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28章 救治云家族老

第28章 救治云家族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相信所有人都见过蚯蚓,可那种有手指粗的见过没,如果不是一条而是几十上百条堆在一起见过没?是不是一想就已经毛骨悚然?

        还有比这还让人毛骨悚然的吗?当然有,那就是这些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的东西正从一个人的体内拉出来,然后你就可以想象,这么多的虫子,又长又粗又恶心的虫子就在你的体内活生生地生存着,繁衍着,甚至在你的体内它们都可能成了一个社会一个王朝……

        老天爷!这么想想,你是不是已经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不要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现代,在一边贫困国家贫困地区,还有这样的病人,肚子里就是一肚子虫子,好恶心的存在。

        好吧!云大叔也跟小朋友们一起也被吓到了。

        我们可爱的小萝莉王小九吓得已经快要把两只小拳头塞进嘴巴里:“好可怕……进才哥哥,小九也要吃打虫药,也要把肚子里的虫子给打出来,肚子里有那么多虫子,要是小九被虫子咬死了怎么办!”

        所以为了小九不被咬死,当然是把驱虫塔糖拿出来,分给各位小盆友。

        千万不要以为只要分给小九就行,其他小盆友也是眼巴巴看着你的,就算是不为了打这些可怕的虫子,那塔糖的味道也很好吃呢!

        云大叔两眼放光:“小官人原来是个医者?”

        进才同学嘿嘿笑了两声:“略懂略懂,家传医术小子只学了些皮毛,治个头痛脑热的是没啥问题,可要是什么大病,那就指望不上了。”

        云大叔低头又看了下马天才小盆友拉下来的那些个还在不停蠕动的长长的蛔虫,然后抬头说道:“想来小官人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不说别的,就是能生撕虎豹的坐骑,云某估摸着全天下只有小官人才会有;

        行于路上,白狐来投,这种事情云某还是在话本里听说过,能有这样事迹的,大多都会是显赫传唱万世之人;

        但这些都与云某无关,云某想求之事,却上想让小官人发下慈悲,救我家族叔一命!

        云某必然感激不尽,只要小官人能救了云某族叔,那云某以后就随小官人差遣,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云大叔的族叔一直都在,而且在的还是车队里,就在第一辆带蓬马车里躺着。

        他老了,老得快死了,其实他并不怕死,而是怕他死后,正在慢慢地舔着伤口正在振作着精神的后辈们把祖辈探出来的商路被断了。

        每一条商路都是祖辈们用命探出来的,不管是盗匪如牛毛的大宋,还是那平时是牧民抢东西时是强盗的草原上,一条成熟的商路意味着财富和地位。

        而商路,也是云氏还能振作起来的必须。

        姓云的本来就少,有史可记的,据说只有隋唐时作乱差点就被灭完门的那一支。【愛↑去△小↓說△網w    qu  】

        也正是那次的作乱,让本来兴盛的云氏一直挣扎活了几百年才恢复了点元气,靠的就是商路。

        而现在最完整的商路资料却储存在这位族老的脑袋里,他老得快死了,可不想把这些资料都带到阴世去,于是现在都是躺在马车上跟着商队走,能教一点是一点。

        其实,族老的并不是老了才走不动的,也不是生病,而是受伤了,并且伤口发炎感染,而对于伤口感染这一类的病情,就算是到了一战,也没有很好的方法。

        其实这位族老同学,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强悍的意志了。

        要知道,古代人打仗,死的大多不是当场死在战场上,而是受了伤了回去后没有得到该有的医治而导致大幅度的战后减员。

        首先说明的是,在这些伤势里面,箭伤死的人是最多的,首先,如果是战场上的话,弓手在大战开始前就会把箭头与金汁放在一起后晾干了用,而战场上所谓的金汁,其实就是粪水。

        传说中蒙古兵也常常把自己的箭和马粪插在一起,以保证粪便对箭头的污染。

        中箭的人,首先会产生伤口发炎,溃烂、高烧不退、甚至是昏迷或全身中毒死亡。

        一量是中了这种箭的人,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当然,这是在古代,要是逮到现代来,那就是一个破伤风针的事。

        可在古代不是啊!

        而现在云家的族老,中的就是箭,箭头虽然拿出来了,但伤口已经感染,对于盘尼西林没有出现的年代,这种伤可是要死人了。

        于是云家族老就要死了,对于自己要死的结果族老很淡然,但他的淡然下却又透出一丝无奈和渴望。

        所以在死之前,族老需要给自己的族人做好最后一件事。

        就是认识商道。

        陈进才掀开族老的衣服,看到他身体上的那一个还在溃烂伤口后摇了摇头,对于古代人算是奇难甚至说是无解的感染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抬抬手的事。

        进才同学拿出手术刀,轻轻把老人的坏死臭肉剔除,然后用棉签沾上双氧水给老人伤口消毒。

        然后再用针线把老人的伤口进行缝合,然后拿出屁股针,也就是那种小针,破伤风和消炎药水揉合在这北宋时光里。

        一针下去,然后对老人家说:“先看看效果,应该没事了!实在不行明天再给你一针。”

        是不是觉得很简单,我们得个感冒上医院还得做个脑部ct、做个胸透、抽自化验、验尿,然后各种手段一起上。

        最后吊个几天半个月的水,最后大多好了当然也有可能没好,反正不管你好没好,钱是不能少的,少至七八百,多或者几千也不一定。

        就这,一个感冒都这么难治,而那个老人都快死了,你打两针消炎药水就好了?

        开什么玩笑?而且还是国际玩笑!

        其实,还真的没什么难的,城里人花个几千上万才能治好的感冒,对于乡下老医生来说也就是抓个几块钱的药,再或者就是打一屁股针,然后退烧,之后屁事没有。

        当然,重病还得去大医院看的,都大病了还怕宰啊!

        眼前这个老人只是伤口感染发脓溃烂,却没有别的并发症,所以在清理完伤口后打点消炎药也差不多了。

        一次不行,那就打两次。

        用绷带把伤口包扎好,云家族老已经睡着了。

        进才同学直起身子对身后的云大叔说道:“没事的,你们这里的人比起我们家乡的人身体要好很多,用药也少,抗药性更是没有,所以小子带来的药起效会很快,应该过两天就没事了。”

        云大叔长揖及地,感激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让进才同学给制止了:“病人刚刚睡过去就别把他吵醒了,小子也累了,先回牛车了。”

        回到牛车这边重新给白牛挂上车辕,让白牛跟着前前的马车走,然后就倒在了白虎身上。

        “天黑了,晚课时间到,你们偷懒了几天,该把功课捡起来,背三字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