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14章 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这孩子莫不是紧张过头了结果脑袋短路,如果眼前这些人是现代人的话,说不定他们心里会是这么想的。

    看到他们的愕然,陈进才笑了,笑完后指着那个大队沙盗正在集结的地方,问王老头和马三爷:“你们还记得,我在那个地方埋了十几条冰柱子吗?”

    王老头点头道:“是了,我当时问你何故,你只是笑而不语,莫非有何奥秘?”

    陈进才笑看着那乱糟糟挤在一起的沙盗们,他们也许还不知道,在下一刻,他们将永别这个世界了。

    拿出打火机,在冰墙上特意留出来的那个管子处打着,点燃管子里的引线。

    这里离埋炸药那里并不远,而陈进才埋的还是急引,所以点着之后会很快烧到那里。

    引线有急引慢引之分,慢引的话,一截手指长的引线能燃几分钟,而快引的话,二十米长的引线也就能着个半分钟,更别说这里离沙盗们的集结地只有区区百米。

    那就是五个半分钟,也就是两分半钟。

    “这个火折子很是别致啊!”马三爷不愧是个商人,他没见过火药,当然不知道刚刚眼前这个少年点着的,会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王老头也不知道。

    更别说王伦了,他在大宋时只是个穷书生而已,根本就没见过火药是怎么点的,所以也让眼前少年手中的奇怪火折子吸引过去了。

    就算是大宋军中,能清楚明白火药的味道和威力的怕也没几个,他们也许会清楚那些加了毒药的毒火弹,绝对不会想过,这火药的爆炸威力。

    于是,在两分半钟之后,在那些沙盗还没有集结完的时候,大地一震,一声巨响,十几个沙盗的身体像破布娃娃地抛向天空,然后被飞溅而来的碎冰碎石击中,然后摔下来时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地面的也有被震死的,也有被碎冰碎石打死的,一脸是血的幸存沙盗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接着又一声巨响再次响起。

    大地震动了十四下,冰城墙裂开了两个大口子,还有一段塌了,如果不是陈进才在冰墙塌的时候把几人拉下去,怕是都要被埋在里面,因为塌的就是他们站着的那段冰城墙。

    看着几人死死攥着手里的酒杯,心里还有点负罪感都让他赶到天边去了,紧张地说:“你们惊讶归惊讶,别捏坏了我的杯子,这杯子是一套的,少一个就残缺了。”

    王伦呆呆地看着外面那地狱一般的场景,傻傻地看了下手里的杯子,又看向眼前这个少年,突然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原来那个唇红齿白的俊朗少年,而是一个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恶鬼。

    伸手指着外面,呆呆的眼神,傻傻地问道:“那是你干的?”

    “嗯!”陈进才老实地点头,其实他也是装的,他到现在还没敢转身去看外面成啥样了,他怕自己一看就会吐出来,眼下可不能在这个王伦面前丢脸。

    “对了!王兄,喝完这杯酒,你去外面把没死的沙盗给收拢一下,然后告诉他们,他们是我的俘虏了,当然,如果有反抗的,该怎么做你懂的。”

    说完转身回了屋,再没看外面,四百多人啊!哪怕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沙盗,可是突然间四百多人死在自己手上,当然还有幸存下来的,但陈进才敢肯定很少。

    要知道那可是足足埋了差不多五十公斤的炸药,而且还是最大威力那种配比的黑火药,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轰然炸响,就算是不被炸死,也会被震死吧!

    马三爷恭敬地把几个玻璃杯还了回来,还有那个装了酒的盒子。

    王伦在陈进才走后还喃喃地说道:“四百多人啊!四百多人一下就没了!他是恶鬼吗?”

    王老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了一句:“以前被你们攻克的城池,里面的人都怎么样了?”

    这话问得王伦一愣,他们以前攻克的城池,那还用说,当然都砍了。

    “你们用刀杀人,而里面那位,别管他用什么杀人,可他杀人是为了救人,而你们杀人却是为了抢劫。”王老头悠悠说道。

    其实王老头心里也是震憾的,四百条人命啊!转眼间就全死了,幸好和他成为敌人的不是我啊!

    其实想想,这不能怪他的,现在王家村与沙盗之间只能活一个,作为王家村这一头的,少年为了自己这头的存活杀死对方也不是什么过错,况且对方是贼,是盗,是强人啊!

    事情在心里过了一遍之后,王老头又在心里给陈进才找好了理由,心安理得的理由。

    王老头回到大屋,看到的情景又让他吓了一跳,自己的三岁的小孙子,居然爬到了少年的脖子上骑大马。

    这让他的心差点就蹦出来,我滴个天爷,我滴个小祖宗哎!那可是谈笑间,喝着酒唱着歌,呸呸呸!是喝着酒就能把四百人同时干掉的人,你居然敢骑在他脖子上!

    他这一停,就让陈进才看到了他,笑道:“老人家,你也进来了,对了,那个王伦,他去收拢没死的沙盗了吗?”

    王崎老头听他这么一问,赶紧说道:“他去了,只是……”

    陈进才疑惑地问:“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人!”王崎老头对还有人能活下来还真没有信心,要知道自己等人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都让爆炸给震塌了,而那些本来就在爆炸场地的人又怎么可能活下来呢?

    陈进才无奈地笑笑:“没办法,村里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是能打的,要是我不把他们都给弄死,我不敢保证能确保你们的安全,要知道老的老小的小。”

    这本来就是,王崎老头老了,就算是一个普通壮小伙跟他厮杀,他都不一定能赢,更别说眼前的都是一些身经百战的悍匪。

    “能有多少就有多少吧!”

    他一说完,王老头就好奇地说:“不知道要这些人有啥用处,不如就让那王秀才给带走算了。”

    王老头的心里是极力反对把这些个人渣们留下来的,要知道现在王家村都是一些妇孺,万一这个邪恶成性的人留下来后出了什么事,他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陈进才苦笑道:“老人家,你就想过把这些瘟神给送走,可是你没想过,我们这里有多少事情要做,房屋要重修,温泉井现在出得太快了,没有好的出水沟,还有,没有一个好的储水过滤池,单靠我那个小设备是净化不了多少水的,这些都是需要劳动力的,而那些死剩下的沙盗,就是很好的劳动力。”

    这时马三爷低声说了句:“让那个王伦去收拢那些人,他不会是带人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