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2章 醉漏天机

第2章 醉漏天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进才同学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却不料眼中的那丝了然已经被早就注意他的云家族老看在眼里。

        李纲是谁他现在才想起来,北宋末年的这些个人物事件资料,刚巧,他手里那个装了杂七杂八资料的平板里刚好有。

        知道自己来到了北宋末年的进才同学,要是不好好了解一下这些东西,怎么好在这个世界里搞风搞雨。

        而李纲,这个在北宋末年救过一次东京城的人,也算是个名人,当然也在自己的了解范围之内。

        云家族老也是个老而成精的人,看到进才同学不动声色,他也没说话,只是死皮赖脸地坐上了位子。

        李明台终于不再把注意力放到外面,因为几个小家伙已经把三字经给背够了。

        进才同学往每个小家伙面前的碗里都放了一大块羊排。

        然后进才同学才问小萝莉:“知道刚刚为什么要罚你们吗?”

        小萝莉整个人都不好了,罚都罚了,怎么现在还问,好丢脸的好不好!

        但还是很老实地回答:“是小九没有做好事情。”

        陈进才同学把碗里的酒往嘴里倒,浑浊的酒没有多高的度数,但用来替代啤酒也是很不错的饮品。

        喝完一碗酒了才又问小萝莉:“那你今天哪里没做好,你知道吗?”

        小萝莉一脸懵逼,在她的心里,被罚了就是没做好,而没做好的究竟是什么,她想了下还是不太肯定,只好摇头。

        陈进才拍了拍脑门:“怎么教出这么萌的学生呢!老天爷爷,好吧好吧!那你告诉我,要是今天我没到的话结果会怎么样?”

        小萝莉想了想,然后想了又想,这才舒展开她那眉头,说道:“白牛会杀了那些想抢我们钱的闲汉,然后我们就会像在上一个县城那样惹上官司,然后哥哥就会像上次那样把县衙的人全都揍一顿。”

        呃!李明台有点无语,白牛杀人,惹上官司后居然把县衙的人全都揍一顿?太匪夷所思了!

        他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只是当眼前这个小姑娘在说童言,童言无忌,而且还不必当真。

        他没当真,可是有当真的人,那就是云家族老,白牛杀人很不可思议吗?他还见过白牛杀虎呢!

        惹上官司后把县衙的人全都揍一顿,这都不算啥!他还听说过十几个悍匪就敢攻打县城的事的。

        如果拿十几个悍匪跟眼前这个少年比,云家族老还是会选择眼前的这个少年会赢。

        在见识了少年的力大无穷和彪悍武艺后,他现在都替刚刚那些闲汉们感到可惜,你说好死不死地惹下这煞星干啥,这下好了,手筋全断了一条。

        想到这,云家族老手不经意地拿起酒碗,突然眼前一亮,他看得出眼前少年对这酒的不经意,不如就喝酒吧!

        云家族老这是想试试眼前少年的酒量,听说醉酒的人通常嘴不那么严实。

        他拿起面前的酒碗,朝少年一示意就一口干掉后才说:“听小官人如此教育弟妹,老朽觉得有些新奇,不知,在小官人心里,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什么?”

        少年书生李明台也是两眼透着好奇地看向陈进才同学。

        进才同学不以为意,这本来就是要说的,要不然下回小萝莉再碰到这种事,也是不会处理。

        “小九,还有你们,说你呢马天才,只顾着吃。

        今天小九受委屈了,可是这委屈是自找的,那街面上只有那一家杂货店?换一家不行?

        那个掌柜一看就知道是刚从伙计升上去的,连算术都没学好,你们不会换一家会算术的?

        还有那些闲汉,明知道他们对你们心生歹意,你们都是小孩,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

        “啊!”这话又把李明台给惊到了,这个少年壮士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一群孩子对上一群闲汉,居然说要孩子们先下手为强,而不是想法子跑。

        太不可思议了!

        陈进才看了眼这位自称是北宋名臣李纲儿子的少年书生一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转头对最小的孩子马天才说:“看到那边墙角破洞的探头探脑的老鼠没,给它一家伙,要是打不中,晚上再背三字经十遍。”

        小家伙马天才苦着小脸站起来,盯着离他不远的那个墙角,那里正好有一个刚从洞里钻出来想去偷吃的老鼠。

        一道乌光闪过……没中,短短的铁箭擦着老鼠的身子钉入地面,二十公分左右的铁箭硬是没入硬实的地面近半。

        这要是射在人身上,那画面太美!

        少年书生这才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壮士,威力如此巨大的武器放在一个不明事理的孩童手里是否很不安全,万一孩童以此伤人,那后果……”

        进才同学笑了笑道:“你想多了,我把东西给孩子们装上的时候说过,这个不能主动伤人,不过要是有人想对孩子们做点什么,我允许他们自卫。”

        “哪怕他们用这个来杀人?”少年书生骇然问道。

        进才同学又灌进一碗酒,这又是云家族老敬的,不能不喝。

        “若是有人主动招惹,杀了又何妨,自己死与别人死之间选一个的话,有点脑子的人当然是选别人死!”

        说着看着苦着脸怎么拔也拔不出来那支没入硬实地面铁箭的马天才,喝道:“马天才同学,我虽然教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那是说力所能及的事,要是自己做不到,不会让哥哥姐姐们帮忙吗?”

        少年书生脸上已经有点铁青了:“你此乃强梁之人想法,自古侠以武犯禁,万事皆有官府,岂容百姓自己刑罚。”

        陈进才撇了他一眼后说道:“那你刚刚看到从头到尾,有一个公人出现没?你们这些个读书人,就喜欢把话说一截留一截,留对自己有利的,去对自己有害的。”

        “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其实原文应该是,儒以文乱国,侠以武犯禁。

        此言对否?”

        嗞地一下又把一碗酒给倒入嘴里,一边的云家族老不顾自己身上手伤,屁颠屁颠地给他倒上。

        进才同学没注意到云家族老眼中的狡诘,说到顺嘴处又是一碗酒下肚,反正对他来说这酒也没什么度数,一碗下肚后他又说道。

        “这句话其实就是个屁,儒以文乱国,侠以武犯禁,那照这么说,是不是这天下谁也不能识字,谁也不能习武?这样就太平了?”

        “想要人不犯禁,那就把法度执行下去,刚刚如果那些闲汉起歹意时有公人在场,又或者那些闲汉以前做下恶事时被抓了,那今天还会由我来断了他们的手筋?侠以武犯禁,只不过是官府不作为,让侠不得不犯禁,若官府做得很好,那想来游侠想犯禁也是不敢的,老百姓就能把他们给干掉了。”

        其实古代的酒一般会被归到黄酒类,说到黄酒,底数很低,可在这底数低的背后却是强横的后劲。

        而说到顺嘴处的陈进才脱口而出一句话:“其实我的行事方式还是很平和,要是换上另一个姓云的来到这里,知道吗?他曾用一把火烧掉了几万人,这个也叫云不器的家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很霸道,叫做: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句话我很喜欢,可是我做不出来他的霸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