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30章 你说你爹叫李刚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呃!本来恭恭敬敬给眼前的小官人行礼的云家人看到本来聊得好好的两人突然好像要剑拔弩张一般。【愛↑去△小↓說△網w  qu 】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官人与自己云家有仇了?

    进才同学倒是知道老人误会了,忙解释说:“这个不要误会吓,小子有个师兄,也叫云不器,(不是扯脸,现代是师门,而唐砖里的那个云烨不是他师兄是啥,都是穿越的,那就算是师兄弟吧!)

    不过他叫云烨云不器,也是蓝田云氏,所以小子对蓝田云氏有些了解。”

    云家族老不淡定了,猛地一下冲过来紧紧抓住进才同学的手说道:“你说还有别的云氏族人?也叫云不器?他在何处?”

    对于云家人来说,差点被灭族的经历让他们明白了族人的重要性,也明白了团结的重要性。

    也正是因为团结,让他们从开始的几个躲起来死剩下的云家人发展到现在的一明一暗两个族群,每个族群都有百十多号人,这已经相当难得了。

    所以当听到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云家人,他们的反应绝对不可能是云淡风轻,而是欣喜若狂。

    只有云家的人,才会知道每一个云家血脉的重要性,每多一个族人,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不过,云家族老的问题……

    呃!这就把我们的进才同学给难住了,你叫他怎么说呢?难道说我说的那个云烨只是一本书上虚构出来的人物?

    可自己已经说出去他是自己师兄,现在怎么解释已经是一个难题。

    怎么说呢?陈进才同学突然觉得为难起来,不顾着眼前有一群人正眼巴巴地看着他,突然在屋里踱起步来。

    “其实……”谁也不知道进才同学下一句会说出什么话来,因为,他想说的话让一阵哭喊声给打断了。

    “进才哥哥……进才哥哥,快去救人啊!小九姐姐她们全要被人抓了。”冲进门的是马天才小盆友。【愛↑去△小↓說△網w  qu 】

    马天才小盆友跑得很快,所以他们出去的规矩就是,几个孩子在明,一个孩子在暗,如果前面几个孩子遇到了什么事,那么那个暗暗跟在老远的后面孩子就往回跑。

    而今天跟在后面的,就是我们的马天才小盆友。

    所以一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粗汉围上前面那几个小孩子的时候,马天才小盆友赶紧回头撒丫子就跑。

    进才同学一听有人抓了几个小家伙,脸色都变了,回屋拿起那跟张开的巴掌还大的轩辕剑,大步就出了屋。

    至于云家的另一位云不器,早就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扔到九宵云外了。

    其实这个县城并不大,而小家伙们去也是买些路上吃用的东西。

    所以离客栈并不远,等进才同学怒冲冲地拎着大剑跑到出事地点,然而这事情要像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小九他们没有被人抓走,甚至都没有被人抓,只是一群人围在一起,躲在了白牛的后面。

    而白牛,居然还很淡定地在那里左看看右瞟瞟,完全没有一点紧张模样。

    倒是一个十五六左右的儒衫少年人拦在那些凶神恶煞粗汉面前,慷慨激昂地怒斥着他们,而那些凶神恶煞的粗汉花胳膊们居然不敢往前一步。

    进才同学很快走到了他们跟前,一直躲到白牛身后的小家伙们看到进才同学,一脸的小紧张这才放松开来。

    特别是我们的小萝莉王小九,两只大眼睛里眼泪不要钱地往外哗哗地流。

    进才同学没理那些凶神恶煞的花胳膊,也没管那个可能是仗义直言的少年书生,而是快步走到这群最大也只有九岁的孩子们面前。

    摸摸头……

    (是不是感觉要写抱一下,其实也就是摸摸头最合适)

    “怎么回事?”进才同学一脸的严肃。

    小萝莉王小九张开嘴巴还没说话,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嗯?进才同学眉头都竖起来了,这得受了多大委屈,才会让这个坚强的小萝莉连话都说不出来,直接开哭的?

    怒火忽地从心底烧起,一股暴虐的气势突然间从陈进才的身上迸发出来,袭向在场的所有人。

    随手把扛在肩膀上的大剑往地下一丢,轩辕剑就像刀插豆腐似的直没至柄。

    那群凶神恶煞的粗汉子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那个正安慰着弟妹的十三四岁少年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无论是壮还是不壮,无论对方是武艺高强还是弱如鸡子,在速度超绝且力大无穷的陈进才面前都没有用。

    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一脸不善,身上那暴虐的气势让人窒息,花胳膊壮汉暴喝一声,先下手为强。

    莆扇大的手掌握成拳也有小钵大小,那一拳下去的气力怕是得有一二百斤,要是上阵去当个大头兵,起码这气力是够够的了。

    可是这一切在眼前这个少年眼里那都是个屁,花胳膊壮汉那钵大的拳头挥来,被他用手像掐根草似的拿住,再伸手捏住他脖子,拎了起来。

    “就是你们欺负我弟弟妹妹的?”阴寒的气息弥漫了全场,少年还略显稚嫩的声音却能吓得人冷汗直流。

    少年身影连晃,以手中的壮汉为兵器,把那群花胳膊全数扫倒在地,不过还好,他无意伤人。

    随手把还拎在手里的壮汉扔到地上,走回几小面前,皱眉说道:“小九,越来越回去了,这样的废物也能把你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给你们的袖箭是干什么用的?”

    抻量过这几个花胳膊之后,进才同学疑惑了,这些个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半点章法的壮汉,怎么可能吓到小九几个?

    虽然说小九几个还小,最大的小九才九岁,不说跑回去的马天才最小的男孩也只有七岁,可如果因此小看这几个小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进才同学用自己的手艺给几个孩子都做了两套小袖箭装在手上,一路走来,从射杀小动物到射伤那几个倒霉催的抢到他们头上的山贼。

    每个孩子都已经是见过血了,对于亲眼看到自己村子差点让人屠了的孩子来说,伤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现在小萝莉王小九的表现让他有点怀疑孩子们自保的能力。

    “进才哥哥……小九不是让他们欺负哭的,是那个掌柜的欺负小九,他说小九算数算错了,明明是他错了嘛……哇……”

    小萝莉很是委屈,指着一直在身后看着热闹的杂货店掌柜说道,话没说完又哭了。

    云家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了,看到进才同学打倒的那些个花胳膊二话没说掏出绳子就绑。

    进才同学看到了,不过也没管,云家人帮他是有所求的,倒是现在他知道小九为什么会说不出话来了,是气的。

    自从出了王家村,陈进才一直都在教小孩子们识字和算术,每过一个地方都会让小孩子们自己去买东西。

    而这些小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太小还是怎么滴,三字经倒是会背了,可那算术,除了小九之外没几个能正常算帐的,超过五十以外的加减都蒙圈。

    其实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这才教了不到半个月,能加减五十以下的算术对几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已经真的算不错了。

    幸好这里面出了个王小九,不知道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对数字特别敏感,一些简单的加减乘除对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了。

    所以一路上,进才同学对于采买之类的事情都很放心地让她去办,每次小九也把帐算得很清楚。

    小萝莉也很以此为傲,出现这样被人否决自己答案的事,而且还是自己算对了的情况下,却被别人说自己算错,小丫头说不出话来应该是委屈的。

    这是自尊心太强了的缘故啊!进才同学无语,可看着小丫头哭得伤心,只好摸摸头,安慰道:“好了!别哭了,把帐跟哥哥说一下,让哥哥看看小九有没有算错!”

    小萝莉抽抽噎噎地消停了:“马天才鞋子破了,要买双新的,要十二钱,

    我们的盐没了,就买了点盐巴,一两盐巴十三钱,小九要了五两,是六十五钱。

    白牛的豆子吃光了,要买豆子,小九要了一袋,豆子两钱一斤,一袋豆子刚刚掌柜的称了是八十七斤,是一百七十四钱。

    后来小九把我们在路上用袖箭打的兔子皮卖给他,二十七张皮子一张三钱是八十一钱。

    十二钱加六十五钱再加一百七十四钱减八十一钱本来就是一百七十钱,可是小九数出一百七十钱给掌柜的时候他偏说小九算错了,是二百一十钱,小九说他算错了他还生气说我学艺不精,小九明明没算错嘛!”

    “没错啊!小九算得很对!”账一听到进才同学耳朵里就知道这帐没算错。

    抬头看向那已经有些惊慌的杂货店掌柜,沉声喝问:“不知这位掌柜又是从何得出二百一十钱这个数的?掌柜的好手段啊!怕是平时也是这般坑骗乡亲?”

    掌柜的吃他一瞪,再加上他刚刚暴打一群花胳膊壮汉的威势,竟吓得蹬蹬往后退了几步,连忙转身拿出一把算筹,说道:“老汉再算算,再算算!”

    “掌柜的不用再算了,你算错了,这位小娘子算对了!”那个少年书生这时候终于插得上嘴了,急忙开口道。

    接着又对进才同学拱手道:“学生李明台,见过小壮士!”

    少年书生说话的时候显得很矜持,显然李明台也是个不错的名号,所以他说完这句后就停了,似乎在等着对方给他接下,然后一大堆久仰之类的马屁。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发生,看着他那个傲样,进才同学不知怎么的就想逗他一样:“李明台?哦……不认识!”

    李明台本来以为对方真的会一堆奉承话不要钱地甩过来,可没想到,说完之后换来的一句居然是……不认识!

    没办法他只好使出杀手锏:“家父名讳上李下纲!”

    这回轮到陈进才同学愕然了:“你说啥?你说你爹叫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