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章 李纲?

第1章 李纲?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爸是李刚!

        这句豪气万丈的话在清华还是北大吼出来的时候是多么的霸气侧漏,震憾人心!

        此话一话,天下人为之胆寒,那时进才同学还没有穿越,感觉说出这话之人甚有王八之气,是天下英主之相,就在他要主动投靠做个新世纪混吃等死的恶霸的时候。

        人家早就深藏身与名,功成名就退隐江湖了。

        而现在突然在北宋年间听到这句话,突然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没来由地对这个少年书生有了种同一个世界的亲近感,呀呸!

        扯了那么多,不过是因为这个自称是李明台的少年人刚刚帮过几个小家伙,虽然这几个小家伙未必需要帮忙。

        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管别人有没有帮到你,可是人家毕竟帮了,虽然没能帮得上你,但这个心意得领。

        “哦!原来是李兄,幸会幸会!谢过刚刚李兄的仗义直言,使得这些个闲汉不敢对我家弟弟妹妹出手,也便是天大恩德,等我解决此事,便随我去客栈喝酒,如何?”

        进才同学也就这么一说,客套客套,毕竟在他心里,虽然领了对方的情,但却没怎么往心里去,因为就这么几个闲汉花胳膊,在几个小家伙手上的袖箭下就是个屁,要知道那可是他特意做出来的精巧东西。

        威力足滴很!

        可没想到那少年书生居然说了一句好!让他不自然地愣了一下,不过幸好掩饰得快,要不就失礼了。【愛↑去△小↓說△網w    qu  】

        进才同学缓缓走到那个不信邪,还在拿着算筹苦算的杂货店掌柜面前,用手敲了敲掌柜面前的案子,冷声问道:“这些人,是你招来的?就为了你算错的那几十钱?”

        “啊?”掌柜的被打断自己的算数,本来是想发怒,可又想起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刚刚的种种暴力行径,又把自己的不满给咽了回去。

        又见眼前少年脸色冰寒,才想起刚刚少年的问话,急忙道:“不是额不是额,跟老汉么有关系,这些人都是这里的闲汉,刚刚怕是看到几位小娘子小郎君手里的钱袋,怕是心生了歹意,与老汉么油关系!”

        看了眼稍微有些紧张的老掌柜,进才同学适才缓缓说道:“没有关系就好!若是你把他们叫来害人,就莫怪我不尊老了!”

        走到那些还被捆着爬不起来的闲汉面前,冷声说道:“你等闲汉,抢钱,我不怪你们,可是出来混,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都不知道,死了也是活该,不过杀人太多总是不好,那就挑了你等右手手筋,让你们以后农活可做,闲汉便做不得了!”

        手一提,那深深没入至柄的轩辕剑就到了他手里,身形连动,几剑就把几个闲汉的右手筋给挑断。

        “走吧!”进才同学像是办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般,回头对几个小家伙说。

        小萝莉点头,然后拿着一个钱袋跑到那个老掌柜跟前,把钱往外倒:“掌柜的,进才哥哥说我没算错,那我便没算错,给您数一百七十钱你收好,东西我们带走了!”

        小萝莉的表现让那个少年书生眼前一亮,顿时觉得这家子人教养并不差,虽然有一个动不动就断人手筋的兄长,可那小姑娘还是善良的。

        进才同学带着小盆友们离开,云家人赶紧跟上,他们还想从进才同学这里得到那另一个云氏族人的下落。

        而那个少年书生,当然是跟上啊!

        他现在对这一家子很感兴趣,那个小姑娘居然算数比他还快些,虽然大宋朝对算术并不是太过重视,但算术还算是书生必学之术。

        但多数时,却很少人去重视算学,大多数都是追求经义、诗词,对数目通常大而化之,当官用得着数学的很少,因为大多数都是底下小吏已经给上官算好了。

        而上官只要坐在官衙,或是游山玩水,喝酒吟诗,岂不快哉!

        但其实,哪个真正为将为相的,谁没有一手好算术,小到算个家长里短大到算足人心,怎么一个算字了得。

        而这一切的前提,当然是你会算数。

        回到客栈的几个小孩很乖巧地直直站在客栈的院墙边上,开始背三字经。

        这也是老规矩了,惹出事了,没有很好地把事情给解决的,背三字经十遍,跟马家小瘦子差不多。

        要不是现在是宋朝,陈进才同学已经把三字经关于北宋以后的改得面目全非,也删了不少,不过还是很多字的,十遍还真够累人的。

        进才同学很满意:“嗯!很自觉了,马天才,刚刚你做得很好,你的处罚就是赖床的那十遍,后面就没有处罚,背完了才有饭吃!”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昔孟母、择邻处……”

        进才同学没有再管那群小孩,只是拿出一个银饼子甩给一旁的店小二:“去整治点拿手的,筛点酒热好了上,我得用好酒谢谢这位兄台。”

        一旁的云家族老涎着脸凑了过来:“小官人,不知小老儿能否也讨杯水酒喝?”

        进才同学一看到他就觉得头疼,现在他非常痛恨自己的口无遮拦,说什么不好,干嘛非得一见到姓云的就说自己还认识一个姓云的。

        那不是没事找抽型么!

        不过老人家过来了,才让进才同学记起,老人家的伤口今天还没看过,不知道是不是把炎症都消除掉了。

        不过这老人家也真是,伤还没好喝啥酒啊!不过正好是一个把老人支回屋的好借口。

        于是说道:“云老,小子可不敢让你喝酒,你的伤口还在呢!有伤需忌酒。

        而且,昨日给您包扎的伤口今日还没看过,趁小二上菜还有点时间,不如小子就把您的伤口给打开看一下,看是否还用再用药。”

        可好像看透了他意图,老人没给他这个机会,直说刚刚自己打开看了,伤口已经结疤了,没有再发烂起脓。

        这时候,勤快的小二居然这么快就把菜给上了,这下,菜都上桌了,再赶人就说不过去了。

        刚想招呼那位少年书生,却发现,这位叫李明台的少年书生,居然……在发呆。

        拿手在书生眼前晃了晃,书生这才收回了魂魄,一把抓住进才同学的衣袖,双眼狂热:“这位壮士,令弟妹这是背的是何经文?此乃启蒙圣典矣!”

        三字经是南宋人编写出来的一部启蒙教材,像歌一般的朗朗上口,而且字义也浅显易懂,一个个的典故组合在一起的故事性还增加了孩子学习的趣味性。

        在识字中讲故事,讲故事中培养兴趣,在兴趣中讲道理,这几个特点让这本南宋人编写的家族启蒙教材在后世居然让人摆在论语诗经大学中庸等经文的同等地位上。

        这书生是个有真学问的人,不然也不会一听就知道这其中的价值。

        已经坐在位子上的进才同学感叹,这李明台家里铁定是饱学之士,要不然也教不出他这样的人。

        不过,李纲,李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