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15章 打听宫禁,所为者何

第15章 打听宫禁,所为者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龙图这话阴险,尽挑拨之能事,这些才是他作为一个龙图阁大学士的本事,言语间就可置人于险地。

        看似关心,看似恨铁不成钢,但最终却是冠冕堂皇的阳谋。

        一句话接过陈进才敬他为长者一言,再以长者的身份斥责进才行为不端,交友不察。

        这样,受到训斥的陈进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而两条路都是死路。

        第一条,承认高衙内是不值一交的损友,可这样的话,就得罪人了,首先就是高衙内这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会跟他翻脸。

        而高太尉呢?对一个让他儿子丢了如此之大颜面之人,怕也是恨之入骨,君不见那林冲现在都被逼得上梁山落了草了么!

        第二条路,那就是抵死不承认高衙内是个浪荡子,可要证明高衙内不是个浪荡子比上天摘星难度小不了多少。那么一来的话,不听劝告,与污烂人为伍之名,就可以让陈进才在仕林里寸步难行。

        两条路都是死路,王翰林和李龙图已经决定好一会放他一马,毕竟这么小已经可以跟他们放对,那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个不错的人才。

        但教训还是要教训的,就像刚刚王翰林说的那样,浑身棱角刚极易折,容易伤人的同时也容易伤己。

        那些太学生已经面露喜色,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李老龙图话里的意思,不过就算是话面上的意思就已经足够份量。

        特别是那个十八九的举人,你特么考上举人真是你自己考的?欢喜得都快站起来斥责陈进才以报他刚刚那被训斥之仇。

        心性不定啊!

        不过也难怪他欢喜,要知道刚刚他们可是在那地狱边沿转了个身,差点就掉下去了。

        到现在他背心还有冷汗呢!道德不修对他们来说就像个重磅炸弹。

        就算是刚刚那小子已经说一切已经过去,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青楼,消息逸散最快的地方,怕是从刚刚到现在也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刚才自己几个太学生被一个十四岁少年训斥得哑口无言的消息已经快要传遍整个东京城了吧!

        不过现在好了!这个少年已经被李老龙图一言而决给逼到悬崖上了,不管他走哪条路都对自己等人没什么威胁了。

        此刻的举人同学特别想唱歌,也许,如果他是从后世来的话一定会唱上一句今天是个好日子。

        因为不管这个陈进才的少年选择哪条路,都注定了他立身不正,一个立身不正的人的指责有几人当真?

        他们认为这样就能把陈进才给干掉了吗?

        “不知两位老大人,可曾听说过孟尝君?可曾听说鸡鸣狗盗之典故?”

        陈进才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要去混仕林,但有些时候,别人打来了,那你就得接着,然后挥着你的巴掌,扇回去。

        “鸡鸣狗盗,这是一个好久远的典故了,意思是齐国有个有爵位的人,可以称君,人们称他为孟尝君。

        (别跟小岛国学,那什么人都称君,要知道,他们学去中原之礼仪时候是汉,到唐,身份尊贵,有爵位之人才称君。

        就跟中土宋元明清人称呼人为公子一样,古时候的公子一般指的是王之子,才能称得上是公子。)

        孟尝君有个毛病,喜欢招揽门客,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他都喜欢招揽。

        谁叫他有钱呢!没法子,门客最多时有三千余。

        门客里有一人是做贼的,还有一个学口技的,就是学什么动物叫就像什么动物。

        门客里大多都是有些本事的人,大多都看不起这两个,纷纷劝那孟尝君田文把这两人赶走。

        孟尝君没有,还是一样好吃好喝待着。

        直到有一天,齐王派他出使秦国,这事情发生的好奇葩。

        秦王本来是已经把田文给封成秦国的宰相了,可后来又把相位给收了回来,还要杀了这孟尝君田文。

        这知道自己要死了咋办,这田文听说秦王有一宠妾,特别招秦王喜爱,就派人去见这个秦王的宠妾,问什么条件才可救孟尝君一救。

        那宠妾只有一个条件,孟尝君来见秦国时,给秦王送上一件上好的白狐裘,那宠妾也想要上一件。

        可这白狐裘当时世间只有一件,而那唯一的一件已经被秦王给收到库房里去了。

        这个时候,那做贼的现本事的时候到了,当天晚上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别说偷东西了,就是偷人,都没人能发现你的。

        那哥们就出发了,以他狗盗门偷遍天下无敌手的本事,轻易地把那白狐裘给偷到手送给了那个宠妾手中。

        得了好处要卖力呀!那宠妾得了孟尝君的好处,在秦王睡她那的时候,枕头风吹得那叫一个好。

        于是,田文就被放了。

        可是刚放不久就后悔了,心想着那女人为啥替田文说情,是不是跟他有一腿了,于是就想把孟尝君田文抓回来问清楚。

        而那孟尝君哪是个等死的客,他直接就溜了,跑得飞快。

        可过秦国最后一个城关时完了,据说当时尚无计时器具,只好养了几只鸡来报时,只要鸡叫才可开城关。

        于是那个口技了得之人用处来了,引颈一鸣竟与那公鸡鸣叫无甚区别,一时间竟骗得城关军士打开了城门,让孟尝君逃过一劫得以顺利回到齐国。”

        陈进才满意地看了眼那听得津津有味的太学生们,然后看了眼两位跪坐得很端正的两位老大人,说道:“这鸡鸣狗盗尚且还有用处,更何况高衙内比之鸡鸣狗盗之人强上那么许多。”

        李龙图抬了下眼皮子:“强在何处?”

        陈进才笑了笑说道:“像高衙内这等人物,这东京城里,怕不下几十个,都是家中有人官居高位而子弟却不思进取之人。”

        “而这些人平日里在市井厮混,市井里的东西没有人能比他们更熟,哪里有个辽国人,哪里有个西夏人,还有那大理暗探又在何处,只要他们细心些,哪一个坊间有几个陌生人他们这些厮混的纨绔会不知晓的?”

        “同时,他们还知道朝廷里的事物,往往是朝堂上刚出的决定,隔天就传到了辽国君臣手中。”

        “还有,小子还知道前天大宋皇帝吃的是五菜一汤,嗯!看来这个皇帝还算是节俭!”

        听到这里,两位老大人“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戟指一指陈进才,大喝一声道:“你是何人,无故打探宫禁,所为者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