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章节目录 第243章 赵佶来了
    其实就算是在现代,因为各种原因,每年的热气球都会出几单事,不是挂在高压线上爆炸,就是挂到信号塔上起火,还有就是飞得太高,撑不住扯着蛋了。

    其它时间里,还是比较少听到热气球事故生,这是热气球比别的交通工具安全吗?

    那绝对不是,无论是飞机还是火车轮船汽车都要比这热气球要安全得多。

    一直以来事故生的少,最主要是这热气球大多都不过是景区里用来给游客观光的,或者只是一些爱好者们拿来玩玩。

    根本就不像其它的交通工具这样使用频繁,用得少了,出事的频率就少了,所以从数据上看,热气球的事故一年或者几年才有一单,事故率少得惊人。

    其实事故率比起别的交通工具来说高得惊人,一旦按比例来说的话。

    而和平谷所有的热气球,这几年来因为使用频率一直在增长,到现在为止已经出过两次事了,伤了几个人。

    为此,陈进才已经让和平谷的工匠营,琢磨什么原因,工匠营为此差点就折了一个人进去,不过很好的解决了出事的问题。

    为此陈进才付出了好大的一笔奖金,这是一笔足以让人眼红的奖金,让那个找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的工匠摇身一变就比那些经商多年的小商人要富有得多。

    有人说这么多钱奖赏一个工匠多了,这会带起不好的风气。

    陈进才说,这点钱奖励一个能让千万人受益的工匠少了,知识的价值不应该如此廉价。

    他这话一出,工匠营的主事两眼就红了,从来没有人重视过工匠们的地位和价值。

    一直以来,工匠差不多是混得最差的人了,若不是下面还有个贱籍在顶着,怕这工匠已经是社会中地位最低下的人了。

    可是在和平谷,他们的价值得到了认可,特别是那位找到热气球容易出事,并且成功解决了耐热问题的那位工匠,居然被封爵了。

    一直有在边上帮忙的工匠营主事,也沾了点光,虽然只是最低等的勋爵,而且还只是个一转,但已经让人眼红到爆。

    勋爵没有封地,别说一转,就算是勋爵九转都不会有封地,不过若是你的功劳再高一点,积功升到男爵一转,那便会有自己的一块封地。

    有了肯定与封赏,工匠们又针对热气球的安全与航以及调向有了更大的改进。

    为此陈进才又付出了一个爵位以及一大笔金钱的情况下,让热气球上又多一个可以用来加与转向的螺旋桨。

    这螺旋桨用于热气球之上,也算得是一大创举,而且这螺旋桨还不是陈进才说出来的,而是工匠们照着和平谷城外的那个大湖里用于游玩的车船上的轮琢磨出来的。

    那琢磨出来螺旋桨的人,已经成为工匠中第二个有封地的爵爷了。

    “那两个爵位,就是和平谷在千金市马骨,岳家哥哥认为此举能否激励天下匠人往和平谷聚集?”陈进才现在已经将岳飞叫到身边。

    完全无视了岳飞时不时不小心散出来的杀意,和颜悦色地对他问道。

    “读圣贤书明古今教化,才是人间正道,先生……”岳飞说到这里的时候却让陈进才给打断了。

    陈进才其实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对别人可以无礼,可是对岳飞,哪怕是对方叫他一声先生他都不愿意受。

    “岳家哥哥叫我进才便是,可不敢受哥哥尊称!”

    这一句话说得岳飞与及其它人皱眉嘀咕不已,心中猜测,无不以为陈进才此举是被刚刚岳飞的表现给吸引,想收服他!

    便是木大同也是欢喜,心说若是先生能把此人收入麾下,那以后与他较量的话就不会太过大费周章了。

    一个高手最怕的就是寂寞,最怕的就是没有对手,而岳飞很明显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因为高手也都是无数次交手中将经验积累起来的,而一个好的对手,就是自己进步的开始。

    几个老先生就不是这么想了,他们从岳飞身上看到了儒家重新振兴的方向,他们不想失去这个可以造就在新一代儒宗的后辈。

    他们不担心岳飞做不了这个儒宗,并不担心他在文学上的造诣。

    从半部论语定天下的赵普到现在,儒家成为大儒的标准并不是你多精通多少书。

    而是你的做人,是否符合了儒家的标准。

    从岳飞挺身而出那一刻开始,他一早就把自己定位在了一个摇摇欲坠的悬崖上,随时都有可能摔下去粉身碎骨。

    这并不夸张,在几千虎视眈眈的和平谷精锐士兵面前,敢为了一个同窗而出手,这本身就必须要具有强大的心性。

    一个匡扶弱者的心,一份仁者之心。

    从他在那个假扮士兵的木大同手中刀下活了下来,还敢让还能让木大同吃了点亏。

    这就是本事,可以对人强硬起来的本事,这便是王者之姿。

    最后,从木大同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在比武时岳飞有多次放过他,这代表了岳飞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不莽撞者擅思考,擅思考者补不足。

    补不足者为智,一个智者,如何做不得儒宗。

    他就是一个手中有书腰里有剑的儒宗的未来人选,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落在陈进才手里的。

    不过,现在陈进才已经开始了拉拢,而他们却还无从下手,只好一起看向应天府书院的那位,因为岳飞身上穿的衣服是他们书院的。

    应天府书院的那位正准备硬着头皮上前时,却听到陈进才说了:“岳家哥哥知道书上有那道理,不过可知那书上的道理是从哪里来的么?”

    听到这个问题,几位老人心中一喜,可是接下来却又是一惊。

    陈进才不是个愚人,他问出这个看似是对儒家很有利的问题,又何尝不是他有可能对儒家的攻击。

    这一点岳飞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在深思,陈进才说这话的意图何在。

    不过,想来陈进才是不会让他现在就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赵佶来了。

    乘热气球来的,绵延几十里的热气球就是因为宋皇的到来。

    但对陈进才来说,那刚刚降下来的热气球里,最重要的只有月姬而已。