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12章 白衣秀士王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书生叫王伦,很耳熟的名字。

    这里又是宋朝,还是北宋年间,而且刚刚听王老头说还是赵佶在位期间。

    所以陈进才在听到面前书生自报姓名说自己叫王伦的时候硬是愣了一下。

    “白衣秀士王伦?你不是在山东吗?怎么跑到西北来了?”

    王伦愣了下,接着笑道:“让这位小兄弟见笑了,在下原是凤翔府人氏,虽对孔夫子故里齐鲁大地心生向往,但却一直未曾去过,不过白衣秀士这个称号很合王某心意,所以王某决定,以后,王某便叫白衣秀士王伦!”

    王伦是来谈判的,嗯!谈判是陈进才心里的想法,而王伦心里的想法却是,来劝降的。

    其实刚刚沙盗们猛攻了一会了,先是抛射重箭,再以火箭覆盖,想引燃冰堡里的房屋,谁知道里面的屋顶上陈进才都让人往上泼了水,上面一层的冰,别说火箭了,你就算扔个火把上去也没什么卵用。

    看到箭雨无用后,沙盗们蜂拥而至,想用蚁附之法冲上去。

    蚁附之法,是古代攻城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之一,是古代想攻城了却没有合适可用的攻城器械时所能用的方法之一。

    这个法子虽然有效,但得有两个前提,一、士卒不怕死。这一点对现在的沙盗来说不算什么,干这行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计,没点胆子的人是活不到今天的。

    第二,守城一方人特别少才行。

    要是守城的人多了,别人就守在城墙上,不露头,就等着爬上墙时露头的那一瞬间,十杆八杆枪一下捅过去,哪怕是你武功盖世也得跪。

    所以这一蚁附攻城法,就是人多打人少,胆大打胆小的活计。

    其实这两点在刚刚的攻城战中都已经满足了,沙盗们是不怕死的,他们更怕的是首领的怒火,所以攻城时一个个奋不顾身。

    而且王家村里守卫的人更少,真正用得上的只有一个老翁一个老胖子一个少年,别的妇孺都只是一个输送物资的作用。

    其实说真的起作用的只有陈进才这个少年,他的那架简易的投石机已经让两个老头几个妇人接管了,辟里啪拉的冰球砸出去除了在刚开始吓了那些沙盗一大跳之外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没人用过投石机,准头太差。

    陈进才就干脆绕着冰城墙狂奔,哪里有人要爬上来就抱起早就堆在上面的冰块辟里啪拉使劲往下砸,然后那些好不容易才爬上来还没来得及冒头的沙盗们就被一块块几十斤重的冰城砸了下来,筋断骨拆,甚至还有一个脑袋被砸成饼的。【愛↑去△小↓說△網w  qu 】

    而王老头看到投石机没什么鸟用后,还是抱着陈进才给他的强弩上了冰墙,偷偷地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冒出半个脑袋看了看外面后。

    就用强弩上的那个叫瞄准镜的宝物里面的十字套紧了一个骑在马上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头目的人,然后扳机一扣,“嘣”地一声箭就射出去了。

    那还真是一个小头目,不过王老头没能一箭要了他的命,王老头平时用的都是弓,而现在用的是弩,而且还是劲弩。

    由于弓与弩的抛物线的不同,所以王老头一下没射准,那箭直接就越过那个幸运的小头目,直接就射到了在他身后的沙盗首领的马头上。

    当场就把这些沙盗们给吓坏了,离得这么远了怎么还在冰堡的射程之内,能把箭射这么远的人,武艺定然很是高强。

    这一箭让沙盗们心生疑虑,再加上看到前面上去攻城的沙盗们在几个小头目的带领下却连城墙都没能爬上去就已经被人用冰块砸下来了,而且死伤还不少了。

    由此可以看得出陈进才体力的强悍,他一个人站在冰墙上飞奔,哪里有人爬上来他就到哪去砸大冰块,几十斤的冰块他都砸了几百块了,硬是生生地把所有爬墙的沙盗给顶住,而他还有力气帮着妇孺把原先冻好成型的冰块往城墙上运。

    这让马三爷目瞪口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少年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让王老头对他鄙夷不已:你还不知道那少年身上背着的那把剑三个人都扶不起来,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吓成什么样子。

    其实他刚开始也被吓着了,一个人就能防住几百沙盗的进攻,这让他想起书上写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句话。

    不过,当王老头回想起少年曾经过说,另一个世界的曹操时,他就不那么惊讶了,并因此在心里觉得这一切都合乎常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他感觉眼前的彪悍少年就应该天生能做到一人守一城。

    沙盗们还是受不了这巨大的伤亡,把人都退下去了,他们甚至还从马背上拿下帐蓬锅碗和牛马粪,这是准备宿营了。

    书生王伦也是这个时候提出要进冰堡里见一见这位防守高人,因为在他们看来,刚刚在冰墙上作战的可能也仅仅是十来个人,能以十来人守住几百彪悍沙盗攻击的高人,非常值得一见的,如果是能把这样的人拉进队伍,那么他们在沙漠里的话语权和地位就会提升很多吧!

    书生王伦就是怀着这个心思来的,或者说沙盗首领就是怀着这个心思让书生王伦来的,因为这样的事以前王伦就干过不少,这队伍也因为王伦的缘故从二百人一下涨到了四百余人,让本来只是沙漠中层势力的他们一下跃到中上层。

    地位高了,财就更好发了。沙盗首领虽然残暴,但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书生王伦是被人用一个大篮子吊上冰墙的,没办法,门被封了。

    提篮子只有一个人,这让书生王伦有点惊讶和后怕,因为提篮子的是一个少年,而自己虽然是一个书生,可也是个文武双全的书生,一身健子肉的份量可不轻,要是刚刚这个少年在把自己拉上来时快到顶时拉不住把自己给摔下去,这两三丈高的城墙虽然摔不死人,但摔个筋断骨折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在担心后看到少年拉着自己的时候很是轻松时,不,不是轻松,而是满不在乎,仿佛自己这一身菜的份量在少年眼里也只是跟一只鸡差不多,很轻巧地把自己给扔到了城墙上。

    接下来王伦又错了,本来以为这冰堡里主事的是那个老头,又或者是那个胖老头,谁知道都不是,居然是这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