,明明有着比大宋军中制式弓箭还要强的弓箭,见到他们之后还是不是乖乖地送上自己该有的贡献份额。

        可是今天,一个跟跳蚤一样的小村子,居然也对自己派去的取水队拔刀!

        真是不可饶恕,现在他的怒火从心底蹿起,他感觉,要是没有王家村剩下所有人的血,浇不熄自己心中的火。

        所以今天晚上的王家村已经确定了下场,鸡犬不留!

        王家村里并没有人知道沙盗已经到了村子不远处,妇人们在原来留的那个大门处早已经用砂石和上温泉水垒在入口处,寒风吹过不久,就已经冻得严实。

        半丈宽的冰墙已经厚实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再加上两丈的高度,以及那水泼在上面形成的滑不留手的壁面,给在围城里妇孺们一种难得的安全感。

        陈进才看了下那几根从地下透进来的竹子,只有自己知道竹子里的导火线通向的是哪里,也许是地狱!

        看了下外面暗下去了的天,也许今天晚上,这里将迎来一场大屠杀!

        摇摇头,挠了挠自从进了冰堡之后一步不离地跟在自己身后的白牛,这还只是只未成年牛,虽然长得很健壮,但情绪上还是很像个孩子。

        像陈进才对它的感觉一样,也许白牛也知道只有陈进才跟它是一个地方来的,所以总怕陈进才突然消失一样,一到天黑就死死地跟在他身后。

        几个孩子爬到白牛身上,他们还小,都忘了自己有亲人今天早上刚刚去世,在牛背上嘻嘻哈哈地跟着陈进才去对温泉水进行蒸馏,而蒸馏用具当然是陈进才原来在剑庐用来蒸酒的东西。

        夜更黑,老马带来杀机,寒风呼嚎已经掩盖过马匹轻走的脚步声,累了一天的妇孺此刻睡得很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