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4章 不声响就是一个局

第14章 不声响就是一个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学士与李龙图坐的那个位子,是刚进门不远处的一个位子。

        不能说这个位置不好,而是因为那个位置只是个下首的位置,而那上首的位置,则是处于正对着大门屏风的正位处。

        两位老大人坐着的位子,已经不能说是下首位了,而是快到末位那样子。

        高衙内一看两位老大人坐下,他正想也找个位置坐下,可回头一看陈进才没动,福至心灵地也没有动。

        倒是那几个太学生中有两个居然傻不拉及了坐在两位老大人边上了。

        陈进才可不敢坐,只是没有想到两位老大人如此阴险,这不声不响的考校就开始了。

        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二位老大人,这考校,还是明着来的好,小子还少年,可轻不起老大人们这般吓唬,可是会吓死人的,还请上首座吧!”

        说完对首座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位老大人不上座,你叫小子又怎么敢入座,这论道又从何谈起?”

        高衙内这时才惊出汗来,他平时浪荡惯了,以前没拜入高俅膝下时又只是个街面上的混混,对于礼仪这一方面的,确实是他的短处。

        别看高衙内以前是个混街头的浪荡子,可是也正因为他曾经混迹过街头,经历过那市井之间很现实的起落。

        所以他更知道,自己之所以可以在东京城内横行,不过是借了他老爹的势,一旦他老爹失势,平时跟在他跟前比狗还乖的浪荡子们绝对不会拉他一把,而且还有可能会踩一脚。

        而他爹哪怕是官居太尉,也是个武人,而且还不是统管天下兵马之太尉,而是殿帅府太尉。

        殿帅府是个啥,这玩意又叫殿前司,高俅的正式职务(差遣,也叫职事官),应该是殿前都指挥使司的都指挥使、开府仪同三司,下属也尊称他为“殿帅”,又或者太尉,那也只是个尊称而已。

        真正军部的最高长官是枢密使,那就算是军部的最高职使,可那在大宋历史上,除了一个狄青,就从来没有武人能做到那个位置。

        所以说别看高衙内他爹被人尊称为高太尉,其实也只不过是现代京城军区的一个司令。

        这样的人在文人把持朝堂的大宋,都有可能是文人们想撸就能撸下来的货色。

        当然,没有把柄当然是无从下手,而且为何高俅能当上太尉而文官们无动于衷。

        一个是高俅无甚真本事,没真本事就对文官们的统治没有威胁,皇帝也就借不了势,主。

        相比换上另一个稍有些本事的人来坐这位置不好掌控,文官们更想让高俅这样没有威胁的人来坐这个位置。

        可首先是不要跟文官们过不去,这一点高衙内可是听他老爹说过不少回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看到文官就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文人是最要面皮的,同时也最是阴险,有时候甚至一句话就可能把一个人的一生给毁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就比如刚刚陈进才的一句道德不修,特别还是在妓院青楼这种闲杂之地传出去,怕不要一天就能传遍整个东京城。

        到时候这些人就真的毁了。

        而现在两位老大人也是,只是一坐下,那就是一个局,以彼之矛击彼之盾。

        刚刚陈进才以礼义廉耻斥责太学生,两位老大人又用礼做了这个局,若不是这陈进才精明,怕是今天不止是他毁了,自己也毁了。

        不知礼倒是一个小罪名,甚至连罪名都算不上。

        可你一个少年,还有一介武人之子,居然敢让一个翰林,一个龙图坐在末位而你居然坐在上首。

        你想做什么?儿子是这样跋扈,那当爹的高太尉是不是也想着什么时候骑到文官头上?

        当然,是个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就算是不可能,那对大宋文官这种爱面子的生物来说,也算是受了很大的侮辱。

        而文官们面对这种来自武人的侮辱通常会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弄死你。

        现在,高衙内对眼前这个比自己要小个十来岁的少年是又佩服又有些恨意。

        要是自己刚刚怂了那时候这小子跟自己走了不就没有这些事了?

        不过想想自己在他那个岁数的时候还去邻居家偷鸡出来烤了吃,而眼前的少年居然在跟两个朝中宿老交锋,这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年起了敬佩之心的原因。

        看到陈进才的架势,王翰林与李龙图不由得苦笑了下,其实他们本心并没有那般的狠,设这个局,不过是想挫挫眼前少年的锐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遏。

        他们当知眼前这个叫陈进才的少年是个人才,比眼前的这些太学生要强上许多。可怎么说这些太学生也是他们的学生,总不能就此让他们沉沦下去。

        其实文人交锋与武人交锋形式虽然不同,但后果都是差不多的。

        就如同小孩打架,如果一个小孩跟另一个小孩打架被打输了,那么在他以后的日子里,心理上总是会认为自己会比那个打赢了自己的那个人差,除非是再打一次,把输的那次给赢回来。

        而现在他们的学生,可以肯定的是,纸是包不住火的,等今天的事情传回国子监,那眼前这几个学生的未来堪忧。

        而他们现在就是这么打算的,他们先做个局,把这个少年的锐气给挫挫,然后再交给自己的学生去交锋,只要学生们能在这次交锋中不说胜利,只要占到些许便宜,那对心里的阴影就不会如现在这般大。

        那样,学生的未来就算是救回来了。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少年虽小,他们做的局也微妙,但最终还是没成。

        没成,还被少年给点了出来,那就是输了。

        丢了老脸了,两个老家伙加起来一百多岁了,合起来算计一个少年,居然还让人给识破了。

        不过,怎么说是人老了,经历的全是人生,人生的风沙经历的多了,久经风沙磨砺的脸皮也终将无敌。

        所以哪怕是被少年给识破,两位老大人脸上马上出现了赞许之色:“不错的反应,看来尊师确是高人,能教出这等弟子,却是着实不错啊!”

        陈进才笑笑,看两位老大人并排坐在首位,他便拉着高衙内走到左边下手第一个位子一屁股坐下来,高衙内犹豫了下,也挨着他坐在左边第二个位子。

        几个太学生一见,顿时火起,正想指责这少年有何资格坐在左手第一位,那不是说他就是两位老大人之下,他们所有人之上吗?

        王翰林与李龙图又暗暗摇了下头,这些学生的气度,唉!

        你自己不去抢,别人抢了又想指责。

        但还是那句话,谁叫他们都是自己的学生呢!

        这回到李龙图发招了:“陈进才,我且叫你进才吧!”

        陈进才跪坐起来(这是一个姿势,就是跪坐的时候直起身来,算是尊重的意思):“谢过长者亲厚!”

        “好!”李龙图顺势接过话头:“既然你尊老夫为长,那作为长辈,岂能看后辈沉沦。

        你早慧而聪敏,辩才了得,却又为何自己失了身份,与那浪荡子厮混,老夫念你还小,交友不慎,岂不听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