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岳飞
    这是一个很高大的年青人,二十岁上下,书生打扮穿在他高大身上时竟有了凛然的英武之气,。

    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武艺好手,这让陈进才对他起了好奇之心。

    一个书生,竟一扑丈余,随手一拎就能把那倒在地上的同窗给拎到一边,少说也有百五六十斤的一个人,竟轻如无物。

    这人是谁?

    陈进才注意到他扑出来的方位是应天府书院的位置,想不到应天府真的是藏龙卧虎!

    很好!

    那个士兵突然在自己的耳朵里听到一声细微却又清晰的话语:“继续出手试他们!”

    听到这句话,哪里还不知道是自家先生正在远处看着自己,再抬起来的脑袋,便带着一丝狰狞。

    “想不到这些软弱如虫的书生里还出现了一个英雄,书生,莫不成没听说过明哲保身之明训乎?”

    士兵那狰狞面目,阴寒语气没有让对面那个书生动容,他只是轻轻扶起地上的那个同窗,帮对方拍了下沾了身的灰尘,然后才将脑袋转向士兵这边。

    “这位哥哥,莫不成将我们这些书生从中原带到这燕云来,是让哥哥祭枪的?

    怕是小弟这位同窗死了,哥哥也不好交待罢!”

    现在这个年代,宋朝人说哥哥,并不是现代的哥哥,而是一种尊称而已!

    如果是说现代的哥哥的意思的话,大哥就叫大兄,二哥就叫二兄,哥哥便是兄长。

    而现在的哥哥却只是一个尊称,并不是称呼自己兄长的名词!

    年青书生说话不卑不亢,姿态从容,眼中并无半点惧意。

    这让那名士兵有点错觉,若是自己再往他面前递兵器,想来绝对讨不了好了去。

    这名士兵既然能被陈进才叫来演戏,便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其实他是和平谷的一名校尉,武艺也算得非凡。

    而武艺非凡者,对于自己的敌人都有一点的感觉,是不是自己能匹敌的对手,在动手之前都会有一点感觉。

    说起来他在和平谷里真也算是一号人物,除了陈进才身边的几位像林冲武松鲁智深这些一流的高手之外,还有时迁杨智这种一流高手。

    可是在除去这些一流高手之外,他在别的人面前还是数得上名号的。

    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一个书生身上感觉到了威胁,没错!就是威胁!

    对于一个高手来说,直觉是最真实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能让自己感觉到威胁的,绝对是一个能干掉自己的人。

    虽然对方只是个书生!

    不过,先生让自己试试对方来着,既然先生话了,那便试试。

    总不能临阵退缩,那这样就丢人了,小命可以丢,但面子就绝对不能丢!

    他伸手拔出身边另一个士兵的佩刀,呼地甩了过去,直直地插在那名书生脚前一寸之地。

    “嗡”地一声响之后,一把长刀便准确地插在那书生脚前,这个举动竟吓得那书生身后的那些学院的学生们一片惊呼。

    便是那几个老头,那些院长与山长或者院判们,反正都是各书院的话事人,只不过名称不同罢了。

    这几个老头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差一点那刀子就扎上了书生的脚,果然够险的。

    而且他们心里也掠过一丝忧虑,这士兵他们倒是看出来了,肯定在和平谷军中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这一点从他在旁边士兵的腰里拔刀这个动作便已经看得出来,他们虽然都不是军中人,不过军中律令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自己的兵器,便是士兵的第二生命,不管是弓刀,还是长枪箭羽,都是宝贝得不能再宝贝的东西,哪怕是感情再好,怎容得别人从自己的刀鞘里拔刀?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眼前这个士兵,其实是一个当官的。

    而现在这个当官的把自己身边士兵的佩刀甩过来之前,眼神间对那个书生带着审视的意思。

    不过,显然眼前的这个书生让他很满意,因为他到现在为止,一直都面不改色。

    这已经足以证明,这书生的胆色不错!

    武艺一头,其实最先决定人与人武艺的高低,便是有三个标准。

    那就是一胆二力三功夫!

    虽然不知道这书生的武艺究竟高到什么地步,但是他的这份胆色,便会为他带来再多的几分胜算。

    可是,眼前这个书生真的会跟士兵决斗吗?

    又或者说是切磋!

    那几个老头,都是一个个当了院长山长院判多年的人物,一眼就看破了眼前的处境。

    那就是眼前的这个书生,应战了也不是,不应战也不是,因为周围这些本来要将所有人押走的士兵,都停下了动作。

    显然他们要知道结果!

    “看他那身服饰,好像是你们应天府书院的学生,你可认识?”嵩阳书院的吴老转身去问身边的一个老人,显然他对此书生很是赏识了。

    只是不知道吴老问起这个人,究竟有何心思。

    “看他的穿着,确实是我应天府书院的学生,可是应天府几百号学生老夫都见过,却为何没见过此学生?”

    应天府的那位老院判疑惑道。

    记得几百个熟面孔对古代的老师来说简单得跟喝粥一样了,前提是不需要一个个全部记住名字的话,只记个相貌而已。

    因为这些学生在他们门下一学就好几年,又怎么会记不住。

    可是眼前的这个书生虽然穿着自己书院的服饰,但自己却不能确定书生倒底是不是自己的学生了。

    真是惭愧啊!

    不过,现在在这几个老人心里担心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如果这个书生应战,会对眼前现在这几千学生老师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可若是不应战,那士兵会放过那个书生?就能放过这几千名学生?

    如果能放过就不会千里迢迢把这些学生押来这里。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大多都明白了自己的打算,那就静观其变。

    其实是无奈,他们现在已经替这些学生做不了主了,因为被押得离开了有一段距离了。

    就是想管也无能为力,他们头一次现,自己的一脑门智慧在这些野蛮的士兵跟前屁用不顶。

    士兵扔下手中枪,也是拔出腰间刀,直指对方:“木大同,善使枪,现用刀请教!”

    那个书生眼中只是闪过一丝思索就拿定了主意,一把拿起自己脚跟前的钢刀,挥动劈砍了下。

    不错!很好的刀,重量与劈风的流畅都比他以前见过的刀要强很多,哪怕是他以前用的刀已经算是中上的好刀了。

    可是跟眼前的这把刀比起来,却是巫见到大巫了,为了验证一下自己心里的猜想,他还轻轻挥刀将自己脚边上的那块石头劈成了两半,竟然没崩口。

    书生轻抬手中刀,直视那名叫木大同的士兵:“岳飞,善射,枪术精通,请赐教!”

    岳飞?听完这句话竟把陈进才给吓得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