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32章 周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武松的相扑之术是很精妙,但陈进才这个心性很定的人也把后世的武术练到了一定的层次。

    虽然武松的相扑之术了得,还没见识过的陈进才一下就被抓住双手。

    武松抓住双手后马上挨身一转脚下飞快一撩,正待来个让他背心着地的夺命扑。

    却不料他快陈进才更快,虽说后世的武术没落,虽然人的肢体在退化,但脑子去是进化的。

    后世的武术虽然是在明清时断了层再次由战场上的厮杀技法转变出来的,比较简单,但也正因为简单,所以对其中技法的琢磨也比较容易。

    有人喜欢把自己练得周身一家,当击打对方时,不管是何处碰到对方,给人的感觉便是一身体重一百多斤全部于一处向自己打来,不得不退,不退则伤。

    有人喜欢把手脚练得沉重硬实,使开时,以手脚为鞭以身为杆,把全身之体重通过惯性压在攻击时的手脚之上,亦是周身一家,让人挨着如百多斤的东西瞬间击中。

    还有人喜欢把自己给练得活如球,敌来顺势化,化时顺势打,避实就虚,打时擒拿抓闭,犹喜人身向背处打人。

    而现在陈进才被武松抓住,一脚撩来时,在武松心中,被他抓住的少年跑不掉必是一脚撂倒。

    而陈进才也没慌,只是双腕轻轻一沉,再把手掌往武松大拇指根处一转,武松一下竟抓他不住,让他脱了开来。

    陈进才脱开擒拿之时身形猛进,一下站在武松因撩腿而空虚处,轻一推,武松便飞将出去。

    “好身法!”那老者站起来大声喝彩,说道:“看小先生身法很好,却不知兵器如何,不如让老夫见识一下如何?”

    说着从身后拿出一杆长枪,走向台上的陈进才。

    陈进才苦笑道:“不要了吧!”

    那老者站定,疑惑道:“莫非你只学拳脚不学兵器?年轻人,拳脚终非正道,还是兵器实用些,莫非与人拼杀你空手对人兵刃么?”

    旁边一个新来的伙计听不下去了,他是云家人,云老这几天从家里带来要跟随陈进才的年青人之一,听多了云老所说这个老板如何厉害,加上来这里后见过他练武,知道陈进才的本事如何。

    所以听到眼前老者以教训的口气跟陈进才说话,让他心里一阵不忿,能有多大本事啊像你这样教训人。

    一时不忿就回嘴呗:“老人家,我家大郎是见您年事已高,两下相争,伤着你不好!”

    呃!那老者愣了,陈进才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心里想着这孩子说话真直接。

    他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这老人看着快七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啊!在这个年代,七十岁的人据说只要不杀人造反,就算他干的事再天怒人怨也屁事没有。

    这个年代能活到七十的人是很少的,跟后世的九十一百岁一样稀少,陈进才可不想一个不小心把这个老人给干掉了。

    为什么说干掉呢?

    他感觉到了老者的强大,老者的眼神里闪过的精芒表现出他内心的强大,而这种强大叫自信。

    一个武者的自信树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难,只要赢上一两场战斗就可以拥有这种自信。

    可是一个年老武者的自信还如此坚定,而且还是一个喜欢拿着枪去找人挑战的老者。

    他的自信表明,在以往的几十年岁月里,他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大多都是胜,而非败。

    而且如此强烈的自信甚至还能推断得出他可能都没有败过,一个一辈子没败过的差不多七十岁的武者是多可怕,普通人是不懂的。

    但陈进才懂,他也算是一个武者,而且经过穿越时空后他的力气可以说在这个世界算是没有比他大的了。

    力气大有很大优势,力气大到超越别人太多时直接会有一力降十会的用处,可是如果对方有太丰富的经验和一定的技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但如果力气到了可以碾压一切之时,就如同现在的陈进才,那速度也会有很大的提高,技巧对陈进才而言却是不算太差。

    如果真打,陈进才有自信能赢这个老者,可到了那个份上,留力那是不可能的,而不留力的结果就会是,以那老者的死而惨淡收场。

    陈进才与老者并无怨也无仇,并不想因为一场挑战就把老者给干掉,要知道死在他手里的人都有取死之道。

    陈进才并不是个滥杀无辜之人。

    他正想着理由来让老者放弃较量的想法,但这一切都让那个云家来的小伙计给搅了。

    说起云家的小伙计,陈进才把目光投向坐在角落处的云老,云老自从出去一趟找后路找来一群云家后生之后就变得怪怪的。

    特别是现在,按说应该出来打个圆场把这老者劝回去的,可是却没动静,只是呆呆地看着外面。

    那老者吃那小伙计一顿抢白,那脸一下变得通红,两眼直瞪陈进才道:“莫非真是如此?小先生莫不是瞧不起我周侗?”

    嗯?周侗?陈进才两眼瞪得老大,如果说这位老者是周侗,那自己的感觉便是对了的。

    说起周侗可能没多少人认识,可如果说到他的徒弟,那认识的人就多了。

    北京大名府的玉麒麟卢俊义,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还有现在还没出现的武穆王岳飞。

    还有半个徒弟,那便是眼前这位刚刚飞出去压塌了几张桌子的武松。

    陈进才连忙上前两步抱拳道:“原来是周教师当面,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岂敢与老教师动手,不如入座安歇,等小子讲完这几段书,便陪老教师比个高下,不过不是拼兵器,咱拼酒,可好?”

    对周侗陈进才那是绝对绝对有好感,谁叫他晚年教出了个岳飞。

    就冲个民族英雄岳飞,哪怕是让陈进才在周老教师面前把把认输都没关系。

    这下周侗也看出来了,这少年是打死也不肯跟自己过招了,只是他很疑惑对方的态度,说道:“你认得洒家是谁?”

    陈进才笑道:“天下能称得上好汉的,谁没听过周老教师的名头,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周老教师,您的三个半徒弟可都是一时俊彦。”

    “卢员外的枪棒功夫堪称大名府无敌,林冲能当上八十万禁军教头手底下岂能差了,还有那今年才十六岁之岳飞岳鹏举,再过几年便是那万夫不挡之勇,而且还文武双全!”

    “就是这半个徒儿武松,却也是个英雄!说句马屁功夫话:为人不识老周侗,纵称英雄也无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