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8章 冤屈的林家娘子

第18章 冤屈的林家娘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冲是谁?这个问题陈进才觉得应该交给马三爷来回答。毕竟自己知道的林冲是不是马三爷心里的那个林冲还不知道。

        看到王老头和陈进才的目光看向自己,马三爷苦笑一声:“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是马某远房表亲。”

        纵然是心里早有猜测,此刻陈进才还是心里一紧,八十万禁军教头啊!原来真的是那个豹子头林冲。

        豹子头林冲有了,那花和尚鲁智深还会远吗?这妥妥的就是一个水浒里的世界嘛!

        陈进才有点出神,自己来到这里,加上在迷雾中行进的那几天,还有来到这个世界的两天,已经有五六天了,也就是说,进才同学离开了生他养他的现代世界已经差不多一周了。

        也许再也回不去了,但幸好的事,进才同学由于他那特别的爱好,一直没有娶媳妇,还喜欢一人独处,所以就算是穿越到了北宋,也没什么大不了,还有可能心里欢欣,为这一趟别样之旅。

        王崎老头笑道:“想不到啊马三,难怪听说你最近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原来东京城里还有这么一座靠山所在,你们老马家看来以后不得了啊!”

        马三爷的脸色不对,苦着脸,说道:“以前当然是,可现在,唉……我这表亲,也算是家门不幸了!”

        陈进才心里一动,心想难道林冲娘子被高衙内调戏,然后高衙内被林冲教训一顿的剧情过去了?

        到哪一步了?野猪林?还是风雪山神庙?还是已经上了梁山?又或者是病死了?

        林冲其实是个可怜人,哪怕到了最后,水浒结束那一刻,他也没能报上仇,只好心结难解,病死了。

        其实,整个水浒之中,除了林冲与武松,就没有几个是无辜者,就算是杨志,也不过是玩勿职守后逃罪而已,不算英雄。

        像做人肉叉烧包的孙二娘,劫朝廷运钞车的晃盖等人,还是宋江这些通黑的国家蛀虫,有一个是好人吗?

        正想问清楚,谁知道王老头就抢先一步问道:“哦?此话怎讲?”

        “我那表亲,七尺昂藏一条大汉,枪棒功夫了得,东京城少有敌手,因此夺了那八十万禁军教头,风头一时无两,却不料因一女子,弄了个刺配沧州,现在都不知如何了!唉……”

        马三爷一脸的黯然,想想家里好不突然才有个像样点的靠山,却好景不长,突然就给倒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马三爷都说到这了,王老头就算是还想打听清楚些,都要顾忌一下他的感受了,便没有再问。

        哦!现在才是刺配沧州啊!还好还好!不过别的倒是陈进才听出不一样的意思来了,这好像林冲被刺配沧州还得怪一个女子?是谁?不会是……

        “马三爷,有话就说完,别说截又不说截的让小子听了心痒痒,一个女子害了他?谁?”陈进才好奇问道。

        马三爷本不想再说,不过问的是陈进才,他不想说还是得说的,毕竟人家刚刚救了他们。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那表亲的浑家(媳妇),同是禁军教头的张教头家贞娘,本是端庄静美,却不料知人知面不知心,竟于庙会之上勾引当朝高太尉府中衙内,却不料让我那表亲碰到,以为是高衙内故意调戏他家夫人,便上去把高衙内一顿好揍,由此便埋下祸根!”

        陈进才听得眼都睁大了三分,不会吧!林冲娘子勾引高衙内?你特么逗我玩呢?

        不过他却没有打断马三爷的话,还想听听往下还怎么说。

        “打了小的,出来个老的,林冲打了高衙内,与打了高太尉又有何不同,都是在太岁头上拔毛啊!”

        “当然,高太尉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找我那表亲的麻烦,毕竟官至太尉,才华、心胸当不是我等可望其项背的,可若是我那表亲把过错送到高太尉手中又是不同,不用太多动作,只动动手便把一个打了他儿子的人打落尘埃,何乐而不为。”

        马三慢条斯理的话让陈进才呼吸都噎了一下,高太尉的才华?心胸?

        我去!你表逗我行么?陈进才现在看马三爷的眼神有点不对了,马三爷这老小子的崇拜对象不会就是高俅高太尉吧?

        “我那表亲有一同僚,就是陆谦那狗贼,他假传高太尉命,唤我那表亲带着宝刀直往白虎节堂,带兵器闯白虎节堂,可是死罪啊!最后还是高太尉仁慈,放了我那表亲一马,把死罪改为了刺配,这是何等的仁慈!”

        马三爷的这番话让陈进才听得瞠目结舌,天啊!这样的话是谁告诉他的?这得脑袋多抽才能信得了这些论调啊!

        这些话让陈进才听着都想大耳刮子抽他,太特么恶心了,合着调戏人妻子了还谋算人性命了最后来了一句,因为我仁慈,放你一条生路,刺配沧州吧你!

        既然说了,积郁在心中的话不一下吐个痛快是很难受的,所以马三爷还在继续说:“年中的时候,我那表亲已经被押往沧州,怕是现在早就到了,不过还好,起码不用死!最可恶的是那张姓贞娘,若不是她水性杨花,去勾引高衙内,怎会出如此事情!可恶的女人,可恨林冲到最后才认清她的真面目,一纸休了她,休得好!”

        陈进才听到这里已经怒了,这完全是颠倒了黑白,这完全与书上写的不一样好不好,林冲娘子是被害者好不好!

        想到林冲娘子最后上吊自尽的下场,再想到这样一个坚贞女子在林冲这边的亲戚这里居然会是这样的名声。

        想到这,陈进才深深地为林娘子感到不值,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林娘子怕是已经自尽了,唉!

        陈进才压抑着怒气,缓声问道:“这一切,又是谁与你说的?”

        他敢肯定,这马三爷了解的这些,都是一些人加工扭曲过后的东西,离事实十万八千里,听了实在让人火大。

        “我在太尉府里有个朋友,林冲出事那时候我还托他去衙内那里关说,他那说来的还能有假?”马三肯定地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