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7章 林冲是谁?

第17章 林冲是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飞扑上去手忙脚乱地把锅里的红薯给捞起来,还好还好,水还没热!

        我滴个老天啊!差点就把这几个宝贝疙瘩给煮了吃了。【愛↑去△小↓說△網w    qu  】

        王老头和马三爷在大屋里就听到伙房里陈进才的大叫,冲过来一看,看见的居然是陈进才抱着几个沾水的东西宝贝似地拿自己的衣服擦水。

        拿自己的衣服去擦那东西上的水,那得多宝贝才能做得出来。

        陈进才看到冲进来的王老头和马三爷,抬起头来严肃地说道:“我需要一个地窖,一个温暖的地窖。”

        地窖而已,在现在有四十多个劳改人员的情况下,一个精致的,功能完善的地窖出现了。

        陈进才小心地把牛车上的红薯土豆和老玉米都放入地窖中去,整个行动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些宝贝们磕了碰了伤着了。

        要知道现在外面可是滴水成冰啊!这万一把这几袋子这个世界这个时空里大宋朝唯一的这点南美洲独有的作物冻坏,他可哭都没地方哭去。

        王老头和马三爷一脸冷汗地看着谁也不让碰,就只是自己一个人把一麻袋一麻袋小心翼翼地把三个麻袋的东西抱进地窖,甚至还拿起牛车里的那卷蚕丝被往上盖,这样的举动让两个老头看得脸皮直抽抽。

        王老头看不下去了,那床不知是何材质的被子华贵轻盈,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眼前这个少年居然想用来盖三麻袋的……东西。

        被王老头拉住的陈进才这才发现自己魔怔了,这地窖挖好了,拿点干草铺地上就行,哪用得着用蚕丝被盖。

        回到地上,大家坐定之后,马三爷才一脸好奇地问道:“公子为何对那几袋东西如此上心,不知那又是何物?不过我看那物事上沾有泥土,怕不是土里长的?”

        陈进才无奈笑道:“马三爷,都说了多少回了,别称公子,小子说了几回了,小子就叫陈进才,您老高兴,就叫声进才,您老不高兴了,就叫我全名陈进才,可千万别叫公子,这让小子觉得生份,咱怎么说也是共患难过来的嘛!”

        “那三麻袋确实是地里长的物事,嗯,是粮食,很不错的粮食。”

        “呼”王老头和马三爷口中长出一口气:“我说进才,几袋子粮食而已,就算是再美味,也不用像侍候小媳妇一样侍候着吧!”

        陈进才笑了:“说得不错,小子已经把那几袋粮食当成媳妇一样宝贝了,一会小子就让人在进地窖的地方盖个屋子,以后小子就住在那了!”

        马三爷张大了嘴愣愣地问道:“这不至于吧!”

        “至于!”陈进才的平板里就有一篇文章,他挺喜欢的,虽然笔者的文笔好像差了点,但却能把事情给说明白。

        那篇文章名字就叫《神圣的战争》。

        为什么篇名就叫得如此吸引人仇恨呢!文章里面分析了每一次的改朝换代,最深层的原因。

        经过研究发现,不管是上古时期,还是春秋以前,再到秦汉以后,直到清末民初,所有的动荡与不安。

        到了最后都只变成两个字,饿的。

        俗话说仓禀足才能讲礼仪,再到穷山恶水出刁民,然后再到有恒产才能有恒心。

        这三个说法,其实都说的是一个事,那就是吃饱肚子,这个世界就安逸了。

        如果仓房里有足够一家子人富足地生活,有几个老百姓还会想着去造反,而且为了继续能够这样和和美美地生活,不想破坏这样生活的人就会对国家的法规,社会的伦理下意识地去尊崇,因为他们害怕万一有不尊崇法规伦理的人会去掠夺他们的财富。

        穷山恶水,说明产出的不够,为了吃人们甚至在没粮食的时候敢把邻居的孩子扔到锅里煮熟了吃,这都是肚子逼的,不出刁民就要被饿死了,能不刁么!

        到了新中国,太祖爷说了,有恒产才能有恒心,就因为这句话,让广大农民看到了自己能够吃饱的希望,所以,当太祖站出来的时候,大势已定,前朝蒋皇帝只好退守湾岛。

        这些,都是肚子饿的威力。

        从古到今,只要人类发展到一定数量规模之后,生产力跟不上来的后果就是,只要一到大自然有上那么一丁点灾害,那么带来的就会是一整个大族群的整体衰落,甚至灭亡。

        就像灭亡了东汉的,黄巾之乱,如果人人都有饭吃,怕是大贤良师再有本事,演讲水平如同希特勒一样,那也白搭。

        可坏就坏在,那时候人太多了,对比起所有能耕种的土地,土地的产出来说,人太多了。

        人多了怎么办,粮食不够吃了怎么办?刚好又碰到灾年粮食更完蛋了怎么办?

        只有两个选择,一、就是等,等所有人把能找到的粮食吃光,然后再也找不出粮食来之后,所有人一起死掉,一起死掉的可能会是一个国家,一个城池,又或者是一个村落,甚至一个族群。

        第二,第二个其实才是人类的下意识里做出来的选择,比如,到了一定时候,一定人数占据着所有土地求活的时候,当饭不够吃的时候,就会干掉别人,然后吃掉别人的口粮。

        于是就出现了战争。

        战争的成绩是显著的,可以掠夺资源,可以消减对方的人口。

        所以在很多记录里,开国的民众从来就是幸运的,因为两个新旧王朝的互相征伐之后,这世界就多了很多很多无主的土地。

        然后开国民众们等到了这些土地,幸福日子开始了。

        其实说穿了都是粮食,其实基本每一个成功改朝换代的开国皇帝身后都有一群吃不上饭的穷人,基本一个被赶下皇位的末代皇帝面前都有一大群吃不上饭的穷人。

        由此可以看出粮食的重要性。

        而相比起大宋朝这一亩只产百十来二百斤的产量来说,土豆那亩产万斤(当然,那是最近品种,主角拿过去那些不是,现代惠州有亩产万斤的新品种)的产量,在那个时代就是能延续一个王朝的保证。

        (说多了,这一段应该是后面说史那部分说的,现在跳过)

        马三爷听了陈进才的回答,咂了咂嘴,换了个话题,毕竟在他眼里粮食不算什么,哪怕大西北这里一般不产粮食,可大宋产,所以粮食在他眼里不算话题。

        “听刚刚进才与外面那个王伦说话,你知道林冲?”马三爷试探着问道。

        王老头好奇了,是谁让马三这个胆大的问起来有点小心:“林冲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