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场战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丈三米多,两丈六米多,现在的冰堡在妇孺们不断的加高下,到天黑停工的时候已经有了七米多高。

    其实七米多高真的不算高,如果有梯子的话,可问题是没有的话怎么登上这么高的城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特别是这城墙还是冰做的,那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之一。

    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说的,对于沙盗里身手最好的探子来说这不算是什么问题,用马缰绳把两把马朔接到一起变得比城墙还高,人从马背上立起,然后在马匹快冲到城墙根的时候把马朔往地下一支,然后身子一纵就跃上了冰墙。

    再然后就掉了下来。

    掉下来后人已经不活了,脑门上插的那么一支铁箭是这个身手最好的沙盗探子的致命原因。

    看过地道战的人都会对那个在自己屋里挖坑埋缸的老鬼子印象十分深刻,而现在陈进才就是这么干的,空空的水缸埋在地下,当马匹高速奔来之时,缸里就会像雷达般发出如雷声音。

    冰墙上立起一块厚实的门板,门板后的的马三爷小心地往外看了下,刚好看到冰墙下的沙盗正飞快地往这边冲来,他们手里除了弯刀弓箭以外什么也没有。

    陈进才把手里的军用重弩递给王老头,这弩虽然强劲,因为加装了滑轮组的缘故,上弦却不用费多大力气,很适合王老头用。

    话说王老头以前只是一个书生,最牛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县令,本来让他射箭是难为了他,可是在这到这里十多年后,生活所迫竟也让他练了一手好箭术,平时猎猎大漠戈壁上的草兔是没什么问题的,更何况现在给他的是一具军用劲弩。

    在王老头身边,放着一堆的羽箭,这是平时猎弓用的轻箭,现在全被拿来当成弩箭用了,毕竟陈进才带来的铁箭并不多。

    现在王老头正好奇地用装在重弩上的那个红外光学瞄准镜来察看外面的情况,如果不是外面沙盗来犯,那么他一定会大叫,其实现在他的心里已经在大叫了: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宝物,视黑夜如白昼,望远处如眼前,这种宝物,当应献于皇帝,相信应该能换来连城的财富。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东西,价值边城!

    马三爷手里拿着一把刀,他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不过都到了这个分上了,连孩子都拿着刀叉的情况下,他也是拼了的。

    所有的妇人们都跟着马三爷蹲在城墙后面,等沙盗们从冰墙外探头进来的话,她们应该会送上一刀。

    一群孩子跟在陈进才后面给他搬冰块,他的身前是一具粗制滥造的投石机,而且还是一具投射距离超短的投石机,只不过用的是几根房梁用绳子组合在一起的支架和抛射装置而己。

    沙盗们骑着马呼啸而至,冲天而起的箭羽带着破风声飞上了天空,这是抛射的重箭,据说能洞穿铁甲叶子。

    没有人会不怕死,所以当沙盗们的重箭飞上天后,城墙后面的妇孺马上躲进冰墙后面刻意留出来的冰洞里,然后看着那重箭嗖嗖地往下扎,哪怕是地面早就冻得硬实了,却还是深深地扎了进去。

    沙盗头目驻马不远处,面容冷厉,双眼阴森地盯着那本来没有的冰墙,这太让人意外了。

    他回头对自己身边的亲卫道:“把取水队的人给带上来!”

    取水队的人现在只有一个了,就是那个双手都伤了的明显是带头的人,这是沙盗头目特别留了他带路,要不然也不会把这么一个废人还留着活到现在。

    取水队的其他人,当然是全死了,沙盗里不留无用之人,连刀都拿不起来的沙盗还是沙盗吗?

    取水队的队长在颤抖,但还是趴伏在地,想不到自己居然是这个新首领拿来立威的鸡,看到自己的那些弟兄人头落地之后,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了了,自己还能活到现在的就是这个沙盗群里没有人比知道熟悉眼前的王家村。

    他也知道自己带完路后应该就活不了了,但他却不敢不带,有时候对某些人来说,能好好地死也算是一个好下场了吧!

    要知道他原来那些兄弟们都是被放到马后拖死的,罪名办事不力。

    “你们来的时候,这里有城墙吗?”沙盗首领冷声问道,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小村子而已,自己大队人马来到,那就是手到擒来之事,却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城堡。

    是什么人,能在一天时间内弄出这么高的一圈城墙。

    看到重箭在扎下来之后只能在城墙上留下一个白印就掉了下来,他就知道这圈城墙硬得可以让自己碰破脑袋。

    但他不得不动手,要知道自己才掌握这支沙盗群不久,还不能让手下人心服,哪怕自己现在是这个沙盗群里武力最强的人,也不行。

    所以他要立威,立威分两种,一种是对外下手,一种是对内开刀。

    只对内开刀而对外却没有成绩会让人小看为只会窝里横的老鼠,只会对外下手却对内温和的人得不到别人的敬畏。

    而现在,两个最好的下手机会都放到自己的面前了,他当然要把握住。

    “没有!今早若有此墙,我也不敢在这里随便杀人!”取水队头目说道。

    “好!给你自我了断的机会!”说完也不管拔出刀子捅进肚子的取水队头目,对周围噤若寒蝉的小头目们淡淡说道:“老首领死后,连一个跳蚤般的小村子都敢捋我等虎须,若是不把这村子杀个鸡犬不留,怕是以后我等在大漠里的名声便坏了。”

    “我愿替首领解决这种小问题!”一个宋人打扮的汉子出声道,在一群都是头脸都蒙着面巾的沙漠客当中,这样的装扮算得上是特立独行。

    “书生!你小看他们了?”首领没有回头,只是听到那个宋人打扮的话后淡淡说道。

    “首领,从袭扰开始,村里除了箭羽落地声外听不到一声惨叫,如果不是村里已经把人都散光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个救下村民并把取水队击退,一日便能筑起两丈余高城墙的,是个手段高绝的强人,擅守。”

    书生说道:“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宋人,而且人很少;只有宋人,才会为了一个几尽死光的小村落得罪我们这么大的势力,也只有宋人可以一夜间把无险可依的村落建成一座坞堡,也只有宋人,为了胸中的道义就敢领着一群老弱妇孺对抗我们,也正是宋人,我们才要小心,因为宋人擅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