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4章 白狐和婴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牛二让少年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给说愣了,不过不愧是在东京城混得开的没遮拦汉子,转眼就反应过来,这是在咒自己呢!

    “小官人这话却也太是伤人,牛二与你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何故如此咒我,莫不是牛二有地方做得不对?”

    看少年一袭雪白衣袍,那温文自信之色根本就不像一个十四五的孩子,不由得牛二不小心。

    牛二这种污烂人能成功地在这个东京城活下去,最主要是他们眼力够好,什么样的人能得罪什么样的人不能得罪。

    而眼前这个少年显然是不能得罪的。

    “牛二啊!本来你来到我的院门堵着要强抢我家的马,是要给你一个教训的,可看在你命不久矣,便提醒下你,你若不信,那便算了,你走吧!”

    陈进才摆了摆手,算算时间,眼前这个牛二,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不值当为了一个快死的人置气。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给你一个交代,对也不对?”陈进才抱着襁褓,冷声问道,只是他身上的寒意洴发,吓得怀中的婴孩哇哇大哭。

    王伦几人没理牛二,上来跟陈进才见礼,然后把车上的小孩子都抱下去,然后来搬车上的行李。

    牛车很大,起码比现在的马车要大的多,更别说这牛车还是陈进才在现代的时候打造的,减震,实心橡胶轮胎的运用让那车不管是行走在任何颠簸坎坷都平稳而行。

    所以垫得厚厚的皮毛让车里的孩子又暖又舒服,也让趴在那里的一只白狐狸也又暖又舒服。

    不过白狐狸的美梦很快就被吵醒了,因为抱在陈进才怀里的那个婴孩哭了。

    白狐狸冲着抱着婴孩的陈进才轻轻叫了两声,然后一个侧身躺下,把腹部露了出来。

    陈进才轻轻地把婴儿放在白狐狸的肚皮上,婴孩的天性让他很快地进入吃奶模式,只不过跟现代人吃什么羊奶牛奶海豹奶之类的,还没有人喝过狐狸奶吧。

    被王伦他们抱下车的小孩子们没有一个离开,就这样围着看那个婴孩吃奶。

    在场没有一个人理会牛二,好像这一刻这个东京城有名的闲汉不存在一般,牛二本想发作,可看了眼好像什么事都是很云淡风清的少年一眼,带着手下的帮闲,转身走了。

    这便是他生存的决窍,没有摸清别人底细的时候,不去冒然招惹,那个少年身上那股淡然,出尘,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他懂。

    这种人,绝对是什么豪门世家里出来历练游学的继承人,而他这种闲汉,跟对方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冒然冲撞,可能明天东京城外的护城河里又会多一具沉底的尸体。

    对于豪门公子官人的那些手段,牛二并不陌生。

    小九(王家村王老头的孙女)咬着小白牙看了下那正努力吃奶的婴儿,抬头对少年说道:“进才哥哥,为什么小妹妹的爹爹会不要胡娘呢?为什么不要小妹妹呢?小九的爹娘都很疼小九……”

    话没说完她就抱着弟弟两人哭成一团,剩下的三个小孩也是两眼泪汪汪,进才同学叹了口气,上去把这几个小孩子都搂进怀里。

    “没事,以后进才哥哥疼你们!”

    王伦几个尴尬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虽然眼前这些小孩子的父母不是他们几个杀的,可当初取水队杀人的时候他们就是一伙的。

    “咳咳!”王伦不愧是读书人,应变能力还是有的,肚子里的那几滴坏水让他心思一转就把注意力给转移出去,堪称太极神功大成啊!

    “小官人,这婴孩,怕是只吃狐狸奶是不够的,不如学生去给请一位奶娘?”

    “对啊对啊!小妹妹这几天都吃不饱,总哭!”小九就是第一个被转移过来的,然后给小婴孩找奶娘就被提上了日程。

    王伦是个能干的人,一会就把这些小孩子安顿好,而且还在这些孩子嘴里套出来那个婴孩和白狐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王伦派回去的人快马加鞭,很快就把消息送到,给两个老头说完水浒后的陈进才同学想来看一下这个时空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城是啥模样的,于是就来了。

    来的时候,王崎老头把自己的孙子孙女都交给了进才同学,还把村里的另外三个比较醒目的小孩子也塞到进才同学手里。

    这是怕进才同学一走就不回来了,这样的话,就算他不回来,那带走的几个孩子也能跟着他有个更好的未来,不得不说,王崎老头不愧是当过官的,一肚子的算计。

    马三爷虽然在陆虞候没死的时候还不敢大张旗鼓地入关,可弄几个户籍证明还是没问题的,但王家村的大人都是流徒,不能入关,而马三爷家里的家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有几个能信得过,再加上他们信得过我们的陈进才同学。

    所以,到了最后,就成了一个牛车,一车小孩,进了关后往东京而来。

    其实在大宋,只要有个高点的山头就有可能有几个强人拿着几把生锈的刀在那里看看路上是否会有落单了的肥羊。

    所以路上行人一般都会结伴同行,这么一车的小孩子,最大的居然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不禁让人诧异。

    于是,便有好心商队上前问清楚牛车要去的方向后,邀我们进才同学结伴而行,也好有个照应。

    虽然这个商队也只有八个人而已,但总比这几个孩子强,进才同学感觉就这么几个孩子上路也是挺引人注意的,好像看小说时说过的,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出风头要不得。

    所以虽然进才同学很肯定自己就算是没有前面这个超小型八人商队帮助也能顺利地走到东京,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也就顺水推舟地合并到一起走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长途跋涉,进才同学在经历过后才知道这里的艰辛。

    没有时速一百以上的高速公路,更没有时速二百以上的高速铁路,从兰州到东京城据说慢走居然要还走上半个月一个月,如果骑马,骑术可以八百里加急的话也许几天就到了,可那特么是八百里加急好么,咱这是慢悠悠的牛车。

    好吧!咱的牛很猛,不比马差,可那也比不上八百里加急啊!跟着商队走吧!

    其实大宋的强人盗贼很多,陈进才路上已经看到过几个鬼鬼祟祟在山上观望的,不过看着也是两三个人,底下商队虽然人也不多,但起码是他们的两三倍。

    其实那个收留了陈进才他们几个小孩的商队根本就不是什么合格商队,应该就是第一次出来行商的新手,而这样的人,最是容易出事。

    “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