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劝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某此来,是来救尔等活命来的。”

    是来救你们的、你们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吗?这是陈进才在现代时空看电视时,特别是在看三国演义时常见的一个说客常见的一个开场白。

    只是想不到自己来到宋朝了,终于能亲耳听到真人说这句话,而不是看电视里的表演。

    这让他的嘴角有了点笑意,而这点笑意在王伦看来却是嘲讽。

    “小兄弟莫非不信!”王伦怒了,一个少年对他嘲讽,让他有点恼羞成怒:“在外面有我等兄弟四百余人,个个都弓马娴熟,杀人如草芥一般,而尔等,不过十余人,若我等兄弟杀心一起,尔等怕是难见明天太阳!”

    马三爷一听就怒了,这些个王八蛋,杀光了自己的商队,本就让他对这个沙盗恨之入骨,现在还来这里这么嚣张,在见过眼前少年的彪悍之后,底气大增的他便想怒骂眼前的书生不做却要去做贼的王伦。

    刚想站起来就让王老头给拉住了,王老头上精于世故之人,甚至都比做商人半辈子的马三爷眼力还好些,毕竟以前可是当过官的,眼力不好可不行。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少年眼中的自得之色,看来少年早有打算,所以就阻止了马三爷的发飙。

    “想不到王伦兄还有张仪苏秦之能,莫非想用你那三寸不烂之舌来说服我等降了你?”少年一脸的笑意。

    天边渐渐发白,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夜。

    王伦看着天色一脸自得地说道:“当然,王某纵横大漠,除了手中刀,靠的就是胸中沟壑,想不到你等居然会利用这寒冬,用水成冰能一日成城,但你可知,王某曾用一计,攻开了多少小城。”

    陈进才眉头一挑,笑道:“哦!想不到王兄还真是高才,不知是何计策威力居然如此之大?”

    王伦霍然站起,伸手一指城墙之下:“小兄弟,你看这底下是何物?”

    陈进才三人低头一看,见他指的居然是自己刚刚守城时砸下去的大冰块,一脸的摸不着头脑:“王兄想说的是啥?”

    王伦一脸得意道:“王某兄弟纵横西北,也克过不少小城,此等城池,有比此地大,有比此地小,墙有比此墙高,亦有比此墙矮,但我等都一一攻克,你可知为何?”

    陈进才三人一脸懵逼:“不知!”

    “因为我等兄弟人多,这话你可服?哈哈哈哈!”王伦大笑地站起:“你看到你们砸下去的冰块,虽然也让我等折损了不少人手,但也把你们的城墙给埋了一丈有余,不说别的,就说我等今日再攻一次,怕是你们砸下去的冰块都够铺好我们策马冲上来的路了。”

    “降了吧!只要你能入伙,我尽量说服首领饶过王家村所有妇孺。”

    尽量,也就是没有把握。

    王老头和马三爷伸头看向自己的冰墙下面,果然冰块已经把冰墙埋了有一丈左右,他们不禁急了,真要这样,他们还有活路吗?

    王老头突然往下冲,一边冲一边喊那些围观的妇孺:“看什么看,快点去拿桶提水挖土和冰筑墙,再不筑就挡不住那些杀千刀的了!”

    “哈哈哈哈……来不及了,天快亮了,天亮了首领就会让兄弟们发起进攻,一队人远远地用弓箭压制你们,一队人会用皮袋装土给填出一条攻上城墙的路,怎么样!小兄弟,想好没有,降了吧!只要你入了伙,我一定劝说首领让他放过这些妇孺!”王伦在得意地大笑。

    陈进才也笑了,一个老成的笑容在他那张少年的脸上是那么的诡异,那胸有成竹的笑容在他脸上却让王伦渗得慌。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王兄很有自信,这是好事!不过王兄稍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

    陈进才拦住了正提着桶往墙上浇的王老头和马三爷,说了句:“没事!”

    然后就走下了城墙来到白牛身边,从它身边的牛车里找出一个包,拿出一个盒子就回到城墙上。

    伸手在盒子底下拨弄了两下,四个脚就伸出来成了一张小桌子,然后在盒子侧面拉开一个小抽屉,里面是几个玻璃杯和一瓶白色的牛栏山二锅头。

    把几个杯子放好,拧开瓶盖,一股浓烈的酒香传来,在场几人竟重重吸了下鼻子。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陈进才,他是常喝这个。

    透明的酒液倒进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那浓烈的酒香迅速弥漫,哪怕现在这里是空旷的城墙上。

    一人给一杯,马三爷最是不堪,他是个商人,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晶莹剔透的琉璃杯,晶莹剔透的琉璃酒瓶,晶莹剔透的美酒,这些东西有谁见过,马三爷敢用他老婆的小姨子发誓,别说现代的皇帝,就算是历朝历代的皇帝宫中都没有这么一套东西。

    把四个杯子都倒完,还剩下小半瓶了,陈进才小心地把瓶子收回盒子里,这是最后一瓶了,本来他喜欢喝白牛二的,备了不少,只不过在来这个世界时,在白雾中穿行了好久,都喝完了,而自己的那些美食,也让白牛给吃光了。

    现在,就剩下半瓶白牛二了,陈进才决定这些沙盗一解决他就把瓶盖用蜡封上,等自己老了,再拿出来品一品家乡的味道。

    所有人都知道那小半瓶酒的价值,所以王伦艰难地把目光从盒子抽屉处抽回来,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把这些全给我,我保王家村所有人平安!”

    一听这话,王老头和马三爷这才一激灵,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处境,王家村还在危难关头呢!

    他们和王伦一样,也以为陈进才把这种价值连城的酒拿出来,是为了乞求沙盗们得到了宝物后放过王家村,不禁心中感动,感激涕零。

    陈进才笑着摆摆手,也不管这样的动作在一个少年身上出现是多少的诡异。

    轻轻地嗫了一小口杯中浓烈的美酒,才长叹一声道:“这是最后一瓶了,喝完这瓶,世间再没有这种酒了,唉……”

    定定地看着天边那发白的方向,无视着不远处正在集结的沙盗贼人,对王伦笑道:“你以为我拿出这样的酒是想以此酒来换王家村所有人?”

    王伦愣道:“难道不是吗?”

    陈进才摇头:“你错了,我拿出这酒,只是想装装逼,感受一下,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感觉,还有,我劝你,降了吧!看你是个人才,死了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