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4章 《白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牛二很苦恼,没有当场搞定王伦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其实在东京城混,一个混的是靠山,二个混的是面皮,若是一个闲汉没靠山没面皮了,哪怕他是市井里出了名能打的花胳膊,哪天也是死在阴沟里的命。

    东京城在过年,所有人都在过年,可杨志却没办法过年。

    这倒霉催的,想自己杨老令公之后,凭从小操练的武艺中了武举,作了个殿帅府统制的勾当。

    却不料因为一个花石纲,自己官也当不成了,流落街头,看着兜里仅有的几枚铜钱,叹了口气,拿起被店小二扔出来的行李包裹,走了出去。

    知道进才同学现在在哪吗?他在青楼,来到宋朝不进青楼一遭,那算来到宋朝了吗?

    不过别人来到青楼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可他来青楼,嗯!是带弟弟妹妹们来长见识的。

    甚至现在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那是胡宝儿。

    小萝莉王小九现在怀里也抱着胡宝儿的奶娘,也就是那只白狐,不过现在进才同学给白狐起了个名字叫胡娘。

    不过现在胡娘的奶水不够喂饱胡宝儿了,为此进才同学还在家里养了头母羊。

    今天带进才同学来到这间青楼的是王伦,后面还跟着一个老不要脸的云老。

    很奇怪的逛青楼组合,一个少年,几个小孩子,一个书生,一个老者。

    他们来得很早,其实青楼的姑娘们还没起来,而且他们也不是来这里找姑娘的,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找了个最高的临街的阁楼,落了座,打算享受下大宋朝的正宗茶艺,特别是那个烹茶的姑娘还很漂亮的份上。

    云家族老自从跟着进才同学进了东京城,就一直没离开,还整天地打问另一个云不器的下落。

    你让进才同学怎么说?

    可不说那云老头是去哪跟到哪啊!

    突然小婴儿胡宝儿哭了,本来窝在小萝莉怀里的白狐一听就爬起来,走到进才同学面前的桌子上躺下。

    进才同学苦笑,这小家伙就是这样,一天要吃好多顿,急忙把小家伙放到白狐身边。

    看着白狐给小家伙喂奶的温馨,进才同学突然想起,如果白狐真的是一只狐狸精,而胡宝儿真的是她女儿的话……

    他又想起了另一个时空的那一首歌,那一首凄美的白狐。

    小萝莉首先察觉到了进才同学的脸色有点不对,关切地问道:“进才哥哥,你怎么了?小九感觉进才哥哥心情很不好!”

    听到小萝莉的担心,进才同学收拾起沉浸入回忆的心情,温声对小萝莉说道:“没事,哥哥只是想起了记忆里的另一个世界的很凄美的白狐故事。”

    “哥哥,我想听故事!”几个小家伙一听有故事就都吵吵道。

    “好好……哥哥给你们说还不行吗!”被几个小家伙打扰了品茶的兴致。

    进才同学后悔不已,早知道前几天就不给几个小家伙讲解什么三字经的故事了,可是不讲,那三字经又是白读了。

    可讲故事,让小家伙们一听到有讲故事就两眼放光,烦得他不行,就像现在这样。

    “在另一个世界啊!有神,有仙、有妖、有鬼、有佛,不过这些离人的社会有些远;

    在人类世界啊!有一个书生,他家里很穷……”

    故事是现代时白狐这首歌出来后网友们整理出来一个比较凄美的故事,大意就是:

    一个穷书生在偶然下救回来一个美貌女子,原来女子是千多年前书生从猎人手里救下放生的一只白狐。

    千年的修行之后化为人身,而千年的时间里书生也几经轮回。

    化为人身的白狐却因为当年的恩情挂碍,没有成功飞升成仙,若想成仙就必须把恩情报答,那叫因果。

    于是找了个机会让书生看似机缘巧合地救了她,从此她就陪伴书生寒窗苦读,风风雨雨,默默无声,不离不弃。

    却不想在陪伴书生身旁后不久,她便对书生动了情,在日日夜夜,耳厮鬓磨,她更是情根深种。

    终于在书生带着她上京赶考之时,她有了身孕,但怕影响到书生考试,便没有告诉他。

    妖是不能与人生子的,妖的血脉与人的血脉不同,不同的血脉生出来的孩子必然是早夭。

    除非妖在怀孩子的时候舍得用自身法力去修补孩子的天生缺陷。

    白狐对书生的爱已经超过了自己,她不想让书生与自己的孩子带着缺陷出生,所以她用了自己全部法力去修补还在娘胎孩子的缺陷。

    书生高中了,但却在放榜时被丞相家捉了婿,书生面对丞相时说了家有糟糠,不敢从时,丞相大怒,关了他数天才放回家。

    书生回到家了,却不见了妻子。

    原来因为修补还在肚子里的孩子天生缺陷,法力几乎耗尽的白狐管束不住自己的妖气,竟被过路的一个和尚看到。

    和尚二话不说即刻冲入宅院中捉妖,本来如果白狐千年修为还在的话,和尚是奈何不得她的。

    可和尚偏偏在她法力几乎耗尽之时来,竟打得她无一丝反抗之力。

    直到和尚把她带到丞相府中时,她才知道原来丞相府本来是想派人来把她这样无名无份(没有父母之命,没有媒妁之言,没有官府备案,最重要是没有办婚礼,属于野合)的人赶走,却不料随行中有高人,竟一眼看出了她的真身。

    于是就叫来了和尚,收了她。

    本来一切皆休了,却不料丞相府里有一个医者,看到她的腹中有孕,想着法子把变回原形的她放进医箱内带出,只为了她能顺利地把孩子生下。

    只是医者告诉她,如果她要把孩子生下来的话,自己的性命可能不保,因为和尚收她时,已经打散了她的大部分真灵,孩子出生之日,便是她陨命之时。

    但她还是要把孩子生下来,不过在生孩子的前一刻,她回去看了书生,发现书生已经在准备与丞相女儿的婚礼了。

    那一夜,大雪。书生洞房花烛,而她却在雪地里跳了一夜的舞,唱了一夜的歌。

    然后给书生留下一个孩子,而她,却从此烟消云散……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进才同学唱的白狐比不上陈瑞,但是还是把那种凄美给唱出来了。

    “哥哥!我不要胡娘死……”小萝莉抱起白狐哭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