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41章 儒家的末日?
    两人开始扑向对方的时候,眼前都闪过凌厉的寒光,而那种寒光,代表着杀意。

    都是军阵里厮混过的杀意,像一头准备噬人的猛虎,猛扑而出。

    “完了!想不到岳兄如此英才,竟然为了救我,就这般死于非命!他这般书生,又如何能与那战场上血水里滚出来的厮杀汉子拼刀子!

    我害了他啊!这下如何回去面对他家中的娇妻与幼子!”

    一个书生面上泪如雨下,竟不敢再去看那场中再在对撞的两人,他就是刚刚岳飞救下的那个应天府学生。

    他闭着眼在那里哭嚎,却不敢睁开眼看,他怕看到岳飞被劈死的惨状!

    跟他一样转过头去的学生有不少,大多都是不忍心看到跟自己一般却比自己有勇气的书生,横死刀下!

    更有那些没有转过头去的,也是一脸兔死狐悲的样子看向场中,他们都在提醒自己,等场中那个书生倒下,可能那个样子,就是以后自己倒在刀下的样子了。

    他们要看得清一些,因为轮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死了就看不到自己被刀劈过的样子,现在先看看那书生的,也算是有个底子。

    心里也有个准备。

    一样不敢看向场中的还有那应天府书院的山长,他蹲下来抱着头,老泪纵横:“多好的孩子!多好的孩子!

    同窗之间友爱,明知有险仍挺身,救同学于枪下,面对夺命利刃而面不改色,知必死而无悔!

    这等好孩子!怎能如此匆匆死去!

    天何不公!

    和平谷,陈白牛,这是要对天下儒生举起屠刀了吗?”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无助。

    其实不止是他,在他身边的所有书院的山长与院判,反正都是书院的老大们,心里都闪过了一丝悲凉。

    不应该啊!

    儒家传承至今,不曾在五胡乱华时期断了传承,也不曾在五代十国期间断了传承。

    可怎么就在现在,大宋繁荣昌盛,虽有微瑕却瑕不掩瑜的情况下该是儒家学说扬光大的时候才对啊!

    怎么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敢对儒生举起屠刀的人物?

    天下间,还有人能阻止得了他们吗?阻止得了陈白牛吗?

    他们相信,外面那个即将死在刀下的岳姓书生,不会是最后一个死在和平谷士兵刀下的儒生。

    焚书坑儒的屠刀举起,这个天下不血流成河将不罢休!

    有什么能救救儒家?

    救救天底下的读书人!

    他们坚信,若天下没有读书人,对人族将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损失。

    若是天下没有读书人,天底下将会退回以前不知道多么久远前的蒙昧!

    老人们流着泪,并不全是为了外面那个岳姓书生流泪,而是为了外面的书生们流泪,为了天底下所有的书生们流泪。

    一个老人喃喃自语:“不应该啊!儒学走到今天,不应该就此而亡,难道是我等走错了路?”

    说那么多,其实只不过是一瞬间。

    而木大同与岳飞两人的身影一触即分,各换了位置,竟然两人都没有死!

    不过,木大同的样子就比岳飞要狼狈了许多,他的髻散了,被岳飞一刀削过时要不是他低头快了一些,怕是脑袋都要被削掉了半个去。

    而反过来看岳飞,一袭书生袍服依旧衣袂飘飘,竟然连半点破损也没有。

    这一点,却是令周围的士兵还有书生大跌眼镜,要是他们有眼镜的话。

    那个被岳飞给救了的学生还在那里哭嚎,伤心之极!

    却不料被人拍了下肩膀,他没理,正伤心呢,别烦劳资!

    却没想到拍他肩膀的人还是不放弃,还在拍,他抹了把眼泪之后恼火地抬头,正准备不管不顾地开口就骂,还让不让人好好地伤心了?

    可是还是没能骂出口,因为拍他的居然是学院里的教授,也就是夫子。

    看到是自己的老师,他才收起那只要把自己的鼻涕眼泪抹到对方身上的手。

    刚想问老师何事,为甚要打扰自己的悲伤逆流成河,却没想到老师居然连话也不说,是惊得说不出来。

    他现老师正一脸惊骇地看着比武的场中一边拍着自己,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怎么场中没有兵器碰撞声,更没有刀斧入肉之声?

    更没有惨叫声响起,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师那惊骇的表情引爆了他的好奇心,终于他压下了心中的对见到岳兄死亡的惊惧,扭头……

    然后他竟然看到了从来就没有想过之事,他们学院的学生居然将一个军中的高手,而且还是和平谷军中的高手的脑门上给剃了个地中海!

    好吧!其实他不知道什么叫地中海!

    不过,岳飞把木大同的脑门上削掉了好多头倒也是挺让人震憾的。

    木大同心中骇然,如果自己低头躲闪得慢一些,或者是对方的刀再快上一些,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看来,对方可不止是一个高手,而是一个高高手!噗!请允许我卖个萌!

    他现在都不敢确定,刚刚究竟是自己躲得快,还是对方故意放慢了刀。

    他有种感觉,看对方现在意定神闲的样子,想来还有余力没有用上。

    那么自己与他的差距,可就是挺大的了!完全就是不能以道里计了。

    其实岳飞也是很惊讶眼前这个小兵的武艺,竟也如此了得,难道和平谷的士兵都是这种水平吗?

    如此,那和平谷真的就太可怕了!

    那么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能否实现,那倒是个问题了!

    可是,事到临头了,活马当就那死马来医罢!

    只有把眼前这关完美地过了,才很更好地完成自己来这里之前所定下的计划。

    这时的木大同,森森的大白牙一咬,狠声对岳飞道:“好!木大同差点就折在你手,可见你武艺高明,而木大同最见不得这武艺高明的,看到了总想要切磋一番!

    咱们再来?”

    他的话很洪亮,当能传得很远,所以也就能传到了那正在痛哭流涕的几个老山长老院判耳朵里。

    他们愕然抬头,惊骇地现,比武场中的吃亏的,居然不是那名岳姓书生,而是那个扮成了士兵的和平谷军官。

    他们看向那名正缓缓提刀作势要扑的那名岳姓书生,突然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哦!原来,那才是儒家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