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说书人 > 第36章 李师师房里的客人

第36章 李师师房里的客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姑娘姑娘,这便是今日那个小先生所说的话,小桃可是过耳不忘的天才,保证保证没有把小先生所说的话有遗漏半句!”一个小萝莉站在李师师面前得意地说道。

        “是是是!你没有把小先生的话都给漏掉,可你也不用把他喝水时发出的感叹声,说话间的干咳都给学出来啊!”李师师笑着拍了下眼前的小丫头。

        “嗯!那小桃下回一定把小先生的这些坏毛病给去掉再说给姑娘听!”小丫头猛点小脑袋后说道。

        “嗯!那你先去休息,明日再去听小先生说书,然后再回来给我说一遍。”李师师笑着摸摸小丫头的小脑袋。

        小丫头点着小脑袋说道:“嗯!小桃一定会把小先生所说的都记下来的,可是小先生那里的东西太实惠了,一碗茶和便宜的炊饼吃的小桃好饱。”

        小丫头苦恼道:“小先生那里不叫一碗茶和一份炊饼不让人进去听,可是小桃吃一份又觉得好饱好饱,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吃不完的让带回来呢?而且吃不完也不让走!好苦恼!”

        李师师笑道:“那明天我换个肚子大点的人去好不好?免得我们的小桃撑坏了肚子!”

        小丫头一听跳了起来,急得小脸通红说道:“姑娘,你可不能这样,小桃明天还要去听那个段誉哥哥怎么跟那丐帮的大英雄乔峰相遇呢!小先生可是说了明天要说这一段呢!”

        “那你不怕撑坏肚子了?”李师师笑道。

        “不怕!”小丫头一脸的大义凛然:“为了听那傻傻的段誉哥哥和丐帮的大英雄会面,再撑着小桃也愿意的。”

        “呵呵!好好,明天就再让你去,不换人,那你先去好好休息,明天要一字不落地把小先生的话完整地听回来。”李师师不再逗她,摸了摸她的头就让其回去了。

        等到小丫头出去,李师师眼睛瞅着那烛光摇曳,想着世上竟然还有如此良善傻气的男子,想着小丫头复述的那段誉故事,

        她竟一时痴了,不为段誉,只为那高来高去的江湖女侠木婉清,精灵古怪的钟灵,心里喃喃道:“原来这世间女子竟也能如此闯荡得快活,骑一匹快马,随一个男子,观泰山日出,赏大理山茶,去武夷烹茶,宿于大漠看日落……”

        但心中只是想想,却是明白,像自己这等弱女子,也只能坐在这绣楼中卖个唱,就是手里有了赎身的银钱,天下之大,自己又能去得哪里。

        “咳!”屏风后转出一个清雅中年男子,李师师连忙起身轻轻一礼道:“却不知官家到访,师师失礼了!”

        那清雅中年男子笑着扶起她:“师师何需多礼,我两个乃是文友,以文会友当以平等,不需如此卑躬屈膝。”

        “以文会友当有气节,可伴君如伴虎,师师不知来者是文友,还是虎!”李师师淡然道。

        中年清雅男子原来竟是死后得徽宗庙号的皇帝,赵佶,此刻他没有半点皇帝模样,

        讪笑道:“我知道这次未经你允许私自进入你房间有些过了,但若非如此,我又怎能听到如此精彩的……说书?”

        李师师点头露出些许笑意道:“是说书!”

        赵佶话里有些酸意地说道:“师师,我嫉妒了,你还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如此发自内心的笑,可对那位小先生,你却有!”

        “呵呵!”李师师笑了,笑得很开心,刚才的那丝愁绪随风而去不见踪影:“对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你也嫉妒吗?”

        “当然!”赵佶说道,突然觉得不对:“不对,你说那小先生十四岁?”

        “是啊!”看着一个平日里戴着面具喜怒不形于色的皇帝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孩子气的样子,李师师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骄傲还是……

        “如果真的是十四岁,那么,那些大理国的话,也就是那些二十七蛮要反的话是真的他老师说的?”赵佶惊道:“如果过了年那二十七蛮真反,那这少年的老师真能知未来?”

        “知未来?”李师师突然想起那天,自己正在他们隔壁,听到那首白狐,还听到那个少年预言了街上那卖刀的杀劫,更预言到了那牛二的命运该绝。

        “或许不用他的老师,他就有此能力!”李师师说道。

        赵佶惊,他认识了李师师的时间不短了,知道李师师是个轻易不在词典诗文以外的事上发表自己的任何意见,只是这次居然……难道那位少年真的如此神奇?能令人改变自己心性?

        “何出此言?”赵佶在看着李师师双眼,他自称为道君皇帝,这天下间道佛二门里的道道其实他都知道一些,也知道这二门里也有一些为争信徒所用之手段。

        不外是一些迷惑心志的法门,使将出来,常使人不知不觉间便着了道。

        而赵佶做为一个皇帝,少人能骗得了他,只因骗得了他却骗不得他身边的众多能人。

        是以只要是道佛二门的本事,赵佶都是学了一点的,便是那迷惑人心的本事,他亦是学了那么一些,但只因自身意志不坚,多惑人不得而反被人惑,这才使他对道佛二门不再热衷,失了计较。

        但中了这些伎俩的征兆他是知道的,此刻听李师师对那少年发自内心的尊崇,心惊之余怕是那少年不知不觉间对自己的这位红颜知己下了什么手段。

        而中了那些手段之人都有一个共性便是,眼神有时会有一些茫然,对话时反应会有迟钝之感。

        所以赵佶此刻与李师师对话之时,目光死死地盯紧了李师师的双眼,生怕她下一刻会出现被人控制后的迷茫。

        不过幸好!一切都不过是赵佶的多心,李师师的双眼一直都是那么的有神,看赵佶脸色不对还上前关心地问。

        赵佶终于松了口气道:“师师为何对那少年如此推崇?要知道世间神人本就不多,便是有些本事的,又有谁敢说自己能预知未来?”

        李师师正色说道:“其实,我与那小先生素未谋面,不过他虽然不在师师面前说过一句话,但他说的话却已经深深地记在了师师的心里。”

        她把赵佶带到一间厢房处,在厢房有一阳台,有一围栏,围栏边上有一桌子,桌子边有两锦橔。

        一人一边坐下,她抬手指向外面不远处石桥,说道:“在此,他断一人生死,在此,他决一人去留……”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