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16章 食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冲?王伦没反应过来,倒是一直站在王老头后面的马三爷脸色大变起来。

    不过,这些陈进才是没看到的,他现在看着眼前的四十多个惊恐跪伏在地的沙盗,又或者说是马贼。

    跪,这在宋朝是伏罪的意思,也是归降之意,男人黄金膝一跪,从今此身是奴隶,这个也是沙漠里的规矩。

    现在这些马贼心里就是这个念头,他们心里起不了反抗之意,对上这个谈笑间就能让天崩地裂的人物,他们提不起勇敢的心。

    在离小村很远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能埋四百人的大坑,举起刀枪的手,拿起锄头来也是很有力量的,只是当他们抬起那些破布娃娃一样的尸体,扔下去,再铲土埋上时,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就算是王伦,也收起了他的那套书生儒袍,换上了短打,扛着锄头,刚刚挖坑他也有份。

    每个沙盗都要干活,没有例外,挖完坑埋完尸体后他们还要挖一个更大的坑,据说是用来蓄水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重新建个城墙,眼前这个冰城最久也只能用到开春就会化了,也就只有两个多月吧!

    在古代生活,可不敢想象,没有围墙保护的日子是咋样的。

    别说什么盗贼,就是随意来一个狼群,都不是沙漠边缘的小村能承受的,所以这就说明了围墙的重要性。

    而这一切,都落在了眼下这四十三,啊不,加上王伦就四十四个苦力手里了。

    当然,也不是就这样做个没完,陈进才对于这些侥幸在自己手下活下来的沙盗马贼有放过的意思。

    这四十几个人现在就是劳改阶段,每个人入伙的时间也就是他们劳改的时间,看手上有没有人命,有一条人命加一年。

    在这一点上,王伦是幸运的,他入伙沙盗也就才三个多月,并且在入伙后就当上了军师一类的职位,就没亲自杀过人,所以他的劳改时间居然是这群人里最短的,才三个多月。

    大事已定之后,一场酣畅淋漓的大睡是必须的,等陈进才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日落时分了。

    肚子响起几声抗议声,这才让他想起,自己居然饿了快一天一夜了。

    饿了就要吃东西,可是当满满一大盆的煮马肉放在你面前时,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会感觉到痛苦。

    任何一个吃过马肉的都知道马肉的味道,一两块还行,可是把这马肉装了一盆,当饭吃,这让陈进才不得不用佩服的眼神看着眼前正吃得稀里哗啦的大家。【愛↑去△小↓說△網w  qu 】

    特别是王老头,这跟脸盆差不多大的饭盆装着满满的马肉,可还不到一刻钟的样子,居然全进了他的肚子里,这让陈进才很怀疑他会不会是那些传说中的武术高手,要知道那些高手们一顿吃的饭都是拿桶装的,吃羊都是论只的。

    当然,这些都是扯淡,真实原因是,生活艰难,王家村平时虽然养了几只牛羊,可除了在陈进才来的那天杀了几只以外,以前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上肉。

    今天好不容易死了这么多马,他们的反应是,终于有肉吃了。

    不得不说一下,沙盗们做为在沙漠里横行的马贼,一人两三匹马还是有的,如果混到只有一匹马,那你就离死不远了。

    所以,别看外面才死了四百人,可却死了几百上千匹马和骆驼,要不是受惊跑走了不少马,可能还会更多。

    而现在王老头带着人把这些马肉处理的方法就是,把那些死马切开,成一块块,然后挂在冰墙上让凛冽的寒风把马肉给吹干,而马下水当然是不能弄干了,不过这也是有用的,马杂汤现在就是外面那些干活的劳改的沙盗们的食物。

    现在肉那么多了,开荤那是必须的,马肉论盆上,十几年了,从来到这片荒凉的土地开始,就没见过那么多肉,此时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盆子,眼珠子都绿了。

    陈进才眼珠子也绿了,不是想吃肉想的,而是受不了这马肉的气味与古怪的味道,清水一煮就捞上来放在盆子里,吃的时候拿起来沾一下盐就吃的马肉根本就不是任何一个现代人能吃的下的,哪怕这个现代人已经穿越到了古代。

    把自己手里的肉盆往桌子中间一推,他吃了两块就有点吃不下了,陈进才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但他却是一个挑嘴的。

    “怎么不吃?马肉多得是,八九百匹马啊!还有骆驼,村子一年的肉食都解决了!”吞下嘴里的肉,王老头一脸的满足,可看到陈进才居然只吃了两块就不吃了,不由得好奇问道。

    “这马肉味道太重,我吃不惯,你们吃吧!我来的时候也还带了些食物,我去牛车那拿来做了吃就行,你们吃,不用管我。”

    陈进才起身出了屋,白牛在屋外等着他,边上是他的牛车。

    白牛就是个小气的,不管任何人,只要不是陈进才,谁想接近牛车都不行,它就趴在牛车边上,谁要走得近了,它就以为对方是想来牛车上偷东西,于是用大大的牛眼死死地盯着对方,只要对方再接近一点它就会冲过去把人给顶走。

    当然,只是顶走,而不是顶死,不过就算是顶走也把人给吓着了,万一这白牛用力顶了,把自己给顶死了怎么办!

    对这一头比一般牛要大上一倍的白牛,小村里的人心里其实是犯悚的,特别是白牛的角不是向上长的,而是向前长的,这向前长的角表现出牛的脾气一般不怎么好。

    不过,被慢慢地顶走了几个人之后妇人们才发现,这牛还是很有分寸的,顶你的时候并不会用力顶,而且只要你不接近那辆很特别的牛车就不会管你,连续几人都是这样后这才让她们放下心来。

    陈进才走向牛车,对站起来拉着牛脸往自己怀里蹭的白牛脖子挠了下,从牛车里找出盐袋倒了点在手心让白牛舔,侍候完白牛之后才从车里翻出一个麻袋,这是自己在铸剑的空余时间给山民治病和教小孩子读书所得的报酬。

    山里人能给什么报酬,也就是一些个土豆红薯老玉米之类的。

    现在陈进才就是,捡了几个大点的红薯就进了屋,把红薯洗洗后往锅里一扔,然后去生火。

    正生着火的陈进才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是忘了点什么,突然大叫了一声:“我次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