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3章 看到卖刀的别凑过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刚刚那个汉子连忙问道:“首领哥哥要见谁人?”

    王伦现在的感觉跟曹操有得一拼,虽然他不知道三国演义,更不知道三国演义里曹操大笑时旁边有一人上前捧哏:“丞相为何发笑!”

    但这并不能阻止自己心里暗爽,心里觉着自己在智商上高人一筹一般,这就是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愛↑去△小↓說△網w  qu 】

    现在刚刚那个粗汉已经接过了曹操身边那人的角色,在捧哏和马屁这一道上,前途无量啊!

    王伦饮下一碗水酒,这才说道:“找牙人老蔡,告诉他,我们要一处邻着张教头一家的院落,另,你们着一人回兰州王家村,告诉马老头,张家不信我等,不愿随我等前往,求一信物再来。”

    “小官人让我等来此,就是怕高俅那厮行那虏人之事,既如此,那我等便住于张宅边上,若是有事,我等到时抢了人就跑,却也不晚。”

    牙人,也就是现代所说的中介,东京城的牙人当中,老蔡说不上是最好的,但却也有偌大名头,据说路子很广,就是死要钱。

    不过在拿了足足的佣金之后,很快便给王伦他们找了跟张教头家斜对门的院落,甚是宽阔。

    王伦他们搬家的架势很大,不说别的,就是那五六匹马,那都是西北之地的好马,哪怕是从后门进的院,也惊动了不少人,其中当然就有张教头。

    当然,也不止张教头,五六匹西北地的好马,而且还是王伦他们做沙盗时优中选优挑出来的好马,进了东京城,只要是城里有点耳目的,谁不知道这东京城里来了块肥肉。

    这个时代的马,而且还是好马,在大宋,那就是现代法拉利级别以上的跑车,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不过,在没弄清楚王伦他们底细之前,是没人敢下手的。

    而现在的张教头,一脸复杂地看着正在往院里搬东西的王伦等人,他记得这几个人,前段时间天天都去他家劝着带上贞娘跟他们走,说是林冲的表亲派来的。

    谁信?既是林冲表亲,为何不亲自前来,却派了几个粗汉,就想把自己一家哄走?

    其实,张教头一直不敢信王伦等人,只不过是看出来王伦身后几人,身上满是彪悍之气,杀意腾腾间可以很轻易地让人看出他们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手上的人命怕是不少了。

    要知道林冲家世清白,哪怕林冲那位远房表兄,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世代经商,手里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彪悍人物?

    是以张教头却是不敢信,要知道在东京城里,碍于官府,想来眼前这些强人也不敢行强掳之事,可要真跟了他们去,万一对方发难,就算自己手上枪棒功夫了得,对方也不是易与之辈,到时自己单人匹马,如何护得家人周全?

    站在大门处的王伦看到斜对面复杂地看着他的张教头,也不上前搭话,只是遥遥地拱了拱手,就进了院门。

    据说,进了东京城的宝马,很难有机会再出去,到最后都会被阉了之后,放到瓦市子斗马用。

    据陈进才看过的一本叫大宋的智慧的小说里有一节说过,东京城里有好多马,叫啥的都有,什么玉狮子雪狮子的,什么乌云盖顶什么什么金玉勾的。

    还有专门的赛马会,每到比赛,只要获胜,万千缠头就会像雨点一般地扔下来。

    而这些个马会,大多都是东京城里的纨绔办的,每个家里都有着天大的靠山,而他们的兴趣就是,搜罗天下好马,阉了,送到马市里斗马,以此来博得他们的财富、地位又或者面子。

    王伦他们的马,当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算是没有注意到的,那市井上的闲汉也会帮那些纨绔注意,用几匹好马的消息换几顿酒水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王伦的背景不经查,用不到半个月时间,一个落第秀才的前半辈子生平就已经摆到京城各大纨绔手中,特别是这秀才出关再回来时,手里有的大笔财货与那跨下的好马。

    西北地的一个落第书生而已,算不得场面,于是就有人上门了,一口气就要买下王伦手中所有的好马,出手很大方啊!

    “一匹马五贯?说出去会让人笑掉你的大牙吧!整个东京城,有几匹比我们这些还好的马,五百贯都不会卖与你等,打秋风打到我等头上,莫不是昨晚洗脚水喝多了蒙了你心了!”

    王伦手下一个粗汉指着来到家里想用五贯一匹的价格买走他们战马的花胳膊,用浓重西北口音的官话骂道。

    花胳膊披着一件短衬,露出胸口的黑毛一从和两个绣满刺青的胳膊,一条灯笼裤下是双薄底快靴,看了眼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王伦慢条斯理地说:“牛二只是个在市井上厮混的闲汉,也爱给各路好汉面子,但是今天这事不成,牛二今日是给驸马都尉府办事,身不由己啊!”

    “哪个驸马都尉啊?说来我听听!”

    王伦听到这个声音,本来还因为听到牛二口中的驸马都尉而心生无奈的情绪突然变得满腔欢喜。

    这是小官人来了!

    来的可不就是陈进才嘛!一辆非常特别的牛车,正施施然地行向这里,那拉车的白牛,还是那样的一脸臭屁,不可一世的样子。

    怪异的牛车上的车蓬正在慢慢地从前往后收起,就像现代的那些超跑收起顶蓬一样,不用说就知道那就是陈进才在现代时候diy出来的山寨产品了。

    收起车蓬后,本来还以为来了什么人物的牛二,发现这让眼前几个粗汉心安的居然会是一车孩子,和一个老头。

    没有人敢无缘无故地小看一个驸马都尉,哪怕这个驸马都尉是气死了公主的王诜,可那也是驸马都尉,而且还是当今官家最为亲厚的人之一。

    在东京城里,据说随便指一辆马车,里面都有可能会出现一个皇亲国戚,高官子弟。

    而眼前的一切,都表明了这些都不可能是平常人物。

    白牛、高贵奇特的牛车,还有那群少年中那个最大的,就是那个用戏谑眼神看着自己的那个抱着一个婴儿的少年,绝对不是一般人!

    正因为不是一般人,所以就来了一句不是一般的话:“牛二,回去吧!送你一句忠告,看到脸上有胎记的卖刀,别往前凑,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