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22章 手抄本水浒与办事不利的王伦

第22章 手抄本水浒与办事不利的王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进才给两个老头,嗯!如果马三爷这样差两岁才五十的人算是老头的话,那加上七十上下的王老头就是两个老头。【愛↑去△小↓說△網w    qu  】

        给两个老头讲水浒的时候他提了一句:“我这个平板电脑还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坏了,到时候里面什么也没有,想来你们听着这些也不可能全都记得住,你们就去找些纸笔,记下来吧!”

        两个老头一听就愣了,王老头就直接来了一句:“这些天机,真的可以付诸纸笔?”

        陈进才没有在意,大大咧咧地说道:“怕啥!反正小子我是不在意的,这万一哪天这平板电脑坏了,想看都看不到了,那就是一大损失,所以还是记下吧!”

        两个老头一商量,记下,一定得记下,不过记下之后,一定不能现于人前,此等天机,泄漏出去可是要遭天遣的。

        也幸好,这批沙盗全没于陈进才之手,而当初杀了马三爷商队,只留下马三爷一人的正是这批沙盗。

        沙盗没于陈进才的一番天崩地陷后,落于沙盗手中的财物又回到了马三爷手中。

        而那些财物中,有三分之一便是运到王家村的生活物资,而这些物资里,有着笔墨纸砚。

        所以现在大屋里面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一个少年正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在念,两个老头在轮流地抄写,这样的场景连着足足一个月,才终于把整个水浒传都抄写下来。

        看着陈进才在他们辛辛苦苦抄写出来的书稿上写下《水浒传》这三个字的时候,两个老头怒了:“为何叫水浒传,明明是给一百零八个妖魔立传,应当名为妖魔传才是!”

        “马老头,你关心这本传记的名字,还不如去关心关心那王伦到哪了?是否已经到了东京找到了林家娘子,相信那鲁智深上山后问时林冲所答你也看到了,林家娘子可是他火拼王伦之后爬人去接时已经死了!”

        陈进才慢悠悠说道,一直给这两老头念书,枯燥而无味,就算嘴不累,但心累。

        一听陈进才说这个,马三爷马上吹胡子瞪眼睛:“如果不是你与王老头拦着,我马三早到东京城把表弟媳妇给带出来了,还用得着在此地担心?”

        王崎老头一听不乐意了:“合着此事还能怪罪到吾等身上不成,谁教你交友不慎,交了陆虞候这么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牲,他为了谋算你的那份家业,都把你出行的路线给到沙盗手里,如若你就这样回去,他还会让你活着不成?怕你此去是羊入虎口罢!”

        原来,早在一个月前,马三爷就想回东京把林冲娘子接出来,特别是听到林冲娘子拒了高衙内,高衙内害了相思病后差陆虞候去草料场害林冲的那一章时,不禁为以前误会了这个表弟媳妇而羞愧不已,正想快马加鞭赶去东京,却不料让王伦给拦了下来。

        马三爷以为王伦又想起什么二心,抽出腰间短刀就砍,却不料王伦叫出一句让他和所有人都吓一跳的话来。

        王伦说马三爷出关,就是陆虞候把消息透露到沙盗手里的,要不然沙盗也不可能知道有人会在这十一月里还往大漠边缘跑,要知道这大漠的冷可是能冻死人的。

        听到这个,是个人都知道马三爷是不可能入关了,起码在林冲把陆虞候打死之前是不能进去的,不过,今年太旱,现在还没有雪,相信沧州那里也差不多,那么没有雪也就没有风雪山神庙,也就是说陆虞候还没有死于林冲之手。

        不过,让王伦进去,那就差不多了,王伦在出关前还在大宋有身份,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而出的关,可他出关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没人知道他出来是干沙盗来了,更不知道他此次是进去给马三爷办事去了。

        所以,王伦带上几个手下进了关,到现在快要一个月了,可是连消息都没来,曾经一度让人以为他逃了去,逍遥快活去了。

        甚至那些投降劳改的沙盗们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无意中看到陈进才练拳时一脚把百十斤的石头踹飞到几丈开外,让他们想起了那一场惊天大爆,他们也早就跑了。

        不过呆在这里也好,起码这里不会短了他们的吃食,只要干活还是有吃的,相比起他们自己的肉票被抓后的生活,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

        王伦是来到东京城了,也找到林冲他老丈人家了,可是有一个问题谁也没想过,也许是没想到过。

        那就是,林冲他老丈人张教头凭啥相信你王伦啊?前几天那高衙内还带着人来骚扰过张宅,张贞娘已经被逼得住进地窖去了。

        真是造孽啊!张教头虽然一身的枪棒功夫,可遇上了这事,他除了死死顶住,却再也没有半点办法了。

        这时却有个书生模样带着五六个彪悍的从人,来家说是林冲表亲派来接人的,这如何能信,莫不是那高衙内又派人来赚我?张教头心里寻思,却是不敢信王伦半分。

        “首领,要我说,咱直接把人一绑,只出了东京城,那还怕带不得她们一家去到那兰州王家村?这般婆婆妈妈的真不爽利。”说这话的是一个穿着短打下人打扮的壮汉子,其实就是王伦从王家村那带来的原沙盗分子。

        这里是一家酒肆,五个粗汉子和一个书生围成一桌却显得有些拥挤,酒家早早把酒饭奉上后便远远离了开去。

        这里不是东京城里,而是东京城外三十里远的地方,这一家开在官道边上的酒肆,也可以说得上是驿站,嗯!算是不怎么正规的驿站。

        作为一家酒肆的掌柜,眼皮子当然要得,这几个粗汉,还有那个书生的包裹里都带着兵器,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掌柜的更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既然开门做生意了,那就得讲个和气生财,这些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对自己以及这个酒肆做出什么坏事,吃个酒都给足了钱,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酒肆掌柜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拿完酒菜上来的掌柜二话没说就去了后院,眼不见为净。

        这也是王伦愿意在这里落脚的原因,毕竟他们都带着兵器。

        “你胆子真大,绑了她们你真的有胆子带她们回去?”王伦看了眼那个说话不经脑子的家伙。

        那家伙当然不敢,他现在还不敢吃肉,真的,有块肉在他面前他都不敢吃了,只要是有肉在他面前,他总是会想起那次大爆炸后挖完坑去搬尸体的时候,那一块块碎肉跟眼前的就有点像。

        回过头都不敢想了,只是艰难地问:“那怎么办?这事办不成,可不敢回去,想跑又不敢跑,那小官人神通厉害,怕是跑不掉。”

        在他身边的另四个粗豪汉子也是如丧考妣,都没了说话喝酒的兴致。

        王伦一口把碗里的酒喝光,长出一口气后说道:“无奈何,只好去找一个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