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8章 被高衙内带去青楼找李师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却是张老夫人在后堂要回来前厅,结果一回来就听到进才同学所说种种,按捺不住,悲呼道。

    进才同学赶紧上前接过老夫人手里的胡宝儿,万一老夫人情绪一激动忘了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宝贝咋办。

    老教头赶紧过去扶住老妻,安慰道:“陈小哥儿不是说了么,吾儿最后不是让那大和尚给救了么,安全到了沧州。”

    老夫人没理他,上前两步扯住进才同学衣袖泣声问道:“我儿后来如何了?望陈小哥儿见告一二。”

    进才同学眼睛瞪了下跟在老夫人屁股后面的那几个男孩子,老夫人过来也不提醒下,哪怕是咳嗽一声也是好的嘛!

    小九没在,应该是在后院陪着那林家娘子了。

    “老夫人不必着急,林冲现在很好,只不过发生了些事,再不能呆在沧州……”

    说着他就把林冲经过柴家庄园,与那庄园里的教头一战,后得柴进手信,去到沧州后凭着手信谋了份看守草料场的轻松活计。

    老夫人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只是疑惑道:“那明明是沧州,为何又变成了山东,究竟是何原因?”

    张老教头也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进才同学。

    “那高太尉害林冲之心不死,竟派陆谦前去再次加害……”接着进才同学又把草料场塌,风雪山神庙里躲过杀劫,最后杀死前去加害的陆谦等小人之事后。

    再把陷入柴进庄子,后得柴进手信引往梁山之事一说,顺便还说了林冲上山与投名状之事,竟引得老夫人愤恨不已。

    “那贼子王伦,竟然如此刁难吾儿,实在可恶!”

    进才同学通篇下来都没有说明自己与林冲的关系,老教头很注意到这一点。

    不由得问道:“林冲之事,你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

    “小子敬佩林教头为人,打听到高衙内最近要对你家女儿不利,便快马加鞭赶来,只为能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进才同学笑着说道。

    张老教头一看少年不愿意讲,便不再问,只是担忧地说道:“现下里晚了,房前屋后少说得有五六十军汉看守,别说人想跑出去,就算是只蚊子,想飞出去也会被打死,守得端的严实。”

    进才同学笑道:“老教头此言差矣,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小子已经叫人从院里往教头院里挖地道,只要地道一通,教头就可以带着家人从地道过小子院内,然后再从后门上车,出西水门上船,这便能出了东京城,此计不知教头觉得如何?”

    老教头皱眉道:“西水门上下汇通重地,搜查森严,怕是走不通。”

    “此事老教头不用担心,小子府中有人已经买通了那西水门码头的守卫都头,到时保证你是顺顺利利出得了城。”进才同学就差拍胸脯了。

    最后进才同学终于与老教头商量好了逃出东京城的细节,然后告辞。

    出门前老教头叫住他道:“出了这个院子,怕你要遭那高衙内的问对,你如何应答?”

    “方才小子不是说过了么,我一群孩子,来邻居家窜门,还需要理由么?”进才同学笑笑道。

    “你还需告知弟妹,万万不可把我等商议之事说出去,否则你我两家可是大难临头!”老教头一脸严肃道。

    “那当然,一事不密,如何谋万世!”进才同学回头对那些手里捧着糕点的弟弟妹妹们问道:“哥哥刚刚怎么教你们的?”

    爱现的马天才同学一脸正经地说道:“我们进来就吃好吃的,吃的我好饱。”

    哈哈一笑,进才同学摸了摸马天才的脑袋,笑着说对,然后抱着胡宝儿领着白狐与一帮小孩,出了张家大门。

    然后回头对送出来的老教头行礼道:“不敢劳烦老教头相送。”

    “既是邻里,那就常往来,家里糕点想来令弟妹也是喜爱的。”说完张老教头没理那已经出现在自家门口处等着的高衙内,转身进院关门,仿佛没见过此人一般。

    回过身来的进才同学看到那站在当街的一个二十来岁白脸无须年青人,手拿一把折扇,话说大冷天的拿着把折扇摇啥啊?

    进才同学猜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高衙内,但也详装不知,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就往自家大门走去。

    脚下迈着步,心里却在数着数,他想看看那高衙内会不会叫住自己。

    “那少年……”果然,还没等进才同学带着小朋友们走几步,高衙内就叫住了他。

    进才同学回身,装出疑惑之色问道:“这位兄台何事?”

    府门开了,门里走出几个汉子,这是王伦带来的那几个手下,向进才同学和几个小朋友行礼,然后把小九几个带进屋去,还顺手抱走进才同学怀里的胡宝儿。

    那几个汉子出现时,在那高衙内身后急急忙忙出现了几个神情警惕的汉子,看上去像是军汉。

    军汉们行走此地多时,这张老教头家新搬来的陈府里那几个仆人都是煞气冲天,手里不知有多少人命,看到他们出现在高衙内面前,这让他们很是紧张。

    就这样他们还是怕出事,就先拿言语恫吓道:“这是高太尉家衙内,且不可冲撞!”

    高衙内笑着对身边的军汉摆摆手,然后对进才同学说道:“并无甚事,只是看到小哥儿从张教头家中出来,想问一下,你在张府,可曾见过那张家小娘子贞娘?”

    进才同学笑道:“哈哈哈!原来兄台就是东京城里闻名的花花太岁高衙内,怎么,爱慕那张家小娘子?小子也曾听说过张家小娘子美名,只是这次拜访未能得见。

    可惜小子我年岁小了许多,如若不然,定要让老教头许我做个良配!”

    “那可不行!那张家小娘子哥哥我看上了!”高衙内这一刻感觉眼前这个少年很对自己脾气,说话也亲切了。

    “这张家小娘子不行,不过,你也年岁不小了,哥哥我就带你去趟青楼如何……”

    不少时,高衙内带着陈进才同学,领着几个军汉出现在东京城最大的——青楼之上。

    “来来,进才贤弟,别总说自己年纪小,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不知道上了多少回青楼了,今天哥哥就带你长长见识,见见我们东京城的花魁,李师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