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40章 半个弟子与自家祖师爷的比武
    岳飞这时候不是因为他老爹去世了回家守孝了吗?

    而且话说你不是武人么,你是个当兵的什么时候成了书生?

    现在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家里守孝带孩子,然后几年后金兵南下之后再次投军抗金么?

    你是武人啊喂!

    陈进才现在的心里跑满了羊驼驼,一个旁人是无法理解他现在心里的那种震惊。

    要知道,他现在身上的武艺,起码有两种拳术据说是传自岳飞。

    形意拳,取自岳氏大枪,但仅为传说,还无有效的证据证明,所以仅供参考。

    还有一门岳氏连拳,也是传自于岳氏子孙,至于是不是真的传自岳飞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陈进才想不通的是,怎么说你岳飞也不可能是一个书生啊!

    虽然是自己的拳术祖师之一,可是对于岳飞的生平,他还是知道的。

    生为乡民贫寒之家,初求学于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教师,学字!

    没错,刚开始岳飞学的不是武,而是字!

    可能大家就要不信了,要说周侗教武艺有人信,可教人识字,就很难让人相信了罢!

    在这里就要说一下周侗此人,陕西人,历史上确有其人,初为京中御拳馆教头,授人拳脚枪棒军阵兵法,尤善射!

    后来年岁大了,便出了京城到汤阴之地教小儿蒙学,以周老教师的本事,通兵法的人,自然识字。

    而兵法用得娴熟之人,教几个小儿蒙学自是容易不过,所以当初岳飞被乃父岳和送去周侗门下,自是去学识字的。

    可是周侗老教师虽然也教识字,教的都是些初始浅显的学识,就算再教也只能教兵法了。

    哪一条能让岳飞能站在应天府书院的学生群里了?

    岳飞,在周侗老教师门下学到箭术,关中红拳,兵法,在汤阴县枪法大家陈广门下学到枪术。

    难道,自学?

    不过就算是自学也不奇怪,以武穆王的聪慧,别说自学,就算是说他生而知之陈进才也不会奇怪的。

    不过现在是岳飞要跟他手底下的一人校尉,不过现在扮成一个士兵的木大同比武,刚好可以看看岳飞的刀,是不是也如枪术箭术一样厉害。

    其实据记载,岳飞并不是一直都用枪的,据史料记载,他用锤杀过敌方将领,也用刀劈死过敌方将领,甚至还用过飞斧,不过还是用箭用枪杀的人最多。

    不过就是宋人的刀,现在他们用的刀只是一用作为装饰用的短刀,可能在现代这已经叫长刀了,锋刃八十,加柄一百二十公分的刀在宋,只能是短刀。

    上阵很少用得上,除了刀盾手。

    因为宋朝的兵用的刀,包括后来岳飞在抗金时用刀劈死敌方将领的那个刀,其实都是宋朝时常见的那种长柄朴刀。

    哪怕岳飞学过,可能也不是太精通吧!这种短刀。

    陈进才心里猜测道。

    木大同这个人陈进才是知道的,以前还教导过他的武艺,说实话,他的刀法枪法里都有自己的影子。

    可以说木大同是自己的半个弟子也不为过,可是现在,自己的半个弟子要去跟自己的祖师爷来一场较量,陈进才的心里都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现在陈进才有两个选择,一就是马上出去,制止眼前快要进行的比武,然后让他给祖师爷赔罪。

    二,就是让木大同还是照旧出手,让祖师爷也出手伸量伸量他的斤两,顺便也看看祖师爷这个年纪武艺到底怎么样了。

    不过,不管是第一个选择还是第二个选择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第一个选择的话,无故让自己士兵赔罪,会打乱自己的打算,现在自己下的是一盘大棋。

    所以为了祖师爷就让自己的民族大计搁浅那就有点因不失大的感觉。

    第二个选择更不是什么好选择,听说现在这二十来岁年纪的祖师爷杀性很重,万一跟木大同动手的时候,一时性起就把他给干掉了,那自己咋弄?

    要说木大同能把祖师爷给干掉那就真的不可能了,木大同那些东西大多还都是自己教的,要是有没有把祖师爷干掉的本事自己还不清楚吗?

    所以,如果注定有一人被干掉的话,那就只有木大同被干掉了。

    按说,祖师爷岳飞除了愚忠点,智慧还是不缺的,还很聪慧,应该不会在这种地方,对木大同下杀手吧!

    应该会顾忌一下,在这里的各大书院的书生们,如果他杀了杀手,难保和平谷不会对别的书生下手。

    可是,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万一打起来了脑子一热,祖师爷一刀就把木大同给咔嚓了,那自己要怎么做?

    对祖师爷动手?陈进才不敢!

    那什么都不做?以和平谷的惯例,好像又不可能。

    所以,唉!

    只好如此了!

    木大同现在如临大敌,从刚刚眼前这个叫做岳飞的书生轻轻一刀劈开了地上的那块石头之后,他就知道眼前这个书生会是自己的劲敌。

    举重若轻,举轻若重都是武学上的强悍之处,而眼前这个书生虽然只是轻轻一划,力道刀势无一不是恰到好处。

    便是自己,都做不到这种看似漫不经心,实却对兵器的理解已经达到巅峰。

    高手!

    面容一肃,木大同先移动了自己的步伐,以刀为,也是以刀为守,向对方逼去。

    见木大同动了,岳飞也缓缓持刀移动,不过他持刀很随意,只是那么随随便便地拎着,斜垂于身侧。

    岳飞那轻松的样子却让几个老山长院判们着急了,特别是应天府书院的那位,简直就是要站起来大叫让他认真点了,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样子,让人一刀劈死了可不冤枉!

    于是这老头一把往那边冲过去,却被身边的士兵拦住,然后老头一脸狰狞地冲着士兵大喊:“快去制止他们,我的学生要有半点闪失,老夫要了你的命!”

    士兵呵呵一笑道:“老学究,莫说他俩的比武我无权制止,便是有权制止,我也不敢啊!

    跟你打赌,现在谁敢出现在他们两人身边,必然会被他俩误伤,你信不?”

    正说着,场中的两人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