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3章 作死的老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来,在半个月前,陈进才带着王伦等人救走张老教头一家之时,留下丐帮马大元的名号,可就坑苦了那些开封府衙差捕快和官兵。

    高太尉的儿子受了委屈,这场子怎么也得找回来,于是这一大票子人冲进了地下,结果还没看到人在哪就被转晕,被人拿刀子在暗处杀了不少。

    后来还是被陈进才摸了进去把他们死剩下的三百人给带出来的,临走时那领头的让他留下个名号,好知道是谁帮了自己和手下的兵。

    结果陈进才又留下了个丐帮帮主乔峰的名头。

    受此一挫,官府也怕了,一下死了上二百人,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这是谁去谁死啊!

    高太尉也没了攻进地下的兴趣了,你道为啥?还不是陈进才带着那些个残兵败将出来时留下的名号,让他们知道丐帮的和老鼠洞里的人不是一个路子。

    既然那不算是什么仇人,那还进去找抽干嘛!至于死在地下的那二百官兵,谁认识谁啊!

    至于那地下老鼠们是不是为害一方的,有哪个当官的愿意管那么多,再说了,高太尉是军方的,地方上的事,得归开封府管。

    所以,就都安静下来了,就跟以前无数次的清剿一样,由于地下世界的神秘莫测,窝在里面的污烂人们又躲过了一劫。

    本来事情都平静了,一看事情平静陈进才就把孩子们从地道里接了出来,警告几个孩子不能把地道里的事告诉别人后就没管他们了。

    本来救到了张教头一家后陈进才就准备把他们一起带回兰州的,虽说兰州现在不太安宁,但也正是那样的不安宁,才够让他安排发展。

    留在开封?留在这里等死么,再有个六七年,金兵围城,浩劫过后活下来的还能有多少?

    可是张老教头受的伤太重了些,血流得有点多,虽然当时陈进才已经快速止血了,但还是失血多了点,还有张老夫人与锦儿,两人身上的口子也不少,所以只好在地道里养着伤。

    一切无事,一直到了差不多半个月之后,老教头身上的伤已经大好,陈进才正准备把老教头弄出城去时,发生了一件大事。

    几个孩子一起出去玩,回来的只有一只狐狸,听狐狸凄厉的叫声就知道这些孩子出事了。

    二话没说拿起兵器带着王伦他们就出了门,跟狐狸来到了一个院子前。

    这时候可不是讲礼貌的时候,所以身后奔出两人,这两人的腾跃功夫不错,据说短距离内能与奔马并行,累时可跃上奔跑着的快马。

    一丈高的院墙拦不住这两人,奔跑,借力在墙上蹬两下后手就扒在墙头上,两手一使劲人就上去了,在墙头上小心看了下之后跳了下去,开门。

    进了门,心急如焚的陈进才却发现院里居然没一个人,狐狸在一旁着急地叫着,边叫边往里跑。

    等来到一只水缸面前,狐狸拼命地用爪子扒着那水缸底下的泥。

    水缸很大,也很重,不过在陈进才面前,比水桶重不了多少。

    挪开那水缸,就看到一个斜着进去的洞口,洞口很深,狐狸看到洞口就想冲进去,却被陈进才伸手捉住。

    拿出一条布带往狐狸身上套,边套边说:“你可不能跑太快,你跑得太快我们追不上你的,要是你跑丢了我们就找不到孩子们了。【愛↑去△小↓說△網w  qu 】”

    狐狸低声叫了两声,没再跑快,但陈进才还是把布带一头拿在手里:“走吧!带我们去找孩子们!”

    狐狸得到许可后连忙往里走,把布条拉得紧绷。

    看着黑暗的通道,又看身后拿出火折子照明却几等于无的王伦几人,

    陈进才轻声说道:“把外衣撕了结成绳子,用绳子把几人连在一起,免得走散,我们可不敢再步官军后尘啊!他们可是在这里面死了二百多。”

    “这对小官人来说不算什么吧!要知道上次可是你进来把这些官军给带回地上去的。”王伦笑道。

    身后一人突然说道:“王大哥,听说东京城这里都是叫大郎的,叫小官人好像很乡下。”

    “那就叫大郎,总不能让东京人看我等显得土气,大郎觉得如何?”王伦说着话手上动作可不慢,一会就和几个兄弟把衣服撕成了条接在一起。

    “叫什么无所谓,最主要是你们的绳子要结实,免得走着走着就散了。”陈进才看着他们把绳子弄好,便拿起一头走了进去。

    孩子都被抓进这里差不多快一个时辰了,再不快点,万一他们把孩子给转移走了怎么办。

    王伦见陈进才着急,也不再说话,手里拿着短刀(就是后来说的单刀,一米多长的叫短刀,匕首般长的叫短刃,加了长柄的叫长刀)。

    地道很宽,比一人高一些,人在里面完全可以直着走路,但如果拿长兵刃就不行了,转都转不过来。

    几人一路急走,走过了不少的岔道,突然狐狸就趴在地上轻轻地慢慢地往前挪。

    陈进才一看这是前面有敌人,拍拍狐狸的脑袋让它在这等着,顺便也阻止了王伦他们再往前走。

    他手提大剑往前摸上几步,在转角处的一个岔口居然看到两个火把下摆着张桌子,桌子边上坐着两个人,正在那里喝酒。

    在喝酒的两人边上挨墙靠着两把短刀。

    看来这两人就是这里的守门的。

    “来……喝!今天张三就幸运了,带人去抓了几个小娃娃,中间有个八九岁的女娃娃长的就特别嫩,长得也不错。

    这卖到那些暗门子里,调-教个几年,出来又是一个李师师,就是那些个男娃娃,打断了手脚,舌头挖掉,扔在东京城里要饭,一年也能要上不少,看来这次张三发财了啊!”

    “那是,以前小娃娃还好抓些,可最近这家里有孩子的都防范得紧,若是不去城外的农家,还真的很难抓到小娃娃了,可那农家娃娃家里没钱啊!

    只能打断手脚扔坛子里养上半年才能挣钱,可是今天张三抓回来的孩子都是富贵孩子,做肉票的话,应该能换回不少银钱,打断手脚当乞丐就亏了。

    实话说,我出手十趟都没有今天张三出手一趟挣的多啊!”

    (从古到今的人贩子拐到孩子后如果家人赎不回去的话,通常后果只有三种,一是卖给别人养,这种在现代有些,在古代,就算是自己没有孩子,也会找亲兄弟的孩子来过继,很少有人买孩子来当儿女养,基本没有。

    第二种,模样俊俏的,女的可以卖给那些专门训练清馆的婆子,这些婆子会在买到女娃后用手段让她屈服,然后训练琴棋书画,等学成后卖与青楼。

    男娃可卖与男风馆,这些在古代,特别是在唐宋都是有的,那些个变-态的年代有点变-态的事情也不奇怪。

    第三种,也就是最普遍的一种,模样不俊俏的,如果不急,他们会把孩子放到一个坛子里养着,养上半年一年,全身都在坛子里只有脑袋露出来,

    半年后孩子除了脑袋正常外别的躯体会特别的小而畸形,这样的畸形人扔在街上后同情的人会很多,很能挣钱。

    如果没有那个技术,养坛子人也需要技术的,没有技术的会怎么样呢?他们会打断孩子的手脚,或者挖掉孩子的眼睛,不给治。

    半年几个月后这孩子就残废了,而这种孩子也是很能引起别人的同情,挣钱能力同样不俗。

    而这一种,从古到今从未断绝,所以到了现代,人们经常地在地铁上,广场上,街道旁边看到那一个个奇形怪状的残疾人在乞讨,这些残疾人怎么来?

    所以奉劝,看到乞丐,不要施舍,也许这世界上还有不是别人特意弄残的真自然残疾人乞丐,可大多是怎么来的大家都懂。

    只有那句话,没有利益就没有伤害,只要乞丐要不到钱,那拐卖孩子去弄成残疾乞讨的事就会少一些,所以看到乞丐,不要给钱,做一个真正有爱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