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2章 老鼠与丐帮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说了吗?盘踞在老鼠洞里的那些个杀千刀的终于让官府给剿了!大快人心啊”

    一处酒肆,几个脚夫放下肩膀上的担子,刚坐下,正要叫老板上吃的,却听坐在旁边喝酒的那桌人说道。

    一个脚夫一听,激动地跑到那桌人面前问道:“这位哥哥说的可是真的?那老鼠洞里的污烂人都被官府给剿了?”

    那桌人正说的热烈,突然插进来一人,若不是看他满面惊喜激动,早就老拳挥过去了。

    又见这脚夫急切模样,只好放下心中不快,说道:“嗯!剿了!听说杀了不少人,还救出了不少女子,莫非你有家人陷进去了?”

    那脚夫一听只救出来女子,不由又急问道:“只有女子吗?有没有孩子?小孩子?八九岁的小孩!”

    那人应道:“也许有,但没见着,只看到许多女子,大多都没了人形了,这些天杀的老鼠,也幸好官军清剿了他们!”

    这话刚落,角落那桌就有人接道:“官府清剿,这话也就你信,你问问这东京城的百姓,有谁信了!”

    原来说起那人奇怪了:“这位哥哥话中何意,难道官府告示中的是假的?那些老鼠洞里的杀千刀的没被剿?”

    角落那人应道:“被剿是被剿了,但却不是被官府所剿,而是被丐帮乔峰给剿了!

    至于官府,听说半个月前倒是想剿过,但兵马进入地下之后就晕头转向,让地下那些老鼠杀了不少,就想退出来,却没曾想竟在地下迷了路,一时走不出来。

    在地下呆了三天,饿得都快都不动道了,最后还是丐帮的乔峰带着人把他们给救出地面,此后他们再也不敢进入地下,绝口不提入地下清剿之事。”

    “丐帮?乞丐帮派?这东京城地下那些老鼠们不就是掌控着这东京城的乞丐么?怎么还有个丐帮救官府之人,哥哥莫不是玩笑?”

    原先开口那人不解,对于官府清剿地下的老鼠,他不过是看了官府的告示,这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可如今一听却不是那么回事,听着角落那仁兄像是个知道内情的,不由得说道:

    “哥哥一人坐在角落吃酒有甚意思,不若大家一桌,店家,来十斤豚肉,要肥肉,若是你上那没有半点油腥味的瘦肉,看爷爷给不给你银钱!”

    店家笑着切了盘那二指宽的肥膘送了上来,说道:“客官就算是拆了我这间小店,我也找不出十斤肥肉给客官啊!这年头有几家人能把猪给养肥喽?”

    “不如小店给几位送上几斤半肥瘦,不要钱,但请几位能把那东京城里老鼠洞之事给说个清楚明白,可否?”

    几个汉子一听有免费的肉吃,哪还不赶紧点头答应,拿两张桌子拼成一个大桌,几个汉子包括刚刚入席的那脚夫也坐在一起,就为了听这东京城里的希奇事。

    “半个月前的那次官军清剿老鼠洞,你们可知为何?”原先坐在角落里那汉子先夹起块厚厚的肥肉,一把塞进嘴里,嚼都不嚼就用舌头糊弄两下往下吞,“咕咚”一下咽进肚子又准备再夹一块。

    旁边一个脚夫看不下去了,要是他再这般吃下去,一会到自己嘴里的会不会连一块肥肉都没有了。

    所以他催道:“先且慢吃,把事儿讲讲,别卖关子,若我等清楚由来,哪还轮得到你卖弄唇舌!”

    那准备夹第二块肉的汉子不好意思地收回筷子,嘿嘿笑道:“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们,这事儿就得从那八十万禁军教头说起……李玄教头问他名号,你道那矮个子首领说了句啥,丐帮马大元。”

    丐帮的?听他说的人一阵发愣,那脚夫急问:“那丐帮是何方人马,竟如此义薄云天,救下那张老教头全家!我原先还以为丐帮是那老鼠洞里那些操纵乞丐之人。”

    说话的汉子趁人不注意快速又夹了块肥肉入口,接着说道:“丐帮人与老鼠洞那些当然不一样,当天,高衙内的人让丐帮的马大元带人全部放倒之后,开封府与殿帅府的人就都盯上整个东京城的城蛇社鼠了。”

    “然后在整个东京城一共找到了二十四个地下通道入口,当时官军一共出动了有五百多人,结果一进去等出来时已经少了有二百余,其余的都死在里面了!”

    “嘶!这些老鼠还这般厉害?”那脚夫惊道。

    “哪是老鼠厉害,你可知那地下世界有多乱,错综复杂的通道到处都是,随处可见的岔道让人晕头转身的,那分两头进去的五百人马有一半是迷了路,二百多人死剩下了一百五十七人,足足少了一百。

    另一队的走散失踪也有一百,全起来就是三层的伤亡,最后两队人还碰巧地合在一起。”

    “然后一直在里面转,一直转了三天啊!多少人被饿得腿软,甚至不用那些老鼠动手,他们就饿死了几个人。”

    “后来幸好丐帮的人找了进来,把这三百多人带出地下通道外,从那时候人们才知道丐帮与老鼠们的区别。”

    “经此一役,官府再也没有胆子提清剿之事,然后人们就觉得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那汉子说完,脚夫又急道:“你方才说那些老鼠已经全部让人剿了的,现在怎么又说官府不敢剿?”

    那汉子笑道:“本来是没事的,也正因为官府这清剿失利,那些老鼠便比往常更嚣张,谁知道离官府清剿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作死了!”

    旁人正听到痒处,他却一下给停了,不再说,只是两眼直直盯着桌子上那肥肉。

    店老板一看笑骂道:“想吃便吃吧!一会我让伙计再切十斤,吃,吃饱了赶紧说,听得正过瘾。”

    那汉子一听还得了,赶紧下筷子夹吧!旁边人一看怎么得了,连忙也伸出筷子夹起盘里的肥肉塞进嘴里,一时间茶话会竟变成了菜市场。

    既然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那就要说了。

    汉子抹了下嘴角的油光,笑着说道:“这就得说说那些老鼠们的作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