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3章 醉漏天机2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云家族老的手抖了一下,酒坛子一下重得要拿不住,眼里似乎进了沙子,干涩干涩地要流眼泪。【愛↑去△小↓說△網w  qu 】

    云家除了这两支还有人在外头,而且还挺霸道。

    想到霸道这两个词,云家族老感觉自己要满足了,当一个人可以霸道的时候,那就是他拳头就硬的时候。

    他不认为眼前的少年在说谎,因为他看到了少年眼里的羡慕,羡慕那一把火烧了一个城?烧了几万人?还是羡慕那一句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那句话的霸气?

    不得而知,但云老心里还是像烧了一把火似的,好热,眼前这个不像人的少年,羡慕的居然是一个姓云的。

    与有荣焉啊与有荣焉!

    只是这个与自己一样同字的云不器在何处?一把火烧了一座城几万人,这是何等大事啊!为何自己走南闯北却没听到一点风声。

    正想再问清楚点,已经喝了大概也有个十多碗的进才同学又冒出一句:“你爹李纲,我知道……”

    “李纲,1083……呃……这个说出来你们也不懂,就是李纲能活五十七年,字伯纪,号梁溪先生,祖籍福建邵武,祖父一代迁居江苏无锡。政和二年进士及第对不?”

    说着也不管别人反应,借着醉意接着说:“现在是1119,宣和元年,嗯!按理说你们现在应该不在这东京城附近了?你爹不是被贬官了吗?

    你说你爹也是作,好好的官不当偏要跟皇帝做对,政和五年,你爹官都当到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不过后来却因议论朝政过失,被罢去谏官职事,改任部员外郎,迁起居郎。

    有了这教训其实就该老老实实当官,安安心心享福,可是你爹呢?

    今年发大水,那皇帝已经够心烦的了,你爹居然还给他添堵,这不是没事找抽么,得了,这回贬远了吧!

    扔到南剑州沙县管收税去了,你们现在怕也是经过这里到南边上任的吧!

    不过还好,你那老爹毕竟是个能人,不会扔在南边收一辈子税的,再过几年,应该就是宣和七年,你爹会被召回来,当的官挺大,太常少卿。

    不过,到了那时候,你们家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你爹是个英雄,却不是一个好臣子……哦!对了!听说李纲被贬去南剑州途中第三子病死于肺痨,你是第几子?”

    话没说完,进才同学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少年书生李明台小脸突然变得惨白惨白的,前面这些话,只是让他心生警惕,甚至那句李纲只有五十七年寿命的预言还让他心生怒火。

    可是后来这些话,却让他心中的怒火像被沸水浇下的积雪,荡然无存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老爹所经历过的那些事,竟让眼前这个少年说的明明白白,这证明眼前这个少年的高深和神秘。

    这也证明这个少年起码有一股子强大到让人侧目的力量来帮他收集各种情报,比如现在他所说的一切。

    当然他也关心眼前少年所说的宣和七年,他老爹会被召回来当太常少卿的事。

    不过,最关心的却是最后一句,李纲第三子死于贬南剑州途中,肺痨!

    把他吓得惨白的就是这么一句,因为从前天早上起,他家三弟就已经发烧了,咳出来的都是血丝,叫来大夫说是肺痨。

    晴天霹雳!说的就是李纲一家子的心情,也正因为这个,李纲一家子才在这个县城住下,是想试着看能不能把病治好。

    李明台走了,走的时候踉踉跄跄,看到进才同学说的话对他的打击有点大。

    云老看着被几个小家伙扛进屋的进才同学,神情复杂地对刚刚进来的云大他们说了句:“扶我回去!”

    云大他们本来是云老叫进来想让他们扶进才同学进屋的,结果几个小家伙没让,咬着牙涨红了小脸把死猪一样的进才同学给拖到床上去了。

    得,又得再呆一天!

    云老回屋后,一直在想,刚刚进才同学说过的话,也在想进才同学说这话的时候李明台的反应。

    从说李纲寿命的愤怒,到李纲经历的惊讶,从愤怒到惊讶,变得如此之快,那就证明了,进才同学说的都是真实的,也正因为真实,才能让李明台感觉到惊讶。

    而李纲宣和七年会官至太常少卿这话,李明台没有重视,但云老重视了,心里想着是不是现在就先跟李纲打好关系。

    不过后来那一句李纲当上太常少卿后好日子也到头了的话又打消了他的念想。

    特别是那一句李纲不算是一个好臣子,这句话有点诛心啊!那到时候李纲要做了什么才会让那少年有这么一句话呢?

    难道是,造反?

    想到这的时候云老打了一个机灵,伤口又痒了,这是长肉的症状,作为一个从小就在云家商队里厮混的伙计,再到掌柜,再到族老。

    他跟着商队不知道和多少盗匪拼杀过,受过的伤也无数,当然知道这是伤口正在好转的迹象。

    可他还不想伤口好那么快,伤口好了,就没有借口跟在这位神秘的少年身边了。

    他现在想的是,少年口中的那个云不器在哪?能说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句话的人,铁定不是混得差的人。

    如果他能回来,必能将云家从现在的只有两三百人的明暗两个族群给兴旺起来,这是云老作为一个族老的直觉。

    所以他一定要跟在这个神秘少年身边,一定要。

    一到下午,云大已经被他打发带着商队回去了,这样就算是那少年想赶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吧!难道他好意思让一伤着的老者自己赶路吗?

    被他猜中的少年当然不会,进才同学第二天看到这样了还是邀请他同车共游东京的,谁叫老头又把自己的伤给弄开了点了呢?

    至于李明台回去之后,怎么跟他老爹说的,跟进才同学业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走的时候还是留下了张纸条,说要是那李明台还来客栈寻的话可以把那张纸条给他。

    纸条也没说啥,只是说肺痨他会治。

    白牛在没有经过时空穿越的那团白雾改造之前就已经有一种天生本领,是别的牛没有的。

    那就是比狗还灵敏的鼻子,老天爷爷,一头牛长了一只比狗还灵敏的鼻子那可是天大奇闻。

    在现代的时候进才同学想吃野味的时候就是白牛暂代猎犬之职。

    而现在进了东京城,它又发挥了自己的特长,用鼻子找到了王伦他们的居所,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