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34章 却是风波起

第34章 却是风波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陈进才说过这一切都是他那虚无的师父讲的之后,才勉强地把这些苦力劝回自己的位子上,这才慢慢开讲。

        金大侠写的天龙八部,从一开头就非常的能引人入胜,剑湖宫无量剑派的比剑,让人认识了无量剑派剑术的同时也记往了那个傻傻的段誉。

        古灵精怪的少女让这些苦力们记在了心里,特别是那个闪电貂,一出场就已经夺掉所有听众的心神。

        然后那个看信的无量剑派弟子死了之后,这些听说书的苦力们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下毒的办法。

        段誉去劝神农帮却害得自己和灵儿陷了进去,让听书的众苦力扼腕叹息,这段誉实在是太傻了。

        听到傻段誉为了找解药而被那无量剑派的狗男女追杀而掉下悬崖,在座众人竟齐齐惊呼。

        段誉为了那玉人雕像的一句话竟真的磕头千遍,傻得让人发笑,却不料就这样得了天大的好处。

        武松听着听着,突然低头问周侗道:“老师,这内力是何物,武二练了二十来年武艺,却不知世上尚有内力此物!”

        周侗老拳师听闻他问起,也是茫然地摇了摇头,说道:“莫说是你,便是我从六岁随我师习箭枪棒刀盾兵法,十六岁与谭师学相扑之术,

        (据查周侗少时跟传说中姜维传人学武,后十六岁又拜少林温派传人谭正芳为师学拳脚之术,他传于武松的戳脚番子也就是夺命鸳鸯脚与传于后世的十二路谭腿同根同源)

        到如今习练武艺也有七十余年,却不知世上还有内力一事,不过倒是少时随我师习练武艺时他说过,他只得传姜维祖师残传下来的战阵之法,

        倒是那东汉末年大乱,传自先秦练气士的百日筑基术到他手上时已经不知所终,听得刚刚小先生所说那段誉习练北冥神功时那卷图册上有十二正经八脉走法,倒像是我师所说的古时练气法门。”

        武松心里有些痒,说道:“如此待我找些经脉图来,照着练,看是否能练出内力来。”

        说着抬眼望于台上少年,又说道:“老师,你说这少年气力如此之大,难道也是把那内力练就了?”

        周侗沉吟一下道:“难说,此少年出现便是个迷,看他身边这些人,各各都是杀人之好手,想来来历自是不凡。”

        又说:“那经脉图岂是易得,那都是医家不传之秘,若给了你,他家又吃甚么,况且世上医家,能有足十二正经的图谱已是千难万难,又哪里能有全奇经八脉图谱与你?”

        武松只好作罢,医家不传之秘,必是人家不愿意给的,人家不给不能强抢,这是水浒里前期异常遵守底线的两个人之一的道德品格。【愛↑去△小↓說△網w    qu  】

        武松与林冲,在没有遭遇大难之时,是不可能做出违背道义之事。

        陈进才还在台上讲,讲得木婉清与那几个婆婆间的打斗,甚是凶狠,动不动就要人命。

        听得底下众人心里暗嘀咕,原来另一个世界的女子竟然也可以如此狠辣,也幸好家里婆娘不如此,若如此,怎能生受?一男子说道。

        却引来众人一片骂声,你若有此婆娘,怕是天下大可去得,又怎么会来些说上些风凉话。

        这时,陈进才今天的说书已经说到了尾声:“好!今天这段誉之事已经说到这里,明日将是他与丐帮帮主乔峰相逢之时,若是明日有空,皆可前来听听。”

        “不过听可是要钱的,一碗茶几个炊饼便是这听书门票,各位认为如何?”

        一个苦力站起来说道:“我原先还道是谁人消遣我等苦哈哈,一大碗茶居然才一钱,炊饼也是便宜,

        便是我等苦力都能吃得饱,不像平日,为了省些银钱回家,宁可饿着也不敢去吃饱,

        今日见得小先生做此善事,当感你恩德才行,只是小先生如此,必将恶了别的店家,他们必不能容你。”

        陈进才笑道:“且让他们来,看我这些家人,对你等百姓,自会笑脸相迎,若是持刀弄棒来,怕是难得囫囵个儿回去!”

        这时众苦力才注意到,原来一个个站在边上像是店里伙计模样的人身上现出的彪悍气息。

        这才知道,原来别看这说书的小先生只是在这茶肆里与他们这些苦力厮混,但毕竟是不一样的,有着这些彪悍的家人,说不是富贵之家别人都不信。

        那苦力面色讪讪,然后再无颜在这坐着,转身走了。

        “是李四那厮,他又替别的酒肆茶馆来威胁新开的茶馆了,最是可恶!”

        这时苦力中有识得刚才那人的出声道。

        “原来如此,我方才还道他是好心,原来是如此恶毒之人,见不得我等有个安心饭食么?偏要去吃那贵得心疼的酒菜?”

        听着别人七零八落地议论,陈进才方知道刚刚那个看似苦力模样的人却是个泼皮,是别的商家看到自己卖的东西便宜了,抢了他家客源后叫来警告自己的。

        却不料自己这里居然不是个软柿子,却是喜大普奔。

        这时见众人好一阵议论,看着天色已晚,就对众人说道:“众位,你等明日还是且来这吃喝,我陈进才倒想看看别人如何不能容我!”

        “谢过小先生了!”

        “小先生高义!”

        这时不远处拐角,一个掌柜模样的人撇了撇嘴角道:“哼!邀买人心的祸害,且让我家在开封府做差的二小子去府尊处告你一告。”

        说完拂袖而去。

        苦力渐渐散去,陈进才也收拾了身上的衣服,走到还没走的周侗武松处,笑问:“不知周老教师还有甚事?”

        周侗笑道:“我倒无事,倒是我这个还没入门的学生想与你拼上一拼!”

        陈进才苦笑道:“武二郎且算了吧!我气力太大,比拳脚你胜我不得,比兵器,我那剑便是三百六十斤尚能使得泼水不入,你又如何胜我,还是不比了罢!”

        武松摆手,说道:“我自知武艺上不是你对手,但我与你拼酒,你待如何?接还是不接?”

        陈进才看了看笑着的周侗,再看了看嘿嘿奸笑的武松,说道:“以前我只听说周老教师德高望重,却没想到也有使心眼的时候,还有你武松,还道你是一个爽直人物,却不料居然想到如此招术对付于我,唉!传言不可尽信啊!”

        说着回头对王伦道:“叫人去买一瓮酒来,我与这二位喝个天翻地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